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ober 2005 | (回到Blog入口) | December 2005 »

November 2005 归档

November 01, 2005

离今年结束还有60天了

给杂志画的插图,发现自己画线稿超级没有耐心,一定要好好改正。
接下来60天,每天都要手绘,彩铅或水彩。

我又在喊口号了,我要做个少说多做的人:(

November 02, 2005

北疆行--白哈巴

我在下午4点金色的阳光里走进白哈巴村。
队伍已经走散了,我一个人走在金黄色的白桦大道上。一辆巨酷无比的黑色摩托从我身边驶过,后架上有两个行李箱。也是个自驾的,帅哥戴着墨镜,看不清长相,可惜他已经出村了,不同方向。
我真喜欢这里。有很多人说,白哈巴和禾木差不多。其实两个地方真的很不一样,最明显的一点,禾木村子里一棵树也没有,除了木屋就是木屋,白桦全在村外头;白哈巴村子到处是树,每家都有个大院子,树木垂阴,然而又那么阳光明媚。说起来,禾木除了禾木河一带美得动人,村子里实在是有点简陋的;而白哈巴给人感觉充满了生气,每一个细节都那么耐看。


头顶长草的小木屋:)

>
白桦树投下的班驳光影

>
玩耍的儿童

>
休闲的妇人

在团结招待所找到了其他3个同伴,住下。在金色的阳光下吃了迟到的午饭,红烧茄子,辣椒炒羊肉,番茄炒蛋。炒蛋非常奇妙地呈现出又薄又长的果皮状,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饭后去看jenny住的旅馆,她一个人蹦蹦跳跳到村里,遇见马夫,就被带到马夫熟人家。这户人家坐落在村子另一条主干道上,金色的白桦长得遮天庇日,在路上投下班驳的光影。如果说团结招待所门口的大道两边都是游客接待站的话,这条大道两边都是村里的原住民。有点后悔当时没有跟过来,这里真是清净。屋子里有沙发,毯子,最重要的是有家的感觉。


November 03, 2005

我的新宠

徐家汇地摊上买的,18块2个。

November 05, 2005

收获

我终于发现了这首歌词,每次听我都支楞着耳朵,但还是有一些单词飘忽开去,终于找全了,贴出来备份:


Bird : Lady?
Lady : Yes Bird?
Bird : It's cold
Lady : I know
Lady : Bird... I cannot see a thing
Bird : It's all in your mind
Lady : I'm worried
Bird : No one will come to see us
Lady : Maybe they come but we just don't see them
What do you see?
Bird : I see what's outside
Lady : And what exactly is outside?
Bird : It's grown-ups
Lady : Well maybe if we scream they can hear us
Bird : Yeah, maybe we should try to scream
Lady : Ok, Bird
Lady & Bird : Heeeelp, Heeeelp
Can you hear us now ?
Hello !
Help !
Hello it's me
Hey
Can you see
Can you see me
I'm here
Nana come and take us
Hello
Are you there
Hello
Lady : I don't think they can hear us
Bird : I can hear you lady
Bird : Do you want to come with me lady
Lady : Will you be nice to me Bird
Lady : You're always be nice to me because you're my friend
Bird : I try but sometimes I make mistakes
Lady : Nana says we all make mistakes
Bird : Maybe we should scream more
Lady : Yes, Bird let's scream more
Lady & Bird : Help ! Help us ! Come on ! Help
Hello !
Help
Hello !
We're lost
Lady : I think they cannot see us
Bird : Nobody likes us
Lady : But they all seem so big
Bird : Maybe we should just jump
Lady : What if we fall from the bridge and then nobody can catch us
Bird : I don't know let's just see what happens
Lady : Okay
Bird : Come with me
Lady : Shall we do it together
Bird : Yeah
Lady & Bird : 1 2 3....Aaaaaaah
Bird : Lady?
Lady : Yes Bird
Bird : It's cold
Lady : I know
Lady : Bird...I cannot see a thing
Bird : It's all in your mind



Bird : Lady?
Lady : Yes Bird
Bird : It's cold
Lady : I know
Lady : Bird...I cannot see a thing
Bird : It's all in your mind

感谢偶然中发现的贴出歌词田夫司机

还有,激动地发现了 偶像聂峻的博,虽然偶像好象很忙,帖子有一半是《不想长大》的图,但还是很好很好。


November 06, 2005

涂鸦周五的夜晚

illustrationfriday的命题作业“night"

