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ember 2004 | (回到Blog入口) | January 2005 »

December 2004 归档

December 09, 2004

小夜曲

月光下的银杏:D
这副比较偷懒:)

December 15, 2004

野蔷薇

kidy说你干吗不把文章贴出来,那我就贴了:D

野 蔷 薇
小川未明
很久以前,有一个大国,它和一个比它小的王国紧挨着。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国家都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和睦相处着。
在离国都很远的国境线上,有一块确定边界的石碑,两国都只派了一名士兵驻守。大国派的是个老兵,小国派来的是个年轻人。每天,两人一左一右地站在石碑旁,周围是安静极了的群山。
刚开始,他们俩还不怎么熟悉,不知道对方是敌人还是朋友,所以一直都没怎么说过话。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一老一少竟成了好朋友。这也许是因为,在这里,他们再没有其他可以说话的人了,还有就是春天的阳光总是和煦地照在头顶上。

在这条国境线上,生长着一株野蔷薇。没有人栽它,也没有人照料它,蔷薇依然枝繁叶茂。在花开的日子里,蜜蜂们早早就聚到这里,那些振动翅膀发出的嗡嗡声,一直传进还没起床的两个人的耳朵里,好像在说:“喂,快起床了,你看蜜蜂都来了。”他们俩不约而同地起了床,走到外面一看:啊,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这会儿正神采奕奕地在树梢顶上闪着光呢。两人又都来到岩石边,想接缝里流出来的山泉漱口。就这样,在洗脸的时候,他们头一回聊起天来。
“啊,您早,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是啊,真是个好天气。天气一好,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了啊。”
他们就这么一边说着话,一边抬头看周围的景色。虽然是每天都能看见的风景,但是只要一抬头,总能从里面看到昨天所没有的新鲜感。
两个士兵就这样成为了朋友。
年轻人最初不会下象棋,自从跟着老人学了一阵子,只要天气和暖,他们便会坐下来,对战起来。
开始的时候,老人的棋术强得多,所以总是让着青年;到了后来,即使按照规矩下,有时老人也会被击败了。
青年和老人都是很好的人,正直、亲切。虽然在下棋的时候,大家都是拼着命想打败对方,但是在心里,两人却是友爱得很。
有时候,老人下着下着就会大笑起来:“看来我是要被打败了。嗯,老是这么躲来躲去的,还真是教人受不了啊!要这是在战场上,该怎么办呀?”
青年正在兴头上,眼看就要赢了,所以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眼睛放光,直追对方的老帅。
那些小鸟凑热闹似的在树梢上唱起歌来,野蔷薇一阵一阵地散发着醉人的清香……
但是,那个地方也有冬天。当天气变得寒冷起来,老人开始思念自己的家乡了,开始想儿子,还有可爱的小孙子了。
“真想请假回去看看啊!”他叹着气说。
“可是,”青年说,“如果你走了,就一定有个不认识的人来代替。万一,那是个充满戒心,总想着对面就是敌人的士兵,可就难办了。请您多留些日子吧。您看,春天马上就要来了。”
冬天很快就过去了,又到了春天。可是,这两个国家为了争夺利益开始了战争,眼看着两个每天生活在一起的好朋友就要变成敌人。这真是难以想像的事啊。
老人说:“从今天起,你和我就要变成敌人了。我虽然很老,但至少还是个少佐。如果你把我抓去,一定可以立功的。”
听到这样的话,青年一愣:“您在说什么啊?我跟您怎么会是敌人呢?我的敌人应该是别人。现在战争正在北方进行,我要到那里去参战了。”
说完这些,青年就走了。
国境线上,只剩下孤零零的老人。他茫然地打发日子。野蔷薇开了,蜜蜂从日出到日落,成群地飞舞。战争正在很远的地方进行着,即使老人竖起了耳朵去听,张大了眼睛看,也没办法听到一丝枪炮的声音,或者看到一缕黑色的硝烟。
老人担心着青年的安危,日子就这么一天天地过去了。
一天,这里来了一个过路的人。
老人问起战争的情况。那个人说,小国被打败了,死了很多士兵,战争结束了。
“青年难道也……”老人放心不下,垂头丧气地往石碑座上一靠,迷迷糊糊地打起盹来。恍忽中,他觉得从远方来了很多人,定睛一瞧,是一支军队,而且骑着马指挥的,正是那个青年。这支军队非常肃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当他们经过的时候,青年默默地向老人敬了一个礼,还俯身嗅了嗅野蔷薇花。



