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e 2004 | (回到Blog入口) | August 2004 »

July 2004 归档

July 06, 2004

苍山,最后的芒草


艾蒿原野,是茜草山半山腰的一片半开阔地。象它的名字所说的一样,春天长 满了艾蒿。
风一吹,那些艾蒿就摇曳起来,白色的叶背格外亮眼,还唱起了这样的歌……
安房直子《艾蒿原野的风》

其实,这里讲的并不是长满艾蒿的原野,只是那一种感觉,当我和毛毛头绕着大理三塔公园的围墙,走了整整一圈到了后山上,那一刹那的感觉。
在苍山半山腰的一片开阔地上,在雪白的芒草从中,我几乎有点找到了长久以来寻觅的梦境。
这个梦,是在看完《看得见风景的房间》之后开始做的,露西在开满半人高野花的斜坡上,被铺天盖地的美惊呆了,乔治,在无法遏制的对美的激情中,吻了露西。
但我从来,从来没有真实地看到过那样的花丛,草海。
《春逝》里的芦苇滩,是梦境的新版本。
然后,就是那天,在苍山半山腰的开阔地上……

在芒草的旁边,是即将开工的工地,也许下一次来,就是全新恢弘的崇圣寺。
古时候,人们因为敬畏自然而建造寺庙;而今天,人们却利用寺庙来驱逐自然。
悼,即将消失的最后的芒草地。

July 08, 2004

我爱的芒草

描写芒草最好的,莫过于宫泽贤治了。
他在《银河铁道之夜》里写道:


乔伴尼转头一看,只见青光粼粼的银河岸边,整片都是银白色的天上芒草,随着微风沙沙地摇曳着,晃荡出层层波浪……
银河对岸,也朦胧地泛着青光,芒草好像时时会随着微风滚动,像是被人吹了一口气似地,唰地在银河晃起一抹烟雾般的银光。许多龙胆花在草丛中忽隐忽现,看上去像是无数柔情的鬼火。……
左岸的河畔,波浪像柔和的闪电,一波波灼烧着岸边。右边峭壁下,遍地都是像是银粉或是贝壳制成的芒草穗,正在婆娑起舞。 ……

我简直有点像小学生作文词典了,在罗列着这些华丽的句子。
宫泽贤治真是天才,他的文字完全没法用画面来表现。
而我,只能用笨拙的笔,极端没有想象力地试图抓住记忆中的画面。

我搬了张小凳子等啊等

终于等到了花匠3
我想要描述,但发现,当文字或画面都美到及至的时候,用其他的方式去描述都是徒然。
蜡笔X这个家伙,一个《花匠》从去年8月,一直捣鼓到现在,终于出到第3集,仍然要待续。
我等,怎么样都要等下去。
好好画啊,蜡笔X:)

July 09, 2004

面朝大海

总是临阵磨枪,折腾了半天,准备把这个放在请柬上。

July 11, 2004

如果早点发现

有人喜欢吓唬人,但总是被抓住马脚:)

July 13, 2004

寂寞难耐

有人平白无故的.难过起来
然而大夥都在写博,正是精彩
怎麽好意思.一个人走开
不是没有想过.随便写个痛快
一天又过一天.三十岁就快来
往後的日子怎麽对自己交待
寂寞难耐寂寞难耐
粉丝是最辛苦的等待
粉丝是最遥远的未来
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
只有自己为自己喝采
只有自己为自己悲哀
虽然曾经有过很多文章的债
对於未来的爱戴还是非常期待
这一次我的心情不高不低不好不坏
寂寞难耐寂寞难耐
粉丝是最辛苦的等待
粉丝是最遥远的未来
时光不再啊.时光不再
只有自己为自己喝采

毛毛头
终于耐不住寂寞开博了,“博记俱乐部”又一高产量选手诞生拉:)

