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004 | (回到Blog入口) | July 2004 »

June 2004 归档

June 01, 2004

六一快乐

快乐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当执意才能快乐的时候,也许我们已经失去了那份纯真和明净。
所以,在中甸那帕海边遇到的那个小女孩才能那么打动我--在阴霾的天空下,没有理由地笑着,叫着“hello,hello""byebye,byebye"。活脱脱地一个小太阳,照亮了我们的眼睛。

June 04, 2004

新生活的开始

这一周算是新生活的开始吗?
徐家汇那里来来回回去了好几趟,昨晚终于开始上课了。
但也就交了一个月的钱,到时候续不续,到时候再说。
还在想,但想能想出什么结果吗?就算是被逼急了,多半还是要别人的那一脚,才能一个趔趄迈出去。想,只是在原地耗时间罢了。
也许真是老了,做事多了迟疑。重新开始也颇费思量。
师兄想让我回头是岸,我在想,柳暗花明以后,到底会不会有又一村呢。
还是意志薄弱,昨晚被老师小夸一句就心花怒放,哎,真是成不了气候的家伙。
一会坦然,一会又心慌。很多事情,你在犹豫,是不是因为,这不是你内心最想要的选择呢?那么,又有多少人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呢?

June 09, 2004

忧郁的热带

这几天状态不是很好,想干什么又老是拖着。
毛毛头说他当年做学生时候的暑假也是这样,大热天里,整天都在昏睡,其他的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想去做。
好象热带地区多是如此,像菲律宾,我师兄做记者驻扎在此,对当地民众多有认识--消费上极其大手大脚,以至于他的保姆向他提出支周薪,为啥?因为月薪在发下几天内就被消耗殆尽;懒,每天工作时间极短,其余时间都花在享乐上了。
当然,气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天太热,像印度夏天热到40多度,的确做不了事情,只能在家里窝着。
是因为这样,所以世界上的文明都诞生在北温带吗?
幸好,现在有空调,热带的人民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否则,我不相信,印度的班加罗尔可以成为东方硅谷。
可是,现在处于北温带的我,为啥行动力一如热带地区的宁呢?慵懒无力,时常忧郁。
奶奶的,都是闲出来的病!
我要忙起来,我要重新……哎,他们为啥像听到“狼来了”一样,为啥不相信我:(
8过,是时候把列维·斯特劳斯的《忧郁的热带》拿出来看看了,当初我非常虚荣地把它买回来之后,就束之高阁,也不知道积了多少灰了,叹!

June 15, 2004

关于进化的一些有趣观点

1、刚生出来的小动物一般都可以活动,比如小金鱼一生下来就可以游泳,小熊一生下来就可以爬,为什么人一生下来那么软弱无力一滩肉似的?
解释:人在进化过程中,由爬行进化为直立行走,臀部也逐渐变小。因此,一个发育完全的头脑对于自然生产是一个障碍。因此,刚生下来的婴儿,脑部还没有发育健全,自然混混沌沌,什么也不知道。
8过,婴儿有一个神奇的本领,就是尖声大哭来博人注意。据说,分贝高时可以达到90几,相当于一个电冲击钻。这个,该怎么解释?脑袋不长长声带,反正我现在是绝对发不出这么高的音量的。

2、同属猿类,其他的猿啊,狒狒啊,猴啊,都浑身长毛,只有人,是裸猿,为啥列?
解释:为了嘿咻嘿咻时的抚摩快感。
这个,比较无厘头嘛,动物也嘿咻啊,难道因为他们是动物,就只有繁殖功能没有愉悦的感受了吗?好象比较歧视动物哦。

呵呵,道听途说,所以解释可能有不可推敲之处。如果有人要扔西红柿,请扔消息来源----毛毛头:D

June 17, 2004

兰色的花


第二天早晨,伞店老板挟着那把伞走出店门。
一会儿,在拐角那儿,看见了女孩浅蓝色的衣服。
伞店老板在雨中一溜烟地跑起来了。
可是,靠近一看,篱笆那里,谁也没有。
错看成蓝色衣服的是花。拐角的矮篱笆那儿,不知什么时候,有一棵绣球花,开得象天蓝色一样,在雨中淋着。

June 19, 2004

在大理----大人国与小人国

在大理的第2天,我们去了洱海。
出发前研究了地图,环海1周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古城到下关以及下关附近的公路都离洱海很远,看不到什么风景,于是我们决定直接渡海,从洱海东岸往回骑。

第一站,才村码头。地图上只找到这个码头,于是直杀过去。毛毛头租的车,很不幸地一出古城就漏气了。好不容易蹭到码头,附近的修车店还没开门呢。要不先到对岸再说吧。
上去问渡船的价格,好家伙。一个人100块。原来这里是旅游码头,这里的船都是环洱海去好多个景点的。想撤退,又不知道撤到哪。只好忍痛杀啊杀,杀到30元/人到对岸的海东乡。肉痛哪,8过据说当地人到对岸是不坐船的,有固定的公交汽车,几块钱而已。反正到走的时候,我们也没打听到像厦门鼓浪屿轮渡那样民用的码头,下次去的弟兄,发现了要记得告诉我们哦。
8过,在船上有岸上感受不到的景致,就是那种“天苍苍,笼盖四野”的感觉,水很清,天很蓝,我们像在一个兰色的玻璃球里,晃荡,晃荡。

