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ugust 2004 | (回到Blog入口) | October 2004 »

September 2004 归档

September 01, 2004

落雨天

这个星期心情浮躁,好不容易画点东西,却一点都没耐心深入

8过第一次用CORELDRAW画了矢量图,感觉很新鲜

September 03, 2004

N个SUDA

GZNET的像册满了,重新注册一个,迟迟没有邮件确认。
想起老早以前WEBSHOTS注册了一个,却想不起用户名和密码。
输入“SUDA”搜索,大开眼界————————



偶的车,车牌上写着--SUDAS:)好酷,偶喜欢


偶的沙滩,名字都叫“SUDA BEACH”,能不是偶的吗?


和偶同名的小姑娘,鼻子和嘴巴长得像偶,55,都是最不好看的部位:(

还有一堆男SUDA,女SUDA,NND,取个英文名都这么多人重,看来我是逃不过重名的命运,初中同年段就有3个,大学选修课上也有,还好工作后大家互相回避,看来偶们都还是比较知情识趣的:D

不知道为什么图片显示不出来,点击小图标右键属性粘贴到新一页上都可以看,难道是原图太大,哼,WEBSHOTS不0不0,我决定也放弃了的说有兴趣的同学就这么看吧,懒惰的同学就想象吧,能想多美想多美:D

September 11, 2004

九月的天空下

转眼9月就过掉三分之一,秋天就这么不请自来了,虽然,已经过了立秋,可是,我还有一件新买的吊带没有穿过,这一放,就要放过年了:S
这个星期,开始了久违的学生生活,每天骑车上下课,感觉很纯粹,开心。
2号拍的几张照片,一直没空找时间安顿,现在安了家,天空却阴霾下来。
有着高远澄碧天空的秋天是可爱的,雨水,快点过去吧。

September 20, 2004

一个人的杭州

刚来的时候,感觉特别强烈.
尤其是还没找到住处,暂住在青年旅社的时候.
旅游的时候,觉得青年旅社像家;
但过渡的时候,旅社总是让人思家.
还好,这样的日子只有3天.

another laputa

周末和毛毛头夜里围湖散步,突然看到一片灯火的葛岭,惊得停住了.
山下一派歌舞升平,山上却是晶莹剔透的一片清辉.
难以描述……

September 21, 2004

blowing in the wind

阴雨天已经持续了2个星期了,太久太久了:(
快点出太阳吧,秋天,露出你爽朗的模样吧:)