July 14, 2004

儿博会买书若干

风,“感人的诗文禅画集”,内容没仔细看,图很好,都是淡淡的水彩,对折,11.4
小哥俩和一只猫精,单瑛琪著,插图可爱,5元
海蒂,中英文,有过一个版本,这回看它有插图和英文书再买,12元
纽约客漫画,两本,16元
马蒂斯画风,3折,19.4元
水彩画静物\人物,水粉画风景,3本,21元
当代速写,厚厚的一本,10元
彩色铅笔技巧训练,狂便宜,3.5元,买了两本,准备一本送给阿太

全是打折书,新书没啥好的

July 16, 2004

清净苍山

早晨被知了吵醒,睁开眼一片白热,忽然就想起苍山。
说来惭愧,在苍山我们就呆了半天。
去之前问过客栈有没有小路走上去,服务员做木呐状。懒得探路,就和毛毛头坐了缆车上去。
在缆车站附近挑了间看得见风景的餐馆吃午饭,点了海菜豆腐汤,蕨菜炒腊肉。我们坐在餐馆的露台上,脚下就是大理古城。三月街喧闹的喇叭声时有可闻。洱海在远处微微起伏。

饭后走了一段玉带路,和福州鼓山的感觉挺像,松林蔽日,隐隐幽香。每隔一段就有石桌石椅或是原木做的长凳,顺势就喝口水,发发呆。
进了一个景点,管理员说,这个季节是旱季,玉带路上可看的都是水,没有水,有什么看头。毛毛头想下山,我却想去见识一下刚才路牌上指引的“向上500米,高地旅馆”。
后来还是一个人去了。
没有去错,我真喜欢。


进门向左是个露台,真是个发呆的好地方。


酒吧的外墙上是我喜欢的涂鸦,和天色配得真好。


童话小屋般的房间,有一个老外在门前的空地上练太极。

女主人赤着脚丫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理着很酷的板寸头,但感觉很女人。上去打听,又是一个辞职开店的。
我厚着脸皮讨了一杯茶坐在院子里,只是500米以外,这里几乎听不到山下城里的喧嚣,只有白云朵朵,松涛阵阵。女主人在厨房里张罗包饺子,她笑呵呵地自嘲“山里没事做,整天就挂住个吃”。
我盘算着要不今晚就住这了,住到露台边上的道人房,真喜欢里面的大床和看得见风景的大窗,然后明天继续爬苍山,爬到白马龙潭,爬到电视塔……

然而终究是没住成,有人计划性太强,不喜欢意外:(
8过,是有点懒,经过昨天自行车轮子上的12个小时。我一步一回头地往回走,暗暗发誓下一回到大理一定要住在这。于是,高地旅馆露台的玻璃顶,在夕阳中,愈加熠熠发光得透明起来……

地下铁

去看了,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失望。舞美一流,灯光一流,音乐只要是女的都好听,男生唱功麻麻。
遗憾一,几米的文字适合放在心里默念,大声说出来就感觉有点变味,当然编成歌唱还是可以的。
盲女失去父母后第一次出场,最感人,后面就有点被太多的歌声给麻木了;陈绮贞的声音真好听,看完第一个冲动就是要下光她所有的歌,不枉我喜欢她这么多年:)
票买得晚了,坐在2楼中间。几乎看不见布景里那个别致的游泳池,虽然它几乎没派上什么用场;字幕也要伸长脖子才看得见,要知道,台湾人说普通话,而且还说些那么不常听见的诗意盎然的话,还是要很费点功夫才能听懂的。
遗憾二,DC没带,根本就没想到要带,看来没有文艺演出观赏经验,好几个场景还是做得很梦幻的。
毛毛头看得昏睡过去。8过,也的确觉得这部剧是非常女性思维的,现场的男生,可能多是陪女朋友来看的吧。这是毛毛头第一次陪看演出,8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遗憾三,刚发现,附送的介绍册子被拉在剧场里了。

July 19, 2004

猴年马月的1818

和毛毛头双双被人灌醉。
天才的司仪歪歪同学调侃偶们是婚礼巡演,8过这一场才真正是硬战。
哼,闹场的人,记住了,有你们的那一天!