November 07, 2005

熊宝宝

彩铅练习

November 14, 2005

the garden of wishes

实际上,有点过期了:)
但快乐的愿望永远不会过期:D

送给小金莹,one of wishes in the garden

秋天的果实

榛 果

榛果山上
拾榛果,
放在帽子里,
放在围裙里,
下山吧,
帽子碍事怎么办?
害怕滑倒怎么办?
榛果扔掉啦,
帽子戴头上。
来到山脚下
野花正开放,
采花吧,
围裙碍事怎么办?
没办法
只好把榛果全扔啦。

原题音译的话是“咚咕哩”。 直译是“橡栗”。

“橡”是壳斗科栎属树种的通称。橡栗也泛指各种栎木的坚果。

橡栗这个词让我想起“冬日则食橡栗”,想起荒年的橡子粉,所以我特意把“咚咕哩”翻译成了“榛果”。不能说是准确的翻译,但至少榛果巧克力的包装纸上画的正是“咚咕哩”。

日本儿歌里,“咚咕哩”是经常出现的题材。对孩子们来说,拾“咚咕哩”是秋天的一大乐趣。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附近的山上有很多麻栎树。男孩子们等不及果子成熟,就大把地采来作子弹互相打着玩。果子还是绿的,却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我在校园里被“流弹”击中过,那种生疼的感觉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而作子弹的果子叫什么名字却忘了。我想一定有个可以跟“咚咕哩”相衬的叫法,如果得想起来,我一定用它来代替“榛果”。


邻居的杏树

花儿开我全看到了,
也有雨天,也有月夜。

花谢时纷纷飘过院墙
也飘进了我家的浴盆。

叶下结了小果实的时候
大伙儿都把它忘了。

果子熟得红艳艳的时候
我已经等了好久。

就这样我得到的是
两颗杏子。

水和风还有娃娃

在天和地之间
轱辘轱辘
转圈圈的是谁呀?
是水。

绕着全世界
轱辘轱辘
转圈圈的是谁呀?
是风。

围着柿子树
轱辘轱辘
转圈圈的是谁呀?

是想吃柿子的娃娃呀。

柿树从中国传到日本的时间可以上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奈良时代。柿子有涩柿和甜柿之分。日本培育出甜柿是十三世纪以后的事。十六世纪葡萄牙人把日本的柿树作为“东洋的苹果”引进欧洲。柿的学名kaki 即是日语中“柿”的音译。

在没有蔗糖的年代。柿子的甘甜可以说是无可替代的美味。满树的柿子,在嗜甜食的小娃娃看来,可不就是满树的诱惑?

现在蔗糖普及,柿子也身价大跌。常常看到枝头果实累累却没有人采摘,就那样任它们烂熟落地,总觉得可惜。

我的故乡云南也产柿子,称为“四花”。很小的时候就会念一首顺口溜:老奶奶,吃四花,吃得满嘴稀里哗……爱吃柿子,多半是因为怀念那段无忧无虑时光。如此怀旧,只怕顺口溜描述的情形成为现实的速度会加快。

——围着童年,轱辘轱辘转圈圈的是谁呀?是你的年轮呀。


作者:金子美玲
翻译、说明:草草

草草这次的稿子写得非常之温厚可亲,喜欢的不得了,就把它转过来了。尤其是柿子那篇,今年秋天苏打吃过了盆柿、冰糖柿、陕西大红柿、福建甜脆柿,每次吃的时候都有非常非常幸福的感觉,感谢草草给了一次让苏打表达幸福的滋味的机会。真希望这个柿子的季节不要太快过去啊。

November 17, 2005

几首童诗的配图

童诗4
陈黎 著 张芬龄 英译
1、
眼泪像珍珠,不,像泪像
  银币,不,眼泪像
  松落后还要缝回去的钮扣。
  
  Tears are like pearls;no,tears are like
  silver coins;no,tears are like
  loosened buttons to be sewed back.



2、
每一条街是一条口香糖,
  反复咀嚼,但
  不要一次吃光。
  
  Every street is a stick of chewing gum:
  chew it repeatedly,but
  don’t eat it up at a mouthful.

3、
除了床,我们还能选择
  什么样的潜水艇,
  自现实的大海潜入梦境?
  