September 22, 2004

心诚则灵

昨天凄风惨雨,温度骤减,我在我的小屋里多哆梭梭,发出最后的呐喊,结果

September 23, 2004

听贾樟柯说事

下午去美院听了贾樟柯的讲座.
其实以前我对他的认识仅限于<站台>,在家里看的DVD,没啥特别的感觉,当时的感觉是和我没啥关系那种,对大家那么喜欢他有点糊涂.
今天就是怀着这种心情去的,而且,一部分也是,好久没在大学里听讲座了,当年就没怎么听过,说实话,大学四年,我就没享受过学习的乐趣,光顾着偷懒了.
贾樟柯是意料外的小个子,坐在台上,身体前倾,双手藏在报告桌的下面,我猜想是握着插在膝盖中间,不像一些大牌,要不双肘支着桌面,要不大大咧咧地往后一靠,就冲这个,我开始喜欢上他了.
先是看片,看了<小武>和<公共场所>.也许是剧场比较让人静下心来,我觉得<小武>拍得真有趣啊,<公共场所>比较闷,但也有几个有意思的镜头.
影评我不擅长,也不是今天的重点,重点是听贾樟柯说他自己的故事,结果他没让大家失望.
----关于小武中的演员,全都是贾樟柯的亲戚朋友,演起来真的非常真实,小武的爸爸,是贾樟柯在村子里发现的,一开始老人电视看多了,演起来特别模式化,后来贾樟柯就用更夸张的方式示范给他看,老人一看就说了,不对,生活里不是这样了,贾樟柯说,好,你就这么演吧,结果老人演得特别放松,很多台词都是自己蹦出来的.7月和NG的摄影师拍广告时,到中山公园拍老年人跳舞,对着镜头,一开始大家都很拘谨,但当大家放松下来时,都非常地出彩,每个人真的都是一个宝藏.
----关于其他电影人对他的影响--陈凯歌的<黄土地>让他爱上电影,侯孝贤的<风柜里来的人>让他对每个人的生活发生尊敬,小津启示他不断发掘电影之美.说到<风柜里来的人>,贾樟柯说他当时看了就觉得,看那些渔民怎么就像是看他从小长大的哥们,每个人,不论贫富贵贱,都有他自己的故事,都值得尊敬.
好的作品,会让你有拉近感,发现你生活中的某些原型,这是我的理解.小武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他让我想起有几个小时候的玩伴,如今我已经觉得不会再和我的生活有交集,但他们不会因此没有感情和知觉,他们的生活依然在继续,在上演着自己的故事;有些亲戚,在从事着辛苦而报酬低微的工作,我对他们没有义务,也缺少关心,但他们有自己的喜怒哀乐,甚至更鲜活.当我们在自己制造的泥沼里打转时,别人的际遇是开眼良药.
----关于他的作品在国外电影节"落败",贾樟柯不认同这个说法.艺术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是不可量化的.就这一点而言,我相信大部分从事创作的朋友都会很认同,而且作为捍卫自己信心和理想的工具.有一个学生希望贾做一个现场调查,大家举手表决自己是否看懂了贾的电影,贾樟柯有礼貌而坚决的拒绝了,他认为自己不需要,因为他实际上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这就够了.
----关于谁来拍电影,贾樟柯举了个很有趣的例子,当初他原来是学画的,后来决定读电影了打电话回家,老爸就说了句"是吗"就把电话挂了,结果,第2天,老人家就赶到太原来了,原来老爸以为他想当明星呢,知道了贾樟柯要当导演,老爸说"导演是你能当的吗?",贾樟柯说老爸,那导演都是什么人呢,老爸也说不上.时至今日,拍电影已经不是特权,干好干坏是一回事,但拍不拍是大家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句又是我心里加上的)贾樟柯总结目前的导演有两种人,一种是正宗科班出身的,一种是天才.听了我就很狭隘地引申到画画上,如果两者都挨不上,比如我会是怎么样的一条路呢,呵呵,转牛角尖了又,得失心太重,不好.
----关于电影的讲述,解释了现在惯用的长镜头,也算是一种刻意,产生距离感和真实感,让观众自己得出观念,而不是施加.小武没有美化生活,但很打动人;这一点上,我想到田壮壮的<茶马古道>,我觉得它最失败的是它想用采访的方式真实地反映茶马古道上的人的生活,但当人们不说话时,一种刻意的美感就漂浮出来,这种美感是我作为一个旅游者时感受过的,但当我希望深入的时候,也看到同样的东西就会觉得很失望.
贾樟柯说,他宁愿拍人不说话,他更愿意展现那种状态,而不是解释动机和说教.因为他自己就是个"赖赖的"(怎么说的我忘了,反正就是这种感觉,:D)人,好象"什么都知道",但"什么也都不知道",人的生活态度决定他做事的方式,的确如此.
反思我的画,基本上展示的也都是想象中生活美的东西,我是不是也在刻意美化,这种甜腻的东西是否很肤浅.但正如贾樟柯说的,态度决定方式,这是我目前的生活态度,我只能忠实于我的感觉.
还有很多好玩的东西,我久未操练的脑袋都没记下来,就这些吧,还是很有收获的,毕竟艺术都是相通的.
还有,羡慕现在的大学生,有那么优越的学习环境,想当年……算了,把握现在才是关键呢.