女生大食代

借用《三联生活周刊》生活圆桌里的文章标题,写得很有趣,我们的故事情节不同,却有相同的感觉。

进大学的第一年都是要军训的。厦门的9月还是骄阳似火,每天在上弦场暴晒,挥汗如雨。按道理体重应该和挥发掉的汗水成正比,可是军训一个月下来,大家都没见清减。为啥,体力消耗大了,食量就自然地增长,真是吃嘛嘛香。那时候大伙还没有减肥的概念,懵懵懂懂之间就越发黑亮壮实起来。
当然,体形的变化一时还不至于让我们警觉。于是,在军训结束后的4个月里,宿舍里依旧充满了对吃的热爱。我们那会总是借着各种名义探访学校周边的小餐馆,大多是菜市场里的川菜馆。
第一个学期,庆祝生日的幌子打得多。记得第一次女生聚餐是明香生日,大伙摩拳擦掌地聚到馆子里。菜一上,只见筷箸横飞,一会就消灭干净。这时候,才是聊天的功夫。TOTOZI在她的博里说“喝茶是引子,点心用来助兴,最终的目的是闲聊”,我们当初纯粹是倒过来了,“吃饭最要紧,聊天是过渡”等到下一道菜端上来,又是筷子操练时光,一片鸦雀无声,浑然不顾店家惊异的眼光。却说这回点了一道“田黄菜”,万万是四川人,指点我们是“甜的炖蛋”。于是大家就巴望着这有这道名称奇妙的菜也有秒不可言的滋味。在饱经因没有菜吃而不得不说话的无奈和煎熬后,上菜了,来不及垂涎,众人就囫囵吞下。奇妙的反应发生了,这个味道,好象有点… 有点… 惟有万万(菜是她点的),招眼(半个福州人,比整个福州人还爱吃甜)毫无感觉,在她们对我们大惊小怪的不屑,在对我们暴殄天物的愤怒之下,刹那间大半盘被她二人消灭。随后慌忙而至的老板,证实了我们的担心,的确是厨子放错了油--我们吃的居然是“煤油蛋”,可怜的万万和招眼,掐着脖子半饷说不出话来。
好在这样的错误并没有发生第2次,我们维持4年的“大食代”才没有因此中断。对于吃,504的姐妹们,永远充满了最澎湃的热情。

生日是一个名目,拿到奖学金是后来发展的项目。当年消费指数还不算高,虽然系里的一等奖只有区区500大洋,但一个宿舍吃饱吃好也只要百来块钱,既与民同享自己又有富余,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大伙每每蜂拥而出考察校园周边餐馆水平,并逐一按照色、香、味、量等评出星级,作为下次选择的依据。
这种考察甚至延伸到市区。自助餐在厦门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的编外社员老段就不惜以身试吃,在饿了一个白天之后,不屈不挠的帮助店家消化了N个小时的各式美食,最后腆着坚硬的肚子步行5公里回学校。身材固可贵,美食价更高。
仅仅停留在美味量大的鉴赏水平是不行的,还要宜人的环境。适逢紧邻环岛路的白城法律系后开了一排馆子,门前一溜露天桌椅,于是遇到可撮的时光,我们就会穿越大半个校园,要不“老地方”,要不“玫瑰园”,点上几个好菜,听取涛声,享受海风,欣赏晚霞,消磨掉一个夜晚。
上次回学校,听到一个女生大声说“这家拉面馆量大,加汤免费”,我的心里也不禁弹出一组当年的图表“林家鸭庄的招牌鸭饭味好量大、芳邻的套餐物美价廉、川美的水煮肉片鲜香嫩滑、妙香的扁食拌面好吃又便宜、菜市场晚上才摆出来的煲仔滋味无穷……”学校周围的地图是靠一次又一次的觅食,在脑海里丰富起来的;而地址和门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同餐馆所在的那一条路,那一个拐角,那一栋楼……