  Aside from the bed,what other submarines
  can we choose
  to dive from the ocean of reality into the dream?

4、
天空用海漱口,吐出白日的
  云朵;夜用星漱口,
  吐出你家门前的萤火虫。
  
  The sky gargles with the ocean,spits out the day’s
  clouds;the night gargles with stars,
  spits out the glowworms that fly before your doorway.


《雪》 作者:漪然

为了给孩子们做件冬衣,
大地连夜,
赶织了一匹白绸。
花儿、小树,还有房屋,
清晨惊讶地发现:
自己有了一件洁白的新衣。

江 雪 (唐) 柳宗元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Snow(佚名) 雪花

Snow, snow, 雪花,雪花,
White and cold. 又洁白又冰冷,
Snow, snow, 雪花,雪花,
Come and go. 飘来了又走了,
---Oh, snow! 哦,雪花呀,
Where do you go ? 你到哪里去?
---I don't know, I don't know.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Where I go. 我要到哪里去。

November 18, 2005

流水4

1、
先转贴两张令人惊艳的图片

说“居然”是6岁孩子的作品有点矫情,其实只有孩子才有这么恣意的笔触和造型。在我最近构思一个儿童画风格页面几乎想得窒息仍得不出满意的效果时,这么清新的图片几乎有点让人绝望。作者是kim的女儿,而kim则是一个天才的童趣画家。
6岁的时候,我好象画过一幅跳芭蕾舞的女孩。妈妈和我拿她去报名少年宫美术班,老师看着一言不发,好象。然后我就没有去了。上小学以后,我经常沉默地在课本边角上画宫装美女。画美女是妈妈教的,她喜欢画一个圆鼓鼓的脸庞。上初中的时候,美术老师叫大卫,和那个著名的雕像一个名字。老师让我参加暑假素描班,我去了,但委实没趣。后来我就保送了,后来就不太画了。
孩子都是需要鼓励和肯定的吧。他们是生命力旺盛的小树,给一点阳光,就可以开放出满树的小花。他们知道吗,每次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心里都堆满了嫉妒,满得要溢出来了。

2、
上周日跳完第2节踢踏舞课后,我对自己说,我要每天写博了,把每天的快乐记下来,要不那些快乐的片刻是很容易消失在时间里的。但直到今天我才开始写,我的博沦落为作品夹已经很久了。
我终于穿上舞鞋跳舞了,脚尖、脚跟、点、踏,蹭,发出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我的动作还很僵硬和笨拙,但我决定不在心里嘲笑别人了。有一次我看到salsa班上的学生扭动胯部的动作,觉得真是太可怕了。我决定以后再也不这么想了。
上课时的配乐是海上钢琴师里1900和爵士大师比赛中的某一曲好象,但我在OST里没找到,那张碟也不见了。
我的2006年年度计划之一我已经想好了,就是能流畅地跳上一段。google时看到,有些老爷爷老奶奶居然是踢踏舞高手。我希望,我是老奶奶的时候,我也会是一个很酷的高手。

3、
悠长假期是我永恒的解药,尽管它的疗效很短暂。

4、
最后的8卦,昨天去立秋家吃大闸蟹,余兴节目居然是----观浴!!
对面顶楼人家的淋浴间居然就在磨沙玻璃窗后,我们5个人张目结舌地看着两个人互相搓背并为时甚久。当然我们并不是一直盯着看的:D不时把自己委琐的目光飘过去,啊,怎么还没结束!结论1:显然不是新婚,因为除了搓背没有其他不宜镜头;结论2: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会被人看到,也许是故意的?(典型的内心歉疚找借口啊)

November 19, 2005

元旦计划

12月24日 周六
9:07上海站出发

12月25日 周日
15:37 到达哈尔滨
去火车站买去海林的火车票,再前往中央大街购买所需御寒装备,游览索菲亚大教堂

12月26日 周一
6:39有一班从哈尔滨到牡丹江的火车,就坐这班。
11:30左右到海林。从海林到长汀的夏利车大概1个半小时。从长汀转到雪乡的大巴(最晚16:50),晚上住雪乡

