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pril 2004 | (回到Blog入口) | June 2004 »

May 2004 归档

May 23, 2004

回来了

家里一片凌乱,收拾了大半天。
看到新闻说,前天晚上的大雨是上海30年以来最大的。
难怪,飞机像舢板似的在空中狂摇不已,不时来一个速降。
窗外电光闪闪,窗内鸦雀无声。
还好,最后降落顺利完成,一起顺利完成的还有王菲的演唱会。
在飞机上颠簸的时候像,如果掉下去也不错,同年同月死,不也很浪漫;然后想起BANANA帮我算的命,应该是要健健康康地活到80多岁的,于是开始低头闭目祷告,心诚则灵,灵了。
出机场的时候很爽,出租车前居然无人排队。毛毛头看了新闻告诉我,前天6点到10点,虹桥机场没有飞机起飞。一些外地航班降落到浦东机场,甚至杭州,南京都有。
突然想到最后在昆明的一个小插曲,毛毛头的钱包不见了,内有现金近两千元:(有两种可能性:1、在景星花鸟市场叫人摸去了;2、落在从丽江到昆明的卧铺大巴上了。这次意外的失落难道有着破财消灾的妙用?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运气好的,如果钱包丢在旅程的开始呢,那损失就大了。祸兮福所伏,嘿嘿。

May 24, 2004

老橘子们在厦门

3号我们回了厦门,毕业的时候,约好了5年后重聚。如今,5缺3,再加上编外的小D,不过该到的也都到了。
费费这个土著,整天在厦大和集美间穿梭,居然是个本地吃喝盲。中午的第一顿居然是在CTRIP和小D厦门同学的共同指引下,在轮渡边的南海渔村解决的。这个地方看来是旅游团队的聚餐点,不时有带相同颜色帽子的人成群出入,好在价格还公道,菜做得也不错,竹蛏和海瓜子都要了双份。其实,用来缅怀的最佳就餐场所,应该是白城新区外的一排川菜馆,坐在露天里,从黄昏吃到深夜,就上一瓶冰冻的雪津纯生,爽啊!可惜先到一天的万万去实践过了,以前常去的一家水准大跌。只好改到这不太浪漫的地儿来,将就吧。
饭后上鼓浪屿,大家基本目的一致,就是找一风景优美,人少舒适的地方泡泡茶,打打小牌。菽庄花园的海滩上阳伞比比皆是,但那是游客们去的地儿,我们这些老厦门岂能去那等庸俗之地。我印象中,观海园一带有茶座且人烟罕至,风景优美,于是一路勇往直前。杀到面前才发现,何止茶座,原有的观海楼也关闭了,马上被6道目光钉死在地,还好,观海楼一带优美依旧,微微消解了大家伙的怒气。

休息片刻已近黄昏,大伙只好回头将就在赖昌星出资修造的海上花园大酒店前的茶座匆匆开打。酒店本身是很漂亮的,要不下次来试试?
天快黑的时候往外走,经过人潮汹涌的龙头街。一般来说,龙头街是游客们才去的地方。但在这条街上有一家特别好,好到我愿意为它做广告,那就是龙头街95号的黄金香肉松店,在我的推荐和店家的免费试吃促销下,几乎每个人都买了。它们的牛肉柳做得最好,吃完半天都可以闻得到手指头上的香味。

这会的鼓浪屿真是美极了

哇,你看,日光岩!

那边那边,是金瓜楼也!

还有还有,轮渡边的树!
磨到太阳落下山去,我们才分批行动,我、小D和阿太购置烧烤食物,万万租赁烧烤器具。8点过大家在珍珠滩会合,清点物资:广式香肠若干、鸡全翅若干、翅中若干、馒头若干、活虾若干、青蛾若干、羊肉串若干,冰冻毛豆两大袋……还有自告奋勇劈碳生火的男生两名,毛毛头除外:S
幸福啊,想当年大四的那次烧烤,8、9个女生为生火一筹莫展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我们只要穿穿食物,刷刷酱料,然后就会有人一手包揽。于是,第一次,我们尝到了外焦内嫩的鸡翅,香,真香。
没有人敢碰活虾,只好自己来。刚开始湿软腻滑,后来就不管不顾拉。烤好的虾香香脆脆,第一个被消灭干净。
可惜青蛾被大F通通赶下烧烤架,说是会出水灭火,郁闷,枉我想了这么久!
口渴了喝雪津纯生,吃腻了嚼冰冻毛豆,吃饱了沿海滩散步,消化了一点再继续战斗……
战斗的时候,自然缅怀到大四的时光,临近毕业,大家格外伤感,熄灯以后,都不肯睡,打牌的打牌,喝酒的喝酒。有一天下雨,我和小D、万万打着伞继续喝小酒。宿舍区保安巡逻的时候,一个劲地瞟啊瞟啊,终于忍不住了,上前说“小姐,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当然,有身份的人继续做没身份的事:)
5年后的珍珠湾保安也使劲地瞟我们,但没有说相同的话,看来他已经不把我们当有身份的人了:)