遇到想撮一顿而囊中羞涩的时候,我们也有自己的一招。这一招是川妹子万万引进的,涮火锅。锅是女生宿舍必备的电热锅,底料是万万亲自从家乡带来的纯正四川风味,主料是菜市场上大伙集体商量着买的。油豆腐、土豆、红薯粉是唱大戏的,青菜、豆腐、香肠当仁不让。一锅量不大,每人分上两勺,再战下一锅。一班人,吃得淅沥呼噜,吃辣的本领就是这么来的。就这么精卫填海,两三个小时过去,也都撑得不行了。还有东西可以涮,怎么办?为了继续,大伙从宿舍散步到南普陀,活动活动手脚,走回来的路上,感觉胃部又有空间了。

至于厦大人的传统节目--烧烤,这项沙滩体育运动始终我们没有在行过,因为大学四年,我们班男女同胞没有互相看顺眼过。而烧烤,更多是体力活。于是,在我们仅有的几次烧烤中,最受欢迎的是烤馒头、烤面包、烤香肠等简单易熟的食品,而难度较高的鸡翅、鸡腿类,留给我们的只有伤心的回忆。5年后的6月,我们才终于在白城享受了一次完美的烧烤盛宴,这是后话。即使如此,沙滩上的滋味在记忆中依然美好无比。

July 20, 2004

6月的中甸,高原的天空

July 21, 2004

夜晚的轮船

小区的楼下有一张靠背长椅。晚上回家的时候,大家都喜欢坐在长椅上吹吹风再上楼。
每次坐上去,望着眼前的小高层,都会有点恍惚。尤其是把视线的焦点放在遥远的天空,前景的楼房仿佛变成一艘大轮船,夜晚的点亮了灯光的大轮船,停留在时光的大海上。

周六那天,也是在这里,和毛毛头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

今天凌晨下楼买药,看见了流星。

July 22, 2004

上海边陲

刚才和毛毛头先后拜访了宁波同学的博,毛毛头分析宁波同学的新家距我们家只有4公里,我的估计更乐观,2公里左右。

看宁波同学对自己所居住的“边陲地带”的描述是很有趣的,因为买房之前,我也是这么认为SN地区。小D同学的租房日记写到一半,没有写到她在这一带经历过的两处巢穴。前头一个我当年几乎要从龙华坐全程到终点前两站,白天经过还有青翠养眼的菜田,晚上就剩下漆黑的大马路;后面一个就在我现在家对面,近是近了,楼房也多了(这一带是上钢三厂的职工生活区)。但当年每次从达浦桥隧道出来,都有一种80年代的荒凉冷清感。这里哪里像上海,简直像沈阳,当然,我没有去过沈阳,纯属想象。
8过毛毛头的意见和的士师傅差不多,这个家伙对市政府各种城市规划都很感兴趣,于是在总结了卢浦大桥即将通车、世博会有戏(那会还没公布)、SN路要通地铁等利好消息后,我们在看房的第一天下午就交了定金。到现在我们都不理解,为啥有人看房要看掉一年半载周末的美好时光?
刚搬进来那会是有点郁闷,到浦西就隧道一条路,居然正反各只有一个车道,常常在隧道里被卡住。冬天还好,夏天,那个人肉密封罐头的滋味啊。大桥开通,好歹交通缓解多了。8过可怜的毛毛头,每天早晨还是要和SN地区庞大的上班人群肉搏:(

