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ruary 2004 | (回到Blog入口) | April 2004 »

March 2004 归档

March 01, 2004

吃翻天

昨天又饕餮了一场,为了这场饕餮,牺牲了去苏州。这么说好象显得太贪吃了点,其实昨天也下雨,想着雨一下,把花都打落了,都不好看了,就不想去了。说到底都是给自己找借口,昨天吃晚饭的时候那谁说,一般不务正业的人都比较聪明,听到就眼前一亮,咦,又多了一个阿Q的慰藉,谁知被老段打击,你那,是正正经经做生意,哪叫不务正业,不务正业轮得上你吗?我苦笑,可怜,两边不讨好,在老爸老妈眼里,是不应该到极点了,但说到做事,实际上还是懒得很,真的要振作了。扯远了,昨天的大餐才是重点。

前天去湖南乡村风土菜馆吃了鸳鸯鱼头,7个人吃了两份,还把汁水通通打包。我们出去吃饭从不浪费,而且,在别人看来是垃圾,我们可视若如宝,这些汁水,回去又可以炮制出像模象样的一顿来,100%利用!

回去美女说到她自己用泡椒蒸鱼头,味道不错。结果大F同志就一门子心思开始研究怎么再现鸳鸯鱼头。然后,昨天中午他就大显身手拉,超大鱼头一份,事前抹匀盐,盛在我前几天刚从港汇买的超大盘子里,一般酸菜(他自己研究的),一半剁椒,放在锅里蒸;一边蒜炒藕丝,尖椒土豆丝,素炒莴笋丝;另有一份极香浓的荠菜香菇豆腐羹。

鸳鸯鱼头肉没有店里的嫩,主要是家里的锅太小,要不时地加水,跑了汽;剁椒被蒸得蔫了,估计店里是油爆过再铺上去蒸的。这些是大F后来的总结,我们就知道动筷子,毕竟,味道是像极了。其他菜也咸淡合宜,吃口爽脆,一半是大F的完美刀功,这是传授不了的,只能靠练;一半是他老人家的火候的把握,不生不过,将将好。幸福啊,为了不浪费(我们家的传统),大伙都吃了两三碗饭下菜,结果给撑得……

高潮还没到呢,重头戏是晚餐。幸亏美女来,阳春面才会大老远跑来给我们做菜。杨门三绝:螺丝、鱼、虾。其实总结下来,阳春面做菜有三道步骤,第一道,或煎或炸或炒把主角弄熟;第二道,各种作料下油锅翻炒,炒出香味(加水煮沸);第三道,把主角丢下去,继续翻炒(鱼就不能了),至汁水渐浓起锅。但理论是理论,理论要和实践一至是不容易的。

第一道螺丝相对容易入味,很快就上桌了,很快就被美女等消灭过半,个个吃得唏嘘不已,为啥?他们喜欢用吸,不喜欢用牙签,壳是最辣的,能不吃得淅沥哗啦的吗?

第二道草虾,先爆炒成红色,在加料继续爆炒,加水收汁。阳春面的本事好,能把虾炒得香辣可口又幼滑弹口,又是一轮哄抢。幸亏老段这几道菜买得都是土匪进村式,每样都是“您要多少”“给我清了!”,要不然按饭店里的分量,几筷子就没了。

第三道,是面面的经典。这一道鱼,讲究的是煎鱼的火候,没煎透,鱼肉会太软;煎过头,焦了,吃口,卖相都不好;其次是作料爆炒之后,加酱油,加水,加黄酒,煮沸了之后才能下鱼,否则鱼就要煮烂了;最后勾不勾芡倒无所谓,反正爆过的辣椒、姜片、葱花铺上去,香气扑鼻,鱼肉细致结实,香辣微甜,美味极了。