第2天早起和毛毛头逛厦大,可怜的芙蓉湖,可恶的嘉庚楼群!厦大现在还算是中国最美丽的四所大学之一吗,我已经不知道了:S
全都旧貌换新颜了,不变的只有建南了。

也许凤凰花开的时候,能找到多一点当年的回忆。

May 25, 2004

第一站,昆明

2年前,我在昆明停留了1个小时,从大理的大巴,飞奔到去上海的火车上。
2年后,我差点又以为昆明是无所谓风景的中途站,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停下来了。

去哪?不用说,第一个就是翠湖,汪曾祺笔下的翠湖。
没有门票,我和毛毛头随便就走进来了,走累了就找一张石凳坐着看风景。

老汪说:翠湖中游人少而行人多。但是行人到了翠湖,也就成了游人了。从喧嚣扰攘的闹市和刻板枯燥的机关里,匆匆忙忙地走过来,一进了翠湖,即刻就会觉得浑身轻松下来;生活的重压、柴米油盐、委屈烦恼,就会冲淡一些。人们不知不觉地放慢了脚步,甚至可以停下来,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一坐,抽一支烟,四边看看。即使仍在匆忙地赶路,人在湖光树影中,精神也很不一样了。翠湖每天每日,给了昆明人多少浮世的安慰和精神的疗养啊。

说得真好啊,如今的翠湖,有色彩很卡通的游船,有长着茂密头发的杨柳,有在树阴里早锻炼、下棋、拉二胡的人们……这一面湖水啊,荡涤着昆明人的心胸,真好!

我们在翠湖恋恋不去,幸好,湖畔就是云大,此云大非彼云大,马加爵在另一个校区。
云大很漂亮,同样是过八旬的老学校,我再一次对厦大绝望了。

昆明这个城市很多地方和福州很像,同在南方,同是省会,比如翠湖和西湖,但后者败在被圈起来,柔软不了城市人的心胸;再比如云大的这一溜台阶,一下子让我想起于山,只不过体现的是两种信仰,一种是求学问的,一种是保平安的……当然福州有福州的诸多好处,下次再好好总结吧。
我们被云大所惊艳,惊艳于古老的建筑所特有的韵味

惊艳于草地边学子的淡定

惊艳于校园里充满的勃发的生命力

赞美也是会耗体力的,从学校遛了一圈出来,后面的小街上都是小吃。我买了一个肉夹馍,和毛毛头分着吃,饼是烤得发脆的,肉和青椒是剁得很碎的,香,真香。

下午去了尚义街,去了才发现这里并不是昆明最大的花市,规模比上海的精文花市大不了多少。倒是在旁边的华丰面馆吃了一顿很好的晚饭,木瓜水、香辣田螺、豌豆粉、凉鸡米线。木瓜水像透明的果冻加上红糖水;田螺是我吃过的最好的,里外都味道十足,5块钱一小份(实际上是大碗,真正的大份估计是一大盘了);豌豆粉像贵州的米豆腐;凉鸡米线稍甜了点,全部不到二十块钱,把我和毛毛头吃得心满意足。

去大理的火车是晚上11点多的,干嘛去呢,想了想,我们又坐公共汽车晃回翠湖。
车上的人少得很,风扑拉扑拉地吹,这个季节的昆明,真是舒服。快到云大的时候,有一段又很像福州仓山,华山西街老旧的木头房子,再过去几段上坡下坡,真的很像。让我想起,小时候在仓山从坡顶往下冲,刹车有点不太好使,就坐脚擦地,叽叽叽地冲下去,脚底都发热了。坡底下有个警察叔叔,专门抓不捏刹车的小朋友:)
到翠湖边天都黑了,隐约有音乐传来。我们循声而去,居然有一场音乐会,是一班中老年音乐家的义务演出。我们扒在亭子外,听他们演奏民乐,唱民歌,现场的效果好得不得了。最爱的是笛子演奏的《牧童新曲》,演奏者是个干瘦的小格子中年人,啤酒瓶底厚的眼睛,像中学数学老师更多于音乐家,但真是美啊,心里一阵一阵发酸。因为开始的晚,10点多音乐会还没结束,可惜我们要走了。一步一回头,那乐声隔着翠湖的水更飘渺起来了。

May 27, 2004

那些让我睡得香甜的地方--在大理

出门在外,要玩得开心,玩得有劲,首先要保证充分的睡眠。
在异地他乡,哪里有一张舒适的床在等着我们呢,能够让我们在梦中继续美丽的旅程?
霍霍,有点像广告词了,但总结一下,也未必没有意义。
这次出行,住过7家客栈,大部分,下次还会直奔而去;有些,不好意思,咱们拜拜吧。

