« November 2003 | (回到Blog入口) | January 2004 »

December 2003 归档

December 01, 2003

我喜欢的横滨购物纪行图片

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木棉道这几个字,当目光遇到这几张图时,尽管我想到的实际上是厦大嘉赓楼还没建之前那条植满凤凰树的林荫道。
夏天,高大的树冠上开满了鲜红鲜红的花,像火一样,蔓延在整条路的上空,但羽毛般的叶子挡住了炙烈的阳光,留给我们一地的阴凉。
可惜,在我们还没来得及想要记录它的时候,树就被砍光了,为造新楼让位。
于是,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火焰就萎缩为宿舍楼前的一株一株,燎原之火只剩下星星点点了,有凤凰,有木棉。
毕业后的一天,听到南方二重唱的《木棉道》,那一大片火焰又腾地一声出现在眼前,那么鲜活,那么灿烂:

红红的花开满了木棉道 长长的街好象在燃烧
沉沉的夜徘徊在木棉道 轻轻的风吹过了树梢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 那是梦里难忘的波涛
啊 爱情就像木棉道 季节过去就谢了 爱情就像那木棉道 蝉声绵绵断不了

木棉道下载连接

December 15, 2003

最近有点烦

什么也写不出来,想着出去玩,有走不开,我也来翻箱底吧

十月,在婺源


在去婺源之前,我们已经去过徽州的许多地方——然而,婺源还是能给我们惊喜。

第一天(2001/10/17)
早上6点40分到的衢州,6点40到婺源的班车已经开走了,只好等9点半的下一班。一路昏睡。
下午1点左右到婺源,2点多乘上去沱川的车。婺源到清华是中巴,清华到沱川换成农用车,驾驶室已经坐满了,我们只好坐在农用车的后厢里。公路一面紧贴山崖,一面是小溪,其中一段还有流水从旁边的山崖顶小瀑布般地泻下来。黄土路面上大大小小的石块,一路上下颠簸,想拉开后车厢的布帘看看风景,却被滚滚黄尘给逼了回来。
近黄昏才到沱川,草草地参观了一下理坑。同样是徽州的建筑,理坑在夕阳里和宏村、西递没有太大的区别,除了溪流宽了点。胡乱谋杀了几张胶卷,就跟着司机去他家投宿。上路了才发现,他的家离沱川乡政府所在的河东村(网上提到的余地主的豪宅和国成、细雄旅馆都开在这里)还有老大一段距离,于是往回走,待到走到河西村口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河西村整个黑灯瞎火的,偶尔有家开着大门,厅里也是昏黄的灯光。还好村子里的青石板路面铺得还算平整,没得后路了,我们只好靠着这么点光线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
走到一半时停电了,实在支撑不住了,到一家点着蜡烛的小店里买了手电筒,一群小孩正在店里耍,看我们是游客打扮,就高声问道“要不要我们带路”然后就一路叫嚣着跳着笑着把我们引回乡政府所在地。到了,看他们又呼啦一阵地往回跑,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们,就把一小袋KISS巧克力给了其中的一个让他分发一下,看着他们叫着笑着跑远,我们也感到暗暗的欢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停电,著名的余地主家的豪宅居然黑灯瞎火,连门也不开一个。倒是另一家网上听到的细雄餐馆点着蜡烛。问了价钱,居然才5块钱一个人,这是咱出门旅游以来最便宜的一家店了,住吧。点了红烧荷包红鲤鱼和烧豆腐,上菜的时候,电来了,也让我们看清楚了老板,长得像年轻时代的洪金宝。洪金宝做菜做得不错,吃过没啥事干,早早地睡了。