面面下场,大F登场,红烧毛蟹,可惜没有年糕。8过,谁还顾得上呢?毛蟹挑得好,红烧得味道也好,十几支毛蟹迅速瓜分殆尽。

还有小D,她的炒青菜堪称一绝,炒菜心、蚕豆、荷兰豆,样样清爽甜脆。

最后菜都吃没了,毛毛头实在看不下去,贡献了又一个炒菜心,一个白菜炒蛋。

上一顿还没完全消化,这一顿的结果可想而知。小D明天要去舒适堡,美女回去要去爬鼓山,左奇会跳拉丁舞,江燕打高尔夫,我该怎样消耗呢?我要振作起来干活去了。

花房姑娘

这一篇不是有关崔健的歌,而是今天看到的一个网页,隆重推荐蜡笔X
非常漂亮的页面,暗夜里树下的天使,幽静而温馨。这是最新版本,上一版则充满了阳光。,大片天空下的黄草地,转动的风车和少年。
蜡笔X是个厉害的家伙,民航运输专业出身,居然可以画出很漂亮的画来。我按着时间列表把他的FLASH作品一一看来,零一年的作品大都是为流行歌曲配的,还很稚嫩,也没有什么特色;零二年已经有春天的童话森林物语这样的原创作品了;
零三年画技有了突破性地提高,非常喜欢游乐场,被主人无意遗失的小熊在夜晚的游乐场里经历了一场梦的游行,非常眩目和梦幻,PEACE AND LOVE,战争部分的场面画得很好,但在人们乞求和平这部分展开得不是很好,感觉是命题作文,不是兴致所至;最喜欢的是他的最新作品花匠1花匠2,和游乐场是一种风格的延续,有更完整的故事情节,非常美丽。花匠系列还没结束,我等着看花房姑娘在第三集的故事。
蜡笔X的音乐配得很好,我一口气下完了他的所有音乐。看FLASH的时候想到,究竟是先有音乐,还是先有画面。也许对于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排序,人,总会选择自己熟悉的语言来诠释自己的感觉,有些人用音乐,有些人用画面。
很激动看到这个网页,蜡笔X是画得很好,但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他喜欢,所以坚持,所以他进步,在表现上越来越得心应手,空间越来越大;我的朋友阿太也是,她喜欢,她坚持,也越来越进步,希望她能越走越好。至于我,我很怀疑,我究竟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March 07, 2004

春游

阿太出差来了,她的最后一个上海愿望是吃蛋糕,天知道我什么时候在她脑袋里灌输的FRIDAY有很好吃的涂着牛油的蛋糕,结果昨天让她扑了个空,做为赔偿,今天我们准备大吃一顿。原来的计划是罗素,这个地方有人叫嚣过,不过没吃过,没有把握,鉴于每次点新菜都失望偏多的情况下,我和小D准备带她去太平洋地下的宜芝多和香提,这样会保险得多。借着阿太的名义,又可以大快朵颐拉

从左到右:绿茶豆腐,抹茶口味,配着红豆,很清淡;
提拉米苏,上面的巧克力粉非常美味;
草莓(什么忘记了),造型很棒;
香提的奶酪蛋糕,浓郁香甜;
栗子蛋糕,没肚子吃了,打包;
草莓娘(那个粉红色圆滚滚的东东),名字好玩吧,像我们家的细菌。

还有牛奶豆腐和鸡蛋布丁,都已经吃完拉。前者和绿茶豆腐是一种质地的,很细腻清淡;后者盛在开了口的粉红的鸡蛋壳里,头上顶着一抹奶油,最早被消灭。
在太平洋买的蛋糕,跑到新天地的STUBUCKS要了今日咖啡,露天里摆开来吃,一副大排挡的架势
捧着肚子去文庙,人潮汹涌中逛了一个多小时,阿太一本英文图画书,我两本英文童书,毛毛头一书包,小D一袋,各有收获。出来的时候看见棉花糖,有贼心没贼胆地在马路对面偷拍一张,开始渴望长焦。

都是用NIKON5000拍的,我终于买了,最近要多用用

March 08, 2004

厦门天堂

和阿太聊天,聊到厦门,转眼就要到我们的五年之约,这一开始聊,思绪就停不下来了,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地方……我感到溺水的眩晕感,回忆是件幸福的事情。

有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我和小D都很痴迷于吉他(听过一个北京笑话,管弹琴叫挠琴,现在想来,当时的水平也差不离)
说起来,我的入门是小D带的,在大二的迎新晚会上,她自弹自唱了一首《LAST WALTZ》,艺惊四座,也包括我。当下,我就决定拜师学艺。小D很谦虚,我们就开始一起学习,当然,我在后面追赶得很辛苦,一直都挠不利索。但当年就是一根筋转进去了,每天熄灯后在蚊帐里狂练指法,同屋的JM们,你们真是宽宏大量,从来没有发出过怨言,一想到这里,我就感到羞惭。

那时候,我们最早的偶像是系里两个学姐,她们的两把吉他、两声部《出塞曲》听得我们如痴如醉,一心就想练成像他们那样。学姐们在我们开始景仰不久后,就实习去了,一去一年,我们只好找别的师傅。