老人刚想说什么,却一下子就醒了。打那以后,过了一个多月,野蔷薇就枯死了。
后来,就在这年的秋天,老人也请假回南方去了。

December 16, 2004

在爱的星空下

哗,我也知道这个名字很俗,但懒得动脑筋了,实际上,12月以来我们班继章鱼顺同学步入婚姻殿堂之后,女蜡笔小星OO同学和名摄影家PP同学也即将进入幸福的围城.
苏打同学被邀请给他们画请柬,真是受宠若惊呀.
三个晚上的工作后惭愧地发现,学艺不精啊,8过为幸福的人效劳感觉也是很幸福的哦:)
鉴于本班上海同学里没有知道本人的博的,就斗胆先拿来秀一秀吧

看着很眼熟吧,是的,应OO同学对凡高同学的热爱,让他们也晒一晒凡高的月华星光:D


当然他们不是摆西式的,8过OO同学的理想是去希腊度蜜月哦,浪漫的人,有创意的人,做文案的人哦,就是不一样

这个就是OO和PP拉,8过不是写实版,想象一下吧,像蜡笔小新一样kawaii的OO和又高又帅的摄影师PP*_*,他们要结婚拉!!!!!!

意外发现这里还有OO的朋友来访,朋友们,请在心里为他们祝福吧,至于这几个画面,就先藏在心里吧,毕竟WEDDING还未进行,要有神秘感,啊,该死,我是泄密的最大源头呢:(

December 23, 2004

美丽新世界

画背景画死我了,画素描的时候最怕就是布纹了,结果是缩成这么小还勉……强……,一放大就惨不忍睹,基本功啊,还是灰常灰常重要的:(
最后还是把那个LOGO放在男孩衣服上的,一开始画就是想画给微笑的,算是点一下题吧,现在好象又太隐晦了,真是为难啊.


December 29, 2004

梦幻小镇

同样是圣诞节,有人在西湖边放烟火,有人在家里炮制梦幻小屋。
知道有一对姐妹吗,从5年前,每年的圣诞都给自己创造一个绝无仅有的主题乐园,从图纸,到施工,一手包办,每天都给自己,给朋友们一个最美丽的世界。而今年,她们的主题是可以吃下去的童话小镇:)
对拉,他们就是藤子不三雌中的啊泰和大毛拉。
啊泰,大毛,你们一定要把这个传统保持下去呀:)

December 31, 2004

2004年的第一场雪

昨天,下雪了,完全没有想到的下法,一开始是雨夹着,星星点点的,后来,就漫天飞舞起来,当然不是鹅毛大的,是小小的蒲公英花骨朵般的小雪花,一片屋顶开始泛白,然后,又一片,又一片。
在MSN上告诉林虹,我们这两个没见识的南方人,都是第一次看到下雪,兴奋地不得了当然去年那次也见到了,但几乎没有积雪;天目山见到白雪了,却错过下雪辰光。
阳台的窗子外面也落了一层雪,得使劲才能把窗子推开,想起了第2次户外露营的时候,清凉峰顶上,一觉醒来,帐篷的拉练被冰封住了,要男生拿登山棒一阵猛敲才能打开。
想拍一些雪景下来,不过周围实在没什么风景,技术又不佳,只好作罢。还是小满 的几张雪比较有趣。
天黑下来了,草地上的一层雪在路灯下,显得特别安详,像是梦境一般。要是这一场雪早两天来,比如早上6天,大家会多么兴奋啊,可是今天,许多人只能是上班间隙抽空看看天空,连感叹都来不及发出一个。
毛毛头回家的时候拦了半个小时的车,好不容易坐上了大桥结冰了不能走,隧道里又堵车了,回到家一肚子气。我借着读书在家,真是占了便宜。

今天出太阳了,这会雪还没化,真好。
是个好兆头吧,希望,大家新年里都好:)

关于 December 2004

此页面包含了在December 2004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November 2004

后一个存档 January 2005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