十月,在婺源-第2天

第2天(2001/10/18)
早晨从细雄旅馆出来,一路往外走。毛毛问我怎么个走法,我说乱走乱走,管他呢。
乡政府过了就是河西村,这是沱川人口最稠密的一个村庄。早上的阳光很好,天空特别地蓝。秋收还没有完全结束,金灿灿的稻田,老屋,清溪,风景也很不错。胡乱转了一圈,肚子有点饿了。想起老板娘说的有红薯粥喝,啪嗒啪嗒地往回跑。
到了店里,老板就端上一大盆番薯粥,居然是微咸的,还有久违的猪油的味道。想当年,俺们小的时候,酱油拌稀饭,猪油盐拌稀饭是家常便饭,再加上点肉松,就是人间至美味的了。洪金宝问我们还要点什么,我想想,就要著名的婺源辣包子吧。洪金宝身手轻盈地跑到街上买去了,回来一尝,豆腐干素馅,味道还行,但可能事前做过太多想象,现实与理想还是有一段差距的。
昨天在车上和一个老头聊天,他儿子有客运车,平时走的就是沱川到婺源的路线,但这两天被人包了,不过明天上午会上沱川,中午去虹关一带玩。我们和他约好中午十一点左右在乡政府停车场等。现在不过8点多,还有时间。同住细雄旅馆的那几个湖北的美术老师说河西村再往里走的篁村和金刚岭很不错,反正11点多回来坐车就好了,那我们也去看看。
再次穿过河西村和村外的一大片田野,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溯溪而上,远远看到一座廊桥,短短的一座,不过十米长短,桥旁是一棵大树,远处是连阡稻田、白墙黑瓦、如洗蓝天,好美。秋风穿亭而过,爽极了,发呆数分钟。几个女孩在廊桥里嬉戏,一问之下才知道这座桥叫“大夫桥”,桥的一头横写着“鹤和松林”,另一头写着“凤鸣篁岭”。
篁村不大,很平静。每家房子的二楼窗子都升出几根木棍,上面放着竹匾晒谷物。细雄旅馆大厅里的挂历上,就有一幅从高处俯拍的照片,一片黑瓦中散布金灿灿的大圆盘,可惜找不到制高点不能亲眼看见。出了篁村,一个中年的老乡带着腼腆的微笑,指点了我们到金刚岭的路。在我们答谢之后,还彬彬有礼地说这是尽地主之谊,婺源的人,总是让人感动。
金刚岭被翠竹和樟树环绕,很好看,大概只有十户左右人家。一户人家门前在晒稻谷,金灿灿的背后是老屋翠竹,想要把它拍下来,谁知门前几个端着碗吃饭的老乡纷纷起身避开,看来这里一定是游迹罕至了。坐在翠竹下又发了一会呆。
很羡慕那几个老师,他们已经在沱川住了好几天,每天都背着相机和画架,在村子间,在村子里漫无目的地走着,看到喜欢的风景和人物就停下来;而我们,只能在这里消磨一个晚上和上午,再不走,下午就没有车出去了。
十一点左右,回到停车场,碰到昨天的那个老头,他儿子的车今天不上来了。刚好有一趟车要去清华,和他们说好12点沱川出发。又回细雄旅店,点了山麂肉烧罗卜,豆腐干烧笋干。洪金宝锅里正做着野菜豆腐糊,香气诱人,见我探头探脑,洪金宝非常慷慨地匀了一小碗给我,不要钱。尝了尝,辣椒刚好提了鲜味,好吃好吃,菜饭很快就见底了。结了帐,3餐一宿54块钱。
12点出发,近两点到清华,彩虹桥实在不值一看,但双河一带的景致不错,这一带的溪水有点纵横交错,在正午的阳光下显得碧蓝碧蓝的,水面上有从字木桥,水上有星星点点的人在捉螺狮。
晚上要赶在李坑住宿,我们就没有多停留。谁知中巴在镇上兜了三、四十分钟才开出,早知道咱也下水去玩去了。
4点左右到李坑,还没进村就被带到村口的小桥流水客栈住宿,10块钱/人,房间还算干净。放下行李,老板娘从碗柜里找出两张门票,让从公路边带我们进村的摩的大哥带我们进村。一路上战战兢兢,倒是相安无事。摩的大哥说明天带我们去晓起村,也可以免门票的。我们想把晓起放在下午去,早上去远一点的地方比如段莘。大哥人很有意思,一开始说没有车去的,见我们另有安排,索性把班车的时间都告诉我们了,倒也老实。
李坑村内的主水道是丁字形的,水边的老房子大多挂上了红灯笼,倒也相得益彰。村里不少房子的窗子上明镜高挂,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莫非是去邪……总体来看,房子保护得没有理坑好,村子里的客栈也多得多了。
晚上在小桥流水客栈好好地洗了个澡,这里的热水器很好玩,一点火就有一个女声“您好,欢迎使用……”;临睡前看了会星星,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亮的星空了。我和毛毛摄摄发抖地找北斗星,这是我们唯一认得的星座,不过好象和小时比已经形状大变了。仰头仰久了,感觉整个天空都漂浮起来……