这段时间几个偶像都是校吉他协会的:
刘树海,吉协会长,东北人,清秀瘦削,说话不带翘舌音,那时候小D在校刊做事,我们还采访过他一次,内容不记得了,印象里他是非常完美的,嗓音和技巧都很棒,实力派的内容,偶像派的外表,喜欢唱李宗盛的歌,《我的未来,我的家,我的妻》厦大这么多人唱下来,最棒的就是他了,可惜,他高我们两届,很快就毕业了;
邱谨,厦门人,非常俊秀沉静,扒歌很厉害,基本上只弹不唱。我们后来拜他为师,每周在箭南的一间荒废的办公室里学琴,在那学会了《七点钟》,也开始练两把吉他。

不久以后,也是和吉协一帮人混的时候,我们认识了阿兵和他的朋友。
阿兵是计算机系的老毕业生,毕业后就没做过本专业,后来,就索性在厦门酒吧行业落地开花了,在厦门算是第一吉他手吧。驻唱多年,终于在厦大后门开了家酒吧,叫肆吧。
阿兵的老婆,我们管她叫玲姐,唱田震的歌非常像。
小罗,酒吧歌手,他的女朋友也在厦大,他们是地下情,女方的家长不同意的;
植物人,小罗的搭档,声音很清澈。
还有很多很有趣的人,那段时间,我们和小D经常周末整夜泡在肆吧里,听他们唱歌,弹琴,听他们唱michell,yellow subrine,hey jude,......他们的技巧非常好,可以随兴来上一大段一大段的SOLO……

听说阿兵要开培训班,我自告奋勇地承担了宣传的任务,设计了传单每间宿舍地散发,还趴在桌面上画了很大张的海报,深蓝色的天空,黄色的梯子,用了很煽动的标题“STAIRWAY TO HEAVEN”。那张费了我心血的海报,在贴出去的第2天就被撕掉了,阿兵和玲姐都没看到,估计没什么人看到。
报名的有十几个人,阿兵算我和小D免费,玲姐送了我们一堆橘子,奇怪,这算什么,一堆橘子。
后来阿兵配了《梦田》,我们终于开始练两把吉他,两声部。大三卡拉OK大赛的时候,我们想让阿兵再加一把吉他,阿兵不肯,结果,因为音响的原因,效果一塌糊涂。幸好阿兵没去,要不然多没面子。

阿兵对我们,是偶像,是神;而植物人和我们,是朋友。
植物人老爸是宁德一所中学的校长,他希望植物人能循规蹈矩地生活,但植物人不能,在电力部门工作了一年就跑出来。
我和小D都喜欢听他唱歌,他唱歌时,低垂着长发,偶尔露出很亮的眼睛和腼腆的表情,他的嗓音很干净,并不高亢,但很干净。
我们曾经一起喝二锅头,坐在闪闪发亮的天空下,我和小D就两口的量,喝下去,浑身暖和,听他讲他的女朋友是个湖南打工妹,他们在附近的村子里租了个简陋的房间,他们有时会吵架,有时挺好。
有一次我和小D一左一右挽住他,把他带进我们宿舍玩帝国时代,女生宿舍不许进男生,因为长发而且秀气,结果给混进来了。他不懂英文,但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后来,植物人回宁德一段时间,听说他要结婚了;后来,他去了日本,没有了消息。

大三的时候,玲姐好象不太想继续这个酒吧,阿兵不停地赶场,经常不在,他不在,肆吧就没有了灵魂,我们也去得少了;再后来,厦大后门修路,客流锐减;再后来,玲姐怀孕了,回闽北休养,肆吧没有了。
我们弹琴的心也淡了。

零一年到上海,重新和小D聚在一块,发现了一个很像肆吧的吧,于是突然对吉他的爱,其实是对那段时光的怀念又涌上心头。我们埋头苦练了半年,凑齐了当年曾经熟练的歌,广发英雄帖,请大家来听。事后,一个朋友大大咧咧地说,其实,你们那天晚上真的不怎么样。其实,我们何尝不知?只是,只是想有一个总结,对那些日子,那些人,对当年单纯而激情的我们。

March 16, 2004

踏春

周末和毛毛头回老家,照例地坐船。

退潮了,水草绿油油的。

有的,还长成一圈一圈的,像江水吐的泡泡。

吃过午饭,和毛毛头闲逛。

油菜花开了,耀眼的黄。

蚕豆花很娇艳,荠菜花很可爱

我们议论的时候,蚕豆花睁开了眼睛,她会听得懂我们说得话吗?

一眨眼,好多个粉扑扑的脸蛋挤在一块抗议“我们也很可爱,你们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说?!”

和蚕豆花比,豌豆花可要温柔得多,有着柔软的卷须,不过我知道,在她纤柔的外表下,一定有一个坚强的心,要不然,在梦里它怎么可以一路爬升,载我到达天空之城?