12月27日 周二
早上去参观国家级雪上训练基地“八一”滑雪场和雪乡的美景,下午去双峰滑雪场滑雪,这里适合初学者,费用也比亚布力便宜很多,住雪乡

12月28日 周三
雪乡-长汀-牡丹江
早上雪乡半日游,中午12:10乘林场班车到长汀,在乘3:30班车前往牡丹江。游玩牡丹江的雪堡,规模很大,有雪雕和冰雕,无论规模还是雕刻的精美程度都比哈的冰雪大世界好,而且价格便宜。住牡丹江

12月29日 周四
牡丹江-敦化-二道白河
早上6:20牡丹江-敦化, 12:00敦化-二道白河, 夜宿二道白河

12月30日 周五
包车上长白山,游览地下森林、瀑布,天池,欣赏冰日长白山的银妆素裹,万里冰封。夜宿二道白河


12月31日 周六
二道白河-敦化-长春,住长春

1月1日 周日
长春半日游 15:15火车K58

1月2日 周一
19:12回到上海

全程费用2500以内吧

资料备份:
雪乡踏雪攻略(转贴自新浪驴坛)

一.地理位置:

雪乡又名双峰林场或双峰雪乡,位于黑龙江省海林市长汀镇秃顶子山西南侧,距长汀镇有102公里。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和来自日本海的暖湿气流在这里交汇,受山区小气候影响,形成丰沛的降雪,每年秋冬开始,就风雪涌山,积雪深达1-2米,雪期也长达7个月,是全国降雪量最大的地区之一,号称“中国雪乡”。
雪乡的皑皑白雪随物具形,堆积成一个个千姿百态蘑菇状的雪堆,与典型的东北民居在一起,相得益彰。雪乡还别称童话世界,是摄影爱好者及旅行者在东北冬季观拍雪景的胜地。
  雪乡所在的大海林林业局双峰林场,村子很小,也就几十户人家,主要是以前的林业工人及家属。沈阳军区的八一滑雪场在村子南3.5公里,有公路相通,不对外开放,徒步要两个多小时。
雪乡的入口处有一售票亭,每人收取30元门票费。

二.交通:

国内各地的朋友一般是在海林市或牡丹江市下火车,转乘公交车到长汀镇,再由长汀镇转乘公交车到到双峰,即可到达雪乡。

去:K265次空调特快北京-牡丹江,发车时间14:10,到达时间11:28, 全程需时21时18分,距离1637, 中铺342元.
T71次空调特快(北京—哈尔滨,发车时间17:30,到达时间6:19,距离1412,全程需时12时49分,中铺307元;   T17次空调特快(北京—哈尔滨),发车时间18:20,到达时间6:49,距离1412,全程需时12时29分,中铺307元;
K631次特快(哈尔滨东-牡丹江) 哈尔滨8:54/9:40 发车,15:10到达牡丹江,林海不停,行程5时4分 ,座30-48元,卧铺67元;
K479次空调快速(哈尔滨东—牡丹江),距离314,发车时间7:26/8:00,到达时间13:03,全程需时5时37分,座46元,海林到站12:36,距离292;    

回:K266次空调特快牡丹江-北京,发车时间 12:41,到达时间 10:49.行程22时8分 ,上卧铺331元;
T72次空调特快(北京—哈尔滨,发车时间17:11,到达时间6:00,距离1412,全程需时12时49分,中铺307元;   T18次空调特快(北京—哈尔滨),发车时间20:32,到达时间9:01,距离1412,全程需时12时29分,中铺307元;
K266次空调快速(牡丹江—北京),发车时间12:41,18:26到达哈尔滨,座51元;    
1452/1449次空调普快(牡丹江—济南),发车时间13:13,19:01到达哈尔滨,座47元;
K480次空调快速(牡丹江—哈尔滨东), 发车时间14:18,19:16/19:56到达哈尔滨,座51元;
K632次快速(牡丹江—哈尔滨东), 发车时间15:15,20:58到达哈尔滨,座40元;
走高速公路哈尔滨-牡丹江市的大巴士,票价为54-80元/人,时间为4小时左右。
另外哈尔滨-长汀之间也有直达公交车,54-60元/人,行车4个多小时。