十月,在婺源-第3天

2001/10/19
早上起来又在村子里转了转,T形水道交界口有一座申明亭,里面居然摆上了卖猪肉的摊子。
7点半到公路边等车,清晨的空气很清新。同住旅馆的一对情侣坐上摩的去晓起了,毛毛有点不理解为什么我这么固执于要去段莘,我也不知道,没见到的也许总是最好的吧。
8点20搭上去中村的巴士(中村是段莘乡政府所在地),李坑到汪口一带的公路是通向黄山的,路况极好,路边的溪流广阔,村庄被树丛环绕,景致极美。
靠近汪口的地方,巴士转进山路,又开始一路颠簸。中途上来一个小小黑黑俏俏的导游,她带过专门的摄影团,沿途指点我们可以去哪里那里,晓起不用说了,江岭有很好的梯田风光,还有一些地图上不标注的小山村。好好好,看来咱的预见力还是不错的。
晓起附近的景色非常秀美,行至江岭时巴士开始往上爬,大片收割完的梯田里间歇还有黄的稻田,绿的菜地,再往上走一个大水库逐渐出现在眼前,段莘的地盘到了。
巴士上刚好有个回庆源村的老乡,问好车子回程的时间,我们还有另外两个朋友就跟着他下车了。从公路边走两公里进去,庆源村藏在一个山谷里。这里的溪流很活泼,一路跟着水流我们进了村。庆源村很安静,除了我们没有别的游客。婺源当地的百姓都特别会利用空间,篁村是在二楼支出架子来晒物,这里,是在穿过村子的溪流上搭起木条,上面铺着大竹席,晒稻谷,晒黄豆,绿豆还有辣椒,色彩特别鲜明。一个瘦小的老头,一路跟着我们,要带我们参观(放心,完全不收费),还唉声叹气地说村里的房子都给破坏了。村尾有座破败的廊桥 ,两层楼,一面是白墙,一面是敞开的,堆满了稻草,老乡介绍说这座桥叫做“上庙桥江”,再往上走还有3座。可惜我们没有时间了,12点左右我们从庆源村出来,急行军半个小时到路口等车。(庆源村路边的牌子上写着走进去2公路,但我们觉得不止,可能有2.5-3公里)
先搭军车,后转中巴,1点半左右我们在江岭村下车。这里的公路盘山而下,进来的时候,小导游说,一定要自己走,才能找到好角度。不过这里的路面实在太差了,随便一辆车过去,都会掀起铺头盖脸的一阵灰尘,我们只好背对马路,用毛巾捂住口鼻。
一个老乡很远向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不是拍照的,呵呵,是啊,我们现在是在拍照啊。他很庄严也颇有点得意地带我们走到路边的一条小路,走到路口,整个江岭梯田风光扑面而来。这条小路是穿过梯田通向港口村的,一路下去视野都非常好。非常感谢这位老乡,没有他,我们还要傻乎乎地沿着公路继续吃灰尘呢。
一路走下去,秋收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大片的褐色里零星地点缀着黄色、绿色,可以想像春天和秋天这里是多么美。收割过的梯田里,都有一个很大的稻草垛。放眼望去,像是棋盘棋子,倒是很有趣。尽管知道中午的阳光下拍不出什么好风景,我们还是乱拍了一气。
小路再走下去是东岸,西岸村,两个村庄周围是梯田,中间有小河,风光很美。但为了赶到晓起,我们只能走到一半就改走公路。又狂吃了一顿灰尘,在港口我们搭上去晓起的中巴。上车的时候,咖啡色的靴子已经变成灰白色了。
在上坦,我和毛毛又下了车。上坦非常美。形态优美的大树,平缓碧绿的溪流,岸边有长长的石条伸到水中,有妇女蹲着洗衣服,还有树下的竹筏,村上游的嶙峋大石,溪水拍打上去渐起雪白的水花……
上坦出来几乎没有车了,问了当地人,到晓起不过5里路,就走着去吧。途中经过下坦,同样美丽的村庄,被芦苇、竹子和樟树环绕的村庄,不少房子有鲜艳的黄色窗框。
到下晓起已经4点钟左右了,下晓起已经开发得很有模有样了,有很华丽的牌坊大门(毛毛说,建材选得很好,一点也不俗气,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水泥柱子,还没上色而已)。为了明天一大早赶车方便,我们决定住在下晓起。放下行李,就往上晓起走,经过一片金黄的稻田,到了上晓起的晓和亭。和卖票的女人求情,我们第二天一早就要走了,总算两个人买了一个人的票。
上晓起和自然结合得最好,家家户户门前都种着水稻。村子的屋子也保存得很好。一个小男孩问我们要不要看他家的房子,去了,叫“大夫第”。家里的老人姓江,很健谈,和我们聊起文革的时候,他们用泥巴把老房子的砖雕和牌匾糊起来,写上毛主席万岁,才得以躲过一劫;聊起上下晓起的恩怨,游客看的基本上是上晓起,但因为村长是下晓起人,旅游收入大部分都他们拿走了……小男孩很机灵,不时补充一句。
天快黑了我们才出村去。洗了把脸满盆子水都是黑的,今天应该走了有快20里吧,这样的急行军也不是我们所想到,最好的应该是悠悠哉哉地,看到好的风景就不走了,像有网友说的那样晒一天上晓起的太阳,但明天一大早就要赶车了,实在由不得我们悠闲。但今天应该是来婺源3天感觉最丰富和充实的。