2年前和我一起懒在丽江的北京小胡,来丽江之前,在四季客栈泡了一个月才恋恋不舍地动身。她常提到茶座二楼透明的玻璃地板,让我颇为神往了一番。可惜后来我赶到大理的时候,一时搞不清方位,投宿到榆安园。
这次是有备而来,8会再搞错了。
头一个感觉,对于国内的背包客来说,这里并不是想象中的青年旅社模式。大部分的房间都是标间,180、240两档;普通间较少,一个床位40。当然,对于大部分休假出来旅游的,这个价钱都可以接受。更何况,配套设施很齐全,还可以侃价,这是路上遇到的同行VETOF告诉我们,标间可以砍掉1/3。我们在久闻大名之下,根本没想到这招,还好住的是普通间,没多大损失。

还有就是,住在这里真的很舒服。前后两个庭院都设了茶座,前面比较中国,后面是东南亚风格。座位很多,甚至有摇摇椅。你可以选择喜欢的位置泡上一天,看书,喝茶,没有人会来打扰你;晚上是需要消费的,但只要在楼上,也基本没人管你;我一时不好意思,主动跑下楼点了奶昔,6块钱一大杯。闷了可以打乒乓,看DVD,免费上网(8过我用过的电脑都很破),晚上还可以拉块白布看电影。如果你愿意的话,窝在里面一天不出去都没问题。

如果想要更实惠一点的,我住过的榆安圆也不错,有一个花园流水庭院,床位20,标间砍下来80。8过可能应该上次住的时候是雨季,记忆里总觉得他们的房间没有阳光,被子有点潮,当然那是在一楼。
还有附近的MCA自行车旅馆,门面不大,前两天在网上看到照片,才发现曲径通幽,里面的院子也好看的很,还有一个游泳池,下次如果夏天去的话也可以试试。

May 29, 2004

生日密码

昨天51.net神秘的在我的电脑上当机一天,史无前例,而且居然是在我的大日子,哼哼,看在它没有前科的份上,我还是准备原谅它吧。
AMY妹妹发来一个算生日密码的东东,有趣,也有点准哦:

5月28日 开风气之先

5月28日出生的人,只要有新计划可做,或是自己的创意点子被采用、受邀发表自己的想法,就会感到无比的快活。他们的工作简单当中有创意、有格调,再加上个性直接、风格严谨(哈哈,完全不可能)且见解独特,如果选对行的话,通常会很成功。不过在发迹之前,却可能在职场中载浮载沉,不断换工作。 (汗!)

这些人不只有创意,而且是行动派,非常看重个人的行动自由。麻烦的是,他们有时会做得太过火,完全不顾社会规范。假使能力不够还要硬干,结果可能会跌到谷底,(惨了!)再也爬不起来。但是只要有决心,他们会毫不畏惧地勇往直前,否则就干脆放弃。

5月28日出生的人,几乎都是靠白手起家成功的。他们大多是以惊人的才华异军突起、崭露头角,很少有人是靠占便宜或裙带关系出人头地的。然而,这些人当中较不出色的,却会常常遭受挫折,既不被认同,也没有人愿意聆听他们不切实际的想法。这时,他们应该学习去适应目前的工作,随时做好准备,等机会一出现,便可以立刻表现自己,而不必做一些徒然耗费心力,又令人不解的事。

这天出生的人因为不善于解释自己的想法从何而来,因此很少能成为良师。其实,像他们这样的行动派,根本就忙得没空停下来,好好想想自大的构思过程。再加上过度膨胀的自我意识,有时还可能无法跟周遭的人、甚至是自己沟通。因此,5月28日出生的人最好多多留意自己和他人的想法、动机。

或许正因为喜欢同时进行很多计划,又只对初创阶段感兴趣,反而常使他们无法完成这些计划。这样的人不仅重视创新,内心深处也需要不断有新的刺激,以保持青春活力。正因为他们害怕不断地重复,或是在一个计划中持续太久之后,会丧失了灵感的泉源,变得机械化,所以,5月28日出生的人更应该学习持续和坚忍,因为他们所创造的东西,就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命根,也就是说,他们永远都在和自己的极限挑战。

幸运数字和守护星
5月28日出生的人都受到数字1(2+8=10,1+0=1)以及太阳的影响。受到数字1影响的人是典型的个人主义者,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而且热中于爬上最高点。由于这一天正好接近能量的尖峰期(5月19-24日),又受到水星(双子座的主宰行星)的影响,因此,他们往往能以敏捷的心思和无穷的活力迷倒众生。、(有可能吗:D)不过,由于太阳代表了旺盛的创造力和爆发力,所以最好能善加疏导,避免突然一发不可收拾。