游轮的第一站是天镜阁,我们就下来了,其实还没到海东乡呢。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走回头路呢,还是决定放弃。10块钱门票去天镜阁逛了一圈,这里是东岸的高处,看洱海的好地方。
从天镜阁出来,终于可以骑拉。环海公路的质量很高,变速车的感觉很爽,可怜的毛毛头,还在与瘪气的轮胎做斗争。修车师傅,你在哪呀?

从天镜阁到海印一带的景色可以算是环海一带的精华了。地势较高,公路一面是平缓的山体,一面是直落而下的峭壁,整个洱海舒展在你身边,或蓝或绿地变幻着色彩,大朵大朵的云像照镜子的姑娘一样频繁变化着姿态。

到海印了,地势逐渐降低,陆续出现了人家,毛毛头终于解决了他的心头大患。
在路边的一间小饭馆解决了午饭,顺带参观了旁边的海印学校,有着极美丽繁复装饰的白族传统大门。小普陀好小,比一艘船大不了多少。

海印前头是挖色,这个地方据说逢五逢十有集市。反正那天我们没遇上,匆匆而过。

接下来的路就有点头疼了,老是有上坡下坡。不停地换档,骑S型……

好不容易骑到双廊,南诏风情岛也要买票摆渡。张望了一下,什么呀,就是一个度假村嘛。不去不去,我要去看赵青的玻璃房子。不知道具体位置,反正往洱海边上,找可以机动车走的道路,骑到一个村子里,没路了。再往巷子里窜,嘿,找着了。
赵青是个云南画家,他的画我没见过,但他的家真的很特别。在村子尽头的岩石上,楞是造出个包豪斯风格的四四方方的水泥房子,最诱惑人的是那个从主体伸到洱海水面上的玻璃阳光房,3、4米,完全没有支撑。我在一旁边偷窥,边想象坐在阳台上感觉,羡慕得口水直流,以后咱有钱了,也造一个,它三面环海,我就来个四面的。
杨丽萍的家就在赵青家隔壁,外墙是黄色的石头,墙上种着仙人掌,恩,比装碎玻璃有格调。不晓得她常不常住这,小路的尽头和她们家大门居然是靠一根木头架起来的,想来她的平衡功夫很好,我就没胆量走,只好眺望了一下门内的院子,也是大面的玻璃结构,真是爽哪。

后面的路就渐渐单调起来,不晓得是不是受了打击。
到江尾的途中,还有斑斓的田野可看(云南特有的鲜红土壤,绿的黄的庄稼),沙坪又是不逢集市。到了上关,公路终于和洱海彻底拉开了距离。

强弩之末的偶们硬撑着骑到喜洲,逛了一圈,终于叫了辆摩的把我们加车给全部拉回去了。到古城的时候,已经8点了。原来还计划到的周城,也算了吧。

回去毛毛头一算,早上8点出发,晚上8点到家,除去坐船、吃饭、休息、拍照、坐车的时间,也不过骑了7、8个小时而已。看来,要加强锻炼了。
我拿着地图回忆路线,突然间发现,洱海的形状哪里像什么耳朵呀,明明是两个人头,上面的老一点,下面的小一点。我们今天费尽力气,也只不过从那个老人的下巴骑到后脑勺。要花12个小时才能翻越一个头的,不是巨人是什么?以前总是很厌恶那些不小心爬到手臂上的小蚂蚁,敢情他们也在做一次有趣的旅行呀?

在洱海上

June 23, 2004

夏日正好眠

June 25, 2004

youzhi青年

毛毛头在家一向以讲故事能力差著称,大伙在听他说话的时候都有点不耐烦,于是毛毛头只好少说多看,不是没有一点郁闷的。
周日晚和朋友聚会,少有的阳盛阴衰,毛毛头这下乐开了怀,平时没人要听的时政、历史等等等等恨不得要倾囊而出。
吃的是川菜,又喝了点小酒,红光满面,额头亮晶晶的毛毛头被人赞为有志青年。
毛毛头诚实地回答“我既不是有志青年,也不是有痔青年,实实在在是一个油脂青年啊,你以为我讲得满头大汗,实际上冒得都是油呢”
毛毛头终于成功地讲了个笑话,全场都笑翻了。


技术不够,画不出他额头上细细的一滴滴油珠来:(

后记:毛毛头回家以后看到我在试图描画他的图象,就很得意得说:“其实我最想说的还是优质青年,至于你这种幸灾乐祸的,只能算是幼稚青年!”
喝,还来劲了呢:)

June 29, 2004

女王也有温柔时


越画越不像了,郁闷:(

关于 June 2004

此页面包含了在June 2004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May 2004

后一个存档 July 2004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