十月,在婺源-离开

2001/10/20
本来想早起再看看上晓起的,但昨天实在太累了,一直6点多才起床。打听了一下,经过的中巴在晓起是要拉客的,不会马上就走。吗呀,我们可要赶7点50婺源到衢州的车呢。老板帮我们叫住了一辆小货车,驾驶室里已经坐满人了。毛毛一咬牙,就坐后车厢(这会的后车厢和去沱川的可不一样,完全光突突的,只有一堆麻绳和破麻袋),没有别的选择了,只好上了。
头一回坐在货车厢里,呵呵,还颇有点冒险的感觉。晓起到汪口又是一路颠簸,不过还好,车屁股后是漫天灰尘,车厢里还好。除了不时被颠得弹起来,又重重地落在光秃秃的地板上,疼得俺龇牙咧嘴以外,风景是此次出行以外看得最清楚,最过瘾的一次啦。而且,我还自诩身体健康,大清早只穿一件中袖衣服,结果,到婺源县城除了,屁股酸痛几乎走不动路以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半个小时还没消掉。
中午12点左右到衢州,意外发现一家打折书店,收获春上的发条鸟、世界著名童话系列(4本,一共6本,到现在也很后悔怎么没有全部买下),毛毛收获古代文学史(2本大部头,他的书俺全部没兴趣),一共有十来本吧,原价180只付了69块,关键在于都是书店里好久没看到的书呀。
下午3点,满载而归。
晚上10点半,又回到上海,哎~

我的是流水帐

总结和抒情的活就交给维舟了,他说:"在婺源,我们遗忘了很多,也想起了很多被遗忘的梦想。也许只有在这样的山水中,我们才可以这样地什么也不想,这样地遗忘和梦想。 "酸吧,不愧是个文青:D