健康
5月28日出生的人比一般人更容易遭遇意外,因为他们老是在做新尝试,或发展新的才能。这些人的人生观通常是很正面的,除非接二连三遭受严重的打击,或是长期不受赏识,才可能导致心情跌入谷底。所以,只要他们能好好规划人生,善用自己的能力,通常都能维持健康的心理。当然,知心好友及家人的爱和关怀,也是非常重要的,能支持他们面对人生中无可避免的重挫。

至于饮食方面,因为单调容易使他们感到无趣,因此建议要多变化口味,不妨时常来点特殊的异国风味。除非是专业的运动员,否则最好不要做过分激烈或竞赛性的运动,温和的运动还是比较保险合适的。

建议
明辨道德是非,不要太快失去信心。在转移目标之前,先试试看能不能再持续作下去。找到自己的专业领域(什么才是我的专业领域呢:(),从中不断创新,尽量不要在不同领域间变来变去。不要过分隐藏内心的情感,放轻松一些。

名人
桑普(Jim Thorpe)美国原住民运动员,为奥林匹克运动会五项运动及十项全能的金牌得主,也是职业棒球与足球选手、教练,曾入选“美联社”(AP)的“半世纪最佳运动员”。

中国核子物理学家王淦昌,研制出中国原子弹。

小说家弗列明(Ian Fleming),创造了詹姆斯庞德这个角色,并发展出一系列以庞德为主角的惊险间谍小说,因此闻名全球。

德国男中音费雪狄斯考(Dietrich Fischer-Dieskau),具有男高音段的音色与音域,音质优美诗意。

捷克总统本尼斯(Edvard Benes)。

19世纪爱尔兰诗人兼作曲家穆尔(Thomas Moore),最有名的作品包括《夏日最后一朵玫瑰》和《常在万籁俱寂的夜里》。

篮球守卫兼队长威斯特(Jerry West),曾率队赢得第十届美国职业篮球赛,以及奥林匹克运动会团队金牌。

英裔澳洲诺贝尔得奖小说家怀特(Patrick White),著有《坚挺的曼陀罗》。

英国小说家迪屏(Warwich Deeping),早期作品多为历史小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才以畅销书《索瑞尔与儿子》获得肯定。

塔罗牌
大秘仪塔罗牌的第1张是“魔术师”,象征着智慧、沟通和资讯。魔术师头上有一个代表无限的符号,有时以宽帽表示,有时则是一道光环。这张牌有许多种解释,其一是:魔术师领悟出生命徨不息的本质,并且因为这层体悟而拥有力量。所以正立的牌面代表富有外交手腕、精明干练;倒立则表示毫无顾忌与投机心态。

静思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理时钟--有的跑得快,有的比较慢 !
我的观点在丽江被改变了,人都是冲着同一个目标(死亡),跑那么快做什么,悠着点:)

优点
独特、个人的、创造力。

缺点
利己主义、过度扩张、缺乏耐心。

小D的准确程度惊人!
尤其是这一段“这一天出生的人情绪高昂时可以像同温层那么高,情绪低落时则像一场大风暴。然而,他们的情绪通常不会时好时坏,而是好坏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他们也不会停留在一种没有效用的情绪反应中太久,非常幸运地,他们快节奏的本性会很快地解除这些困境。
至于建议里提到的“控制你的风暴,并且积极地将它们导往别处。”,小D的解释是我和毛毛头的生活从此有了意义,呜呼悲哉!

第2站,大理--烤乳猪

以上是我和毛毛头骑车环洱海1天后的真实写照。
作为有过多次骑车经验的我们,出现这种状况,简直是……
哎,谁叫以前和毛毛头骑车去周庄和苏州的时候是冬天,穿着大毛衣,上海的紫外线又薄弱,两年前好歹在海拔高的中甸骑车的时候,虽然没涂防晒霜,但穿着长袖,戴着帽子,每每侥幸通过,让我们放松了警惕;
谁叫妮薇雅的防晒霜油油腻腻,我一气之下就丢在家里根本没有带出来;
谁叫毛毛头把帽子忘了,出发的早晨又那么凉爽……
结果就“天理难容”了。
在正午一点的大太阳下,毛毛头的鼻子晒成了腊肠,我的成了草莓(没办法,体积稍微大了点)。我亡羊补牢地买了一顶帽子,毛毛头含泪把唯一的一件长袖上衣给了我。于是,他在这场烤乳猪大赛中光荣胜出,让我们为以前白面无须的毛毛头默哀3分钟。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练出一个绝招--如果要毛毛头去做什么事情,他不从的话,只需要轻轻地在他的手臂上戳一下,然后就听到“哎哟哎哟,我去我去”;当然,反之,这一招对我也是灵的:D

关于 May 2004

此页面包含了在May 2004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April 2004

后一个存档 June 2004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