若乘公交车海林-长汀镇,7元/人,行车1.5-2小时,乘公交车牡丹江-镇,10元/人,行车2-2.5个小时,每天有多班车次;乘公交车长汀-双峰,14元/人,公交车行车3个多小时,每天有两班车次(6:30,13:30);
若乘夏利出租车海林-长汀镇,60-120元/车(一车四人,根据节日情况不同),行车1小时左右,牡丹江-长汀镇,120-240元/车,海林-双峰,150-400元/车,海林火车站广场上停着许多跑长汀的夏利,凑够四个人就走。注意在出长汀镇去双峰的路上,有客运检查站,对外地运客的车辆收费,至少30元。
若乘车在11点前赶到海林火车站,赶11点08分开往哈尔滨方向的2052次火车(牡丹江-大连),16点多即可到达哈市,错过这班,最早要18点多才能到了。

三.食宿:

雪乡里主要住宿在林场工人家,睡火炕,室外厕所,住宿15-30元/人,吃饭另算;
林场办的招待所、周大姐家(0453-7410798),睡火炕和床,室内卫生间,住宿30元/人,雪乡宾馆,六人间,管道暖气,室内卫生间,住宿一层40元/人,二层50元/人,有食堂点菜,吃饭另算;
要体味东北老乡的生活,当然是住林场工人家里,睡火炕。一般家里有空房间的,都会接待,屋里用火炕火墙取暖。在旅游季节,老乡家里会备很多蔬菜,肉类,可以包伙食20元/天,也可以另外点菜,如:地
三鲜,酸菜炖粉条,炒野菜,猪血肠,豆腐蘑菇等、牛肉炖萝卜等东北地方特色菜。
双峰林场每家门前挂有“林场工人之家XXX号”门牌的人家都可以接待游客食宿。

在长汀可以住雪乡宾馆,标准间120元,5元洗桑那,也有其他住宿的地方。

四、衣着:

雪乡气候寒冷,冬季气温一般在摄氏零下20-30度,所以衣物要带足,羽绒衣裤,保暖内衣,能包住耳朵的帽子,口罩,厚棉靴,厚棉手套,有个雪套/护腿套在腿上能防止雪灌入鞋里,在雪地里行走方便。
在室外切记不要直接用手触摸金属物品,要戴手套,防止手冻伤。

五、其它提示:

在寒冷的气温下摄影,尤其要注意摄影器材的选择与保暖。电子相机很容易失灵,需要换上机械相机。
当然镜间快门的相机也会被冻得快门无法开启,金属变焦镜头也会被冻得马达无法变焦。需要自带备用相机;工程塑料壳的电子相机比较抗冻,用锂电池,能经受住严寒的考验,如:我用的佳能EOS5机身,24-85变焦镜头;
有的影友手很巧,自己制作照相机小棉袄,有的怀揣电池随时准备更换;
在机械相机上片时,胶卷很脆,非常容易在卷片时断裂;
摄影人在摸金属相机和三角架时,需要戴手套,防止手沾在金属上冻伤;

在雪乡不好爬山,雪太厚,走下路基或山坡都有50-100公分深的雪,随便一脚下去,雪没大腿,两腿行进困难,需要四肢并用,爬过来实在太难,爬一步滑三步,山上的雪也很深,基本过膝,上不去,只好望山兴叹了。
在雪乡里有一个私人承包的小型滑雪场,雪道管理差,安全及医护没有保障,人多时秩序混乱,滑雪可以讲价,人不多时,50元/半天。

纠正以前的功略:
雪乡从今年春节开始有手机信号了,狗见人太多,已不再凶猛,不用按“狼怕托,狗怕蹲”的学说,蹲下来防御了:
春节去雪乡,不要在初三以后去,全被旅游团的游客淹没了,据说到了坐在食堂过夜的地步。

哈尔滨住宿:
哈工大第六公寓:(条件一般,但价格便宜)
30元/四人间,40元/三人间,60元/二人间(可以开正式发票)
哈工大成人教育学院公寓(九公寓对面即成教学院楼后面)(条件还行,性价比很好)
标准间:50一个床位,100一间(不能开正式发票)
西苑宾馆: (价高,住的人多经常爆满)
标准间280,可以打八折。
哈特商务酒店: (条件还行,可以打折)
标准间240,有时可达到120。
哈工大招待所:
双人间:68、88元两种,四人间:104元,七人间:126元)、
地点:贵新街与汉广街丁字路口,交通吃饭都比较方便。电话:0451-86266043

November 20, 2005

敲响心灵之鼓

我真喜欢每周日下午的那一个半小时,脚步击打地面的声音像是在敲响鼓点,尽管鼓面只有40个平方左右,但想想,有一天,可以在无限广阔的大地上跳动,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

November 23, 2005

一只小绵羊

a little lamb

Mary had a little lamb.
It’s fleece was white as snow.
And everywhere that Mary went.
The lamb was sure to go.