December 17, 2003

出去走走

我很郁闷,从去年7月初回来以后,一年半了都要,什么地方都没有去.
今年有好几次出去的欲望,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放弃了.
现在我憋不住了,元旦我一定要出去,因为维舟只有那时候有空,我也不是非拉着他去不可,但是,算起我们的上一次出游,居然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这两年,去年大家都还轻松愉快,今年大家都压力很大的样子,前天找出《魔鬼代言人》来看,可怕,但好象有那么一点迹象,真可怕。
所以,我一定要出去,几天也行。
去哪呢,这个季节?
方案一:泰顺。两年前去过楠溪江,感觉很好,想来泰顺也是一种风味,还没仔细研究。
方案二:黄山,已经去过两次了,还想去,黄山是个叫人百去不腻的地方,第一次去是初冬,错过了最美丽的秋;第二次去是雨季,云里雾里的。元旦会下雪吗,真想看一次银装素裹的黄山。
方案三:庐山,维舟提的,好象没有很大的吸引力
我要好好地研究一下:)

December 22, 2003

今天

到"阿拉窝里"买了一直想买的木头兔子,作为送给阿泰的生日礼物.
还没有买DC,要不然可以拍出一组很好看的照片,8只,4个尺寸,从一根手指长到一本杂志那么高的,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吃有玩,通常我只是WINDOWSHOPPING,但如果刚好遇到谁谁的生日,买下来送给她就一点都不显得奢侈了.只是8个盒子居然垒得老高,最后,只能把最大的那只侧着放,最小的和次小的放在大兔子的怀里,居然勉强通过,节省了4个盒子的空间:D
在花市定了一棵绿叶榕,有两米高,不知道放在厅里会不会显得拥挤,但是喜欢啊,多么美丽的植物,把小灯挂在上面假装圣诞树会不会显得俗气,或者还是让它清清爽爽地本来面目.
花市旁的上品行里,花团锦簇,满是圣诞的味道,走了好几圈,这个摸摸,那个看看,最后只买了两盏星星灯,挂在橱窗里应该很好看
帮朋友在百盛和巴黎春天里逛了两圈,她1月初结婚,想要件红色的毛衣,看中两款,一款有很大圈领的兔羊毛混纺,我试了下,刚好,但给她,却大了一个尺寸,居然是最后一件了;一款,是梯形领,领口钉着华丽的小珠,还不是很满意,再转转看吧.
购物真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尽管今天是讨厌的雾天.

December 26, 2003

2004就要来

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备货,冬装要上来,圣诞到了,元旦连着来了,紧接着就是春节了。但也只有这两天,才突然意识到,2003年马上就要过完了,又过了一年。
零二和零三,对我就像是一年,完全密不可分,但又波澜不已。
零二年是比较快乐的一年,有三件大事:
1、我辞职了,在与自己斗争了一年之后,我投降,我做不来那些事。那些事,包括了潜子说的
成功的商人是这样的,天气降温了,羊绒衫直接送到酒店了;知道他家媳妇怀孕了,两盒燕窝已经在府上了;客户要是个狂热的球迷,AC米兰现场的票,高价买了也是要送的。
我辞职了,说好听点,是我听从自己,说不好听,是职场上的情商比较低,不管怎样,我辞了,了了一件大事,很开心。
2、出去玩了一趟,爽了50天,见识了西部大好河山,当时觉得心胸开阔了不少,回来有两“大”收获,一是瘦了10斤,以前穿不上的衣服都穿上了;而是从以前对打牌轻蔑不已,迅速进化为牌棍,从此有了瘾头。
3、开店啦。在还没有准备好货源的时候,就找到了店面,和朋友合租的,她在前,我在后,没办法,谁叫咱没钱也没经验呢,先开了吧,万事都可以解决,我们这么想。这事是我早梦想着的,所谓梦想,就是很多女孩都做梦做过,但从没真地打算去做。之所以能这么快把店开起来,是小D撺掇的。小D是我的合伙人,一个热情如火的姑娘,特别有实践力,不像我,比较花心,旅游之前和她说好去广州考察服装市场,回来就变成要和老段开甜品店了,幸好及时回头。可谁知道,开店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什么事,都是你做了,吃了苦头,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December 31, 2003