还有一片一片的柞浆草,它紫色的茎里有牛奶般的汁液,叶子像花儿一般美丽。

这是苗圃里最早开的几朵李花吧,我怯生生地靠近,那么白,那么单薄,又有那么美丽的喷薄而出的花蕊,现在她是太寂寞了,也许多一些伙伴,她也会多一些快乐的表情。

桃花就热闹得多,一根枝条上满满当当,喧闹得小脸都涨红了。

玉兰也是爱热闹的,数不清的花朵儿使劲地往上长,你说,它们像不像一个个小奶油蛋糕:D

木槿是个刺头儿,喜欢和你捉迷藏。被你发现了,就眦出浑身的小刺尖。

这朵是不是像红色的小碗,我说是梅花,毛毛头说是樱花,可惜这回她不会说话,不过我打赌她在心里说“还是苏打说得对”

March 19, 2004

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朋友Y最近经常心情不好。
张爱玲有一句名言,常常被我们拿来自嘲“人的一生就像一件华美的大衣,上面长满虱子”
但最近Y对这些虱子越来越失去耐性,尤其是工作中的,又或许是,她发现了工作中越来越多的虱子。
其实,问题不外乎是国企的传统毛病,办事追求形式,领导不思进取,对员工赏罚不分明,委人不当等等。但凡事都有两面,Y的单位是难得的国企中还能在本行业称老大的,稳定,清闲,福利也非常好,领导呢,也颇为看重她,毕业不到五年,已经升到部门副职;而在外企打拼的姐妹们,加班频频,累死累活,收入也不过如此,弊端同样存在。所谓做一行恨一行,Y现在恨得咬碎银牙,却依旧有别人羡慕得不得了。
当年,在她热火朝天,目中无虱的时候,曾经有外企来挖角,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现在,又有一个机会在诱惑她,去一个她完全陌生的行业做企业主管。to be or not to be,is a question.我建议她用SWOT的方法来权衡,但她又何尝不知道,只是还没到最后时刻,双方各有好坏,无法定夺。
前天和朋友艾吃饭,艾的境遇竟与Y有相似之处,刚毕业就以优异成绩进入一大牌国企,
但艾不适应国企的机制,数月后跳到一私企,从此开始1人干7人活的劳碌生涯。一开始也兴致勃勃,全心投入,终于在公司的人事变动后认清,自己不过在替人做嫁衣裳。之后跳入一外企,从此尘埃落定,当然,别人来挖,条件够好也是考虑的,自己就不主动出击了。
Y若有所悟,当下决定,好好珍惜现在的工作,但只做好份内的事,其他概不付出,尤其是感情。
希望Y这回是觉悟了,这么多年,她也该觉悟了。
只是这个觉悟是多么地无奈啊,想当年大家热血沸腾地初入社会,嫉恶如仇地想要实现自己地价值,把工作当做事业,在现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醒悟者有善于打拼者转为利用后浪的冲劲,而大部分人,从此偃旗息鼓,各扫门前雪。工作还是认真的,毕竟是饭碗,是积累,但也都是为自己了。

March 23, 2004

向中土,飞行

飞行了半天之后,突然我神使鬼差地按了刷新,于是全没了……
好吧,这次要推荐的是新西兰旅游局,资料齐全体贴不用说,首页上还有一个魔戒专题,保证看得你心花怒放。

关于魔戒的拍摄地点,北岛有:
MATAMATA,霍比特人的居住地;
VOLCANIC PLATEAU,位于东加里诺国家公园,魔都里的火山原型就在这里;
RANGIPO DESERT,第一部开始时的人类精灵联盟大战;
RANGITIKEI RIVER,第一部中弗罗多等乘舟顺流的大河;
WELLINGTON,北岛的首都,魔戒的制作中心,部分外景也是在这里拍摄的,包括部分的利文德尔和米兰蒂斯,还记得弗罗多在刚出夏尔国时躲避戒灵的森林吗,也是在这里拍摄的。

南岛:
NELSON,艺术之城,魔戒中的大部分道具都是在这里制作的,当然包括THE LORD OF RING;
CANTERBURY,罗汗的都城;
QUEENSTOWN,以及周围的小镇,都是重要的外景拍摄地。