September 25, 2004

星星和蒲公英

小金莹推荐了金子美玲的童诗的台湾译本给我看,很是喜欢,尤其是《星星和蒲公英》

在蓝天深处
就像在海底的小石子
日间的星星,沉落着等待夜晚的来临
在我们眼里是看不见的

虽然我们看不见,但他们存在着
有些事物看不见,但存在着

枯萎散落的蒲公英
静静地藏在屋瓦的缝隙里
它坚强的牙根,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在我们眼里是看不见的

虽然我们看不见,但他们存在着
有些事物看不见,但存在着

很单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在网上查了一下,蒲公英的英文名是dandelion,田村正和在《美人》第10集里从自己的小花园里摘了蒲公英,送给住院的常盘贵子,并讲述了一个忧伤的印地安故事向她告别
--輕柔南風在草原裡邂逅一位黃頭髮的少女,因一見鍾情,所以南風每天只想和少女見面,但是一天早晨,如往常一樣要去見那位少女時,在那裡看到了判若二人的身影,北風殘酷無比的對著她,使她變成如同老太婆般的身影,帶著灰色的綿帽出現的哀傷少女,白髮被吹的遠處散播,此後當季節轉變後又再度的能見到其他黃頭髮的少女,但最初見到的少女,卻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眼前,輕柔南風又再度陷入孤獨之中,每天沈浸在回憶她的日子裡~~
这一集里蒲公英的花语是“我會在遠方祝你幸福”,8过故事和花语好象都是编剧自己编出来的,而且,田村正和送给常盘贵子的也是西洋蒲公英,金黄色的狮子头,不是我们常见的白色蒲公英:)

秋天的树叶儿

下了课带了MP3,书和相机到美院的大草坪.
第一次坐,又厚又软的草,舒服地不得了.
只是,小蚂蚁老往身上爬,爬就爬吧,弄得我到处痒痒地,坐不住了.
秋天4点钟的阳光,真美.

天然的叶脉标本,小学的时候还做过呢,新鲜的叶片,泡在什么药水里,还是这样好,让它自己老去,还老得这么漂亮

坚硬的角质感觉,坠落了仍然保持尊严

灰色的,黄色的,泛着银光,我想起白城的沙滩了,只是那里没有梧桐树

红色的小船,在绿色的大海上

本来只是锁定那只蜘蛛,结果多了一只小虫,你们都喜欢上镜头吗?

September 26, 2004

西湖以南,钱塘以北

今天从九溪走到虎跑,指示牌上的路程说明是90分钟,我们走走停停又沿公路走到满觉陇大概用了3个小时.
九溪烟树不到的地方有个野炊区,希望有机会来烧烤:D
九溪和虎跑之间有个贵人阁,算是一路上的最高点,西湖、钱塘和附近的山峦尽收眼底,和在西湖边漫步的感觉大不相同,非常爽,可惜今天空气质量太低,远处灰蒙蒙的。
在贵人阁听一老伯谈论地理人文,甚是有趣。老伯算出今年看钱塘大潮的最佳日期是十月一号左右,海宁肯定是最好的地方,萧山的美人坝也不错。可惜那时候我已经不在杭州了:(
2点钟又去江南驿吃了饭,板栗烧鸡、泡椒卷心菜,真是好吃;饭后赖了2个小时,又去看桂花,已经谢得差不多了,看来我上周和毛毛头看得正是时候?


九溪


要是空气干净会很好看的西湖


虎跑的银杏叶还绿着呢

September 27, 2004

意外发现新希望

结果却让人更失望:(

September 28, 2004

选择

当一扇门向你打开的时候
你是否要为另一扇尚未打开的门等待

秋天的花儿叶儿们

还是在国美的草地上,发现我还是不太会摆弄微距:(


小小的花儿,瘦胳膊瘦腿的,在风里单薄得让人心疼


应该是蒲公英吧,我真喜欢她


她们也爱热闹,凑在一起叽咋个什么呢


满陇桂雨的桂花都没味儿了,这里的还香得呢


什么时候香味散尽,什么时候就优美地落在草尖儿上


陪伴她的玉兰叶子,闪着黄金般的光泽


万物开始凋落的季节,也有新芽萌发


更有红亮的果实,沉甸甸的


所有的生命,都笼罩在夕阳温柔的光线里

关于 September 2004

此页面包含了在September 2004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August 2004

后一个存档 October 2004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