提起“边陲地带”,我不能不想起七宝,小小风也好象现在就住在那吧。当年我到上海实习的时候,小D的亲戚有一套七宝的空房,免费让我们住。那时候第一次来上海,从火车站出来,先是坐了地铁,那会好象是坐到漕宝路站,然后坐92路到七宝。现在看来简单明了的交通路线,当时觉得漫长无比。我到了七宝,觉得有点郁闷,怎么住到乡下来了。小D同学当时就生气了,8过现在我检讨,是我太不了解上海的巨大了,还有,当初住的那套房子还是精装修全配的呢,居然身在福中不知福。
那段日子的行车路线基本上是92路坐全程到万体馆,然后穿过万体馆坐15路。白天还好,冬天的晚上,穿越万体馆和从92路终点走回家的那段路就成了一种煎熬。那会的92路还是两节的,为了等座位我们很老实大冷天的排队。自从知道公司上下班公交车票可以报销之后,普通车就拜拜了,我们坐空调车拉。8过总算体会到,为啥上海人上下班要花掉2、3个小时,实在是太大了。

我的边陲就到此为止,当然,也住过1个月的吴中路,当年的吴中路还很荒凉,现在已经成了富人区拉。
比起我,毛毛头的经历就比较丰富了,从北面的彭浦,到比SN地区还要南的三林,都住过。那才是苦日子呢,现在总算过来了。

July 23, 2004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和你在一起

从AMY妞妞那里偷来的创意

July 27, 2004

仲夏夜之梦

梦见我和小D又回到了楠溪江,冰凉的水,这块石头真好,可以搭帐篷。

为什么压缩后图的质量这么差:S

July 28, 2004

生日柚子

大四那年生日那天,阿芬说有我的电话,跑去接,盲音。
气咻咻地回到宿舍,看到这个骚包柚子。

July 29, 2004

一下子打死100个

我家闹灾没有蜂窝煤家闹得严重,但也来了百来个混帐家伙。
幸亏丹珠,否则敌人会更猖狂。
不知道怎么感谢,我们这些房客这次是要不要联合起来开个谢师宴呢?


July 31, 2004

真如海鲜城的情侣双拼

带毛毛头拜见了小风,丹珠众人。
席间小风和非非不断地敌进我退,敌退我进,互相试探诱惑威胁,颇为赏心悦目,增进食欲。适逢三文鱼-北极贝刺生情侣双拼上席,当即被评为当日人物版情侣双拼。
事情原由,非非说,我不能说;小风说,我也不能说。至于我们这些到最后也没弄明白的吃客们,我们不知道咋说。

买单后发现,大伙居然都住在上海西区,再一起涌起住在边陲的苍凉感。小风居然再一次刺激我们,以后要把腐败地点固定在铜川路,这不是要郁闷死我们吗:S
回去的路上,总结了一下当晚的美食,觉得,还是福州好啊。且不论那些街头排挡,即使如kidy说的“已经登堂入室的古田路破店”,也比上海人觉得划算的铜川路来的丰富实惠,但这里似乎已经是上海人民的最佳选择了?
既然下次还要来,那我还不如现在规划一下:如果要点上一席的话,必不可少的头道就是totozi也极为热衷的辣椒炒海瓜子,这道菜味道稍重,大概因为海瓜子体积太小,味道不足实在对不起进进出出琐碎工夫;然后就排名不分先后了,濑尿虾(白灼或椒盐俱佳)、蒜茸开边虾(这个虾大概是明虾,竹节虾之类的,我只会看,不会说,一定要清蒸出来,其味无穷)、加一点辣椒炒竹蛏或是原盅蒸蛏子、蚝仔煎(牡蛎加蛋加地瓜粉煎出来的)、炒油蛤(比普通的花蛤个大肉厚)、煎蟹(厦门风味,上海估计是吃不到的,花蟹一只切对半,加黄酒、葱姜、盐、味精等调料,在平锅上煎制十分钟就好拉)、鲟饭(也是蟹的一种,也米饭一起蒸熟)、淡菜冬瓜汤、牡蛎豆腐汤……当然鱼生北极贝情侣双拼也是要的,哎呀呀,最好配上冰冻的雪津纯生,那个爽啊~~~~哎,想家了,老妈,当初为什么我不常回家吃饭:S

关于 July 2004

此页面包含了在July 2004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June 2004

后一个存档 August 2004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