2002-2003,我在海里的日子

2002年9月18日,我正式下海了,成为了一个全职小破店主,当然,兼职的还有小D。
第一家店,襄阳南路88号,原停车场旁,襄阳路市场对面和朋友开在一块,前面是芝兰的,我10平,她18平,我6000,她12000,转让费6000两家平分。说实话,也犹豫过,觉得这里鱼龙混杂,便宜没好货,但考虑到人流量和启动基金,就定下来了。
开店匆忙,小D喜欢中式的,我们刚好找到个外地的牌子可以拿货;我喜欢休闲,正好有朋友在做日本单;饰品这块,有朋友在做,可以代销。就这么开始了,在后花园里呼朋唤友,发垃圾邮件招蜂引蝶,然后每天看店傻乐,不时有人来参观,就诱骗着也让她们买点啥。
那时候襄阳路停车场还开着,每天一车一车的老外啊,港澳台胞在门口窜来窜去,间或也窜进来,大部分都是冲着里里屋的DVD和假名牌包去的(外间,里屋,里里屋,一个店面分成三块,咱们房东也真会赚钱那),当然间或也会惠顾一下我们,当时觉得少,现在觉得当时真幸福,大部分他们都不太能还价,或者说,经济基础好有承受力。一些有钱的上海人也常开车来逛襄阳路市场,顺带逛停车场门口的偶们,虽然他们的讨价还价能力有所提高,但至少,他们是有钱的主啊,有这样的客人是幸福的。谁知道,这个幸福不能保持多久。
第一个月算帐下来就保本了,这是多么鼓舞人心的事情啊。但我算帐的方法在日后遭到小D的质疑,所以现在只能说从毛利上看是保本了;第2个月继续走上升趋势,营业额是两年来最高的。那段时间真是开心啊,有一个被人说是“特别”的小店,当然,主要是装修上拉,其实也是部分抄袭了七俗八土,一开始就原创也太难了吧(呵呵,自我安慰),至于货色嘛,良莠不齐但,还可以改进嘛,我和小D磨拳擦掌,要多开发货源,提高品质,为有一个光明的“钱”途而奋斗
十一月,第一个打击来了,停车场要关门造楼了,上帝的数量顿时少了不少。我和小D互相勉励,人家什么新概念,什么古巴都是开在路边的小店都是开在路边没法停车的,人家生意不是热火朝天,环境不是决定因素,再说了,就在市场街对面能说自己地段差吗,恩,继续努力,抓好秋冬旺季。
十二月,真的打击来了,我们这排店也要拆掉造楼,NND,不就在你们圈的这块地边上吗,不能等都造好了再拆吗,给不给人活路拉。骂归骂,还得找店面去。
这时候,我开始总结教训了,找店面的时候千万千万要看好合同比如我们这一间,和房东是3月一签的,其实已经明摆着危险了,我们还是像蛾子一样扑上去了,所以一定一定要签一个一年以上的合同,任何口头承诺都不可以相信。
这时候,就特别想念长乐路老锦江对面那排老房子,当初刚开始看房的时候,就看中过其中一间也是10平,但特别狭长的,当时上家开价两万五,房租6000,我们觉得房租还行,转让费太高。现在想想,那条路多好啊,店面都很正气,档次也高,关键是,做得长久,人家是一年一签的。结果,就奔着转让费便宜,我们就……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
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看中,当然,主要都是价格,近年关,谁不想斩你一刀,转让费都忒高。磨到1月中旬,要结束了,转让给我们的上家,在马路对面找了个店面,2万2,上下两层,楼上空着,我们就决定搬过去过渡,不管怎么样,做完春节再说,43号两楼,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搬家
2002年,说实话,我就做了这么一件事,我们相信,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反正春节过后就是淡季,到时候骑驴找马,一定可以找到合适我们的地方,到时候,我们不要做88号后座,我们不要做43号两楼,我们要堂堂正正地坐镇路边,有自己的橱窗,让喜欢的人一眼看到就可以走进来。看,我们多有志气!

关于 December 2003

此页面包含了在December 2003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November 2003

后一个存档 January 2004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