行乐,看到非烟的指环王背后的闲话,更是让人砰然心动。

想去,发现国内的旅行社大多都是新澳捆绑9日游。台湾在这一点上,比大陆领先很多,零二年就有魔戒主题团推出。
不过跟团到底不自由,可不可以自由行呢?
有了,
ADS旅游签证:护照签发地为北京、上海、广东的申请人可申请此类签证。所需资料如下:
1、澳大利亚(新版48G)或新西兰(主、副表两张四面)签证申请表:
(1) 必须完整、如实填写;
(2) 必须有申请人本人或其代理人的签名。
2. 护照:
(1) 有效期距签证申请日至少半年以上;
(2) 内有空白签证页;
(3) 必须有申请人本人或其代理人的签名。
3. 照片:二寸彩色近照,澳、新各只需1张,贴于申请表上。
4. 如系夫妇同行,请提供
(1) 结婚证复印件;
(2) 如结婚证遗失,请提供能显示夫妻关系的户口本复印件;
5. 如申请人系18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请注意:
(1) 如父母二人皆与之同行,需提供子女与父母的亲属关系公证书;
(2) 如只有父母当中的一方与之同行,除亲属关系公证书外,另需提供不同行之父/母的委托书(样式见附件3),并公证;
6. 如申请人系70周岁以上老年人,请注意:
(1) 另多提供一张二寸彩色近照;
(2) 持使馆发出的体检表到指定的医院进行体检(医院名称见附件2);
(3) 体检结果将在30个工作日后获知,签证受理时间相应延长;
7. 如申请人曾被使领馆拒签,请提供拒签信原件;
非上海、北京、广东的要复杂很多

好吧,我已经又开始做梦了,往返机票7000,假设住15天的话,最便宜的GUESTHOUSE也要200元一天,住宿3000,交通费3-5千,吃掉2-3千,购物掉……,两万块钱可以拿下吧。
恩,从今天开始,努力赚钱,向中土,飞行!

March 31, 2004

流水帐

1、there and back again,again and again
周六去了杭州,下巴士的时候狐狸糊涂地把我的黑色CAMOL背包丢在车座上,下车一分钟之后才觉得少了点什么,然后恍然大悟,发足狂奔,里面装的可是我新买的NIKON5000呀。
幸亏巴士开出去没多远,有幸好被一个红灯挡在路口,于是失而复返,运气好得我们自己都觉得很开心,尤其是毛毛头,好象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关于这个包,类似的故事已经发生过在我从深圳回福州的大巴上。到达时只有5点,昏昏沉沉地只知道背上小挎包,拿上拖箱,一直到回家才想起来,那回包里宝贝也不少,有在广州淘来的数十张碟。于是回头辗转了好几个地方,终于找到。
不过这回的运气是好,因为这次坐的巴士是私人拉生意的,真的开走了,去哪里找也不知道。不知道这是我的运气还是包的灵气,毕竟跟了我这么多年拉,恩,今天就把它洗洗干净,从此好好待它

2、买书受骗记
这件事是老段起的头,她告诉我们当当买书,买50送50,居然有这么好的事,不光我,连毛毛头都动心了,连夜下了400块定单,当然也准备了后面同样数量的免费定单。
结果——
昨天老段得到确认,买400送400是对的,8过送的400是分成一份份25元一张的礼券,这个礼券是要你以后按正常价格买100可以使用25元,也就是说,我们按当当现有销售价买了书,以后也只不过打75折,这个,似乎也和它的广告相差太远了吧,唉,几个人都深谙广告内幕,还是被广告骗得一楞一楞,总结到底,还是广告利用了人性,你,我,都不能免俗

3、吃饭受骗记
万万来的时候,我们去吃了顺风,看中了一道石烹虾。现在的菜单都时兴图片式的,如果和其他几道虾来比呢,这道无疑性价比极高,我数了数,48元有26支虾,点!
上来一看,怎么分量不对,只有一半左右。把小姐叫过来一问,首先,48元是半斤一份,菜单上的图是一斤分量的;其次,菜单上也写了图仅做参考……这个,唉,接连两天中了贪便宜的招,现在的商家都越来越厉害了

4、婚了
没想到,登记那么快,头尾半小时不到,本来还想着有可能要排长队的。
宣誓的时候,那位小姐念得好快,一点都不严肃,结果在她问我什么愿不愿意的时候,我都以点头代表肯定,要不然一张嘴就要笑出来了没办法,我这个关键时刻就要笑的毛病始终治不好
宣誓的时候,有照相师侯着,前后左右地拍了好几张,领完证就问我们要不要,300元一套。也真黑心的。最后我们还是挑了一张正面合影举证的,50大洋,这一刀比较温柔,我们受得了。8过我形象不佳,要减肥了
然后我和毛毛头去吃了桂林米粉,直奔杭州去了。
那天是3月27号,周六。

关于 March 2004

此页面包含了在March 2004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February 2004

后一个存档 April 2004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