一只小绵羊

玛丽有只小绵羊,
洁白的毛儿像雪花,
无论玛莉走到哪,
羊儿总跟在她身旁。

给3首童诗配的图,其中最喜欢这首。

流水帐

更新了部分的图片死连接,发现广州视窗是个怪物,爱吃图片的怪物,放在里面的东西常常莫名就失踪了,BS它!以后的图片就通通放在flickr了。还是洋玩意好用,汗一下。

11月份初定下的目标完全没达到,沮丧。

昨天看到一则招聘,奇异堡招上色人员,熊亮每周都会上课。真是想去哪,8过是在北京,而且也许要求很高呢!

分享的季节

前几天看到新闻,从来只有鸟儿啄食的柿子树上,居然也来了松鼠。松鼠抱着比它脑袋还大的柿子,吃得真欢。
松鼠来吃算新闻,那么它以前是从不来的罗。
为什么呢,我倒是觉得,松鼠把柿子搬回去做柿饼很符合逻辑呀,下次画个松鼠家里的柿子晾房:D
第一次用软笔,还是挺好用的。FLASH里画图,压感非常灵敏,也可以画出粗细不均的毛笔笔画,但颜色浓度是相同的。8过家里的绘图板在flash中失灵已久,正好让我重拾手绘的乐趣,当然,上色还是painter。

November 26, 2005

那些曾经的家乡-回到城市的老屋子

前个星期和朋友聊天,聊到小时候的住所,突然又勾起了对家乡的想念。因为一些琐事,拖到现在,终于可以继续那些曾经的家乡了。
这篇博里,我终于回到省城了。那时候,住在曾祖母家。
曾祖父很早就去世了,老祖母一个人住一间带阁楼的屋子。她老人家住楼下,我和妈妈住楼上。
我很喜欢这个阁楼,上去要经过一个又高有窄又陡的楼梯。因为窄,我总是很放心,觉得即使摔下来也会被卡住。大人不在的时候,我就坐在台阶上一级一级地滑下来。台阶颠得屁股好痛,但这个游戏就是让我乐此不疲。
阁楼是半吊在空中的,另一侧是一溜儿栏杆。往下是曾祖母的房间,往上是屋顶的天窗。阳光从天窗里透近来,尘埃在光柱中缓缓下落。那时候,我爱玩一个游戏,不停地摇头,头皮屑就会像天窗下的尘埃一样,像下雪一样,飘落下来。
阁楼一侧是两扇黄色的窗户,开窗出去是邻居的屋顶和天空。有时有鸽子飞过,有时有猫儿在瓦片上晒太阳睡大觉。我常常想着要爬出去,在屋顶上走上一圈,在看见小朋友的时候“喂”的一声,再躲回去。8过,一次也没实现过。
屋里的窗前有一个长长的窗台,我把我的书都堆在这里。那时侯还不知道说看起来有“气质”,但感觉就是那样。
我的书桌在栏杆前,是兰色的,和栏杆和楼梯一个颜色。
如果开电视的话,我刚好可以偷看到。8过,妈妈平时总是不开,曾祖母也总爱听收音机里唱戏。
总而言之,这个小天地还是很不错的,它是斜屋顶的,有天窗,几乎都符合现在烂漫少女对居家的最高理想了。它可以很私密,上楼来的人总会发出声音;它也很开放,不仅可以光明正大地从栏杆上俯视楼下,需要秘密行动的时候还可以从地板缝里窥视。

与阁楼相比,曾祖母住的楼下更像一个过道。8过这个过道也是个值得探索的地方。
比如楼梯底下,除了马桶,还堆着一堆杂物。我常常坐在马桶上胡思乱想,这个黑暗的角落适合想七想八。那时候的老房子没有专门的卫生间,每天的大事小事都在楼梯下的木桶上解决。比起爷爷奶奶乡下的马桶,曾祖母家的可谓是大小适中。乡下的那个,每次坐上去,我都觉得下一秒就要掉进去了。每天清晨,我和妈妈去公共厕所倒马桶。那个臭臭的厕所旁边,有家杂货店卖最好吃的葡萄面包。
不提厕所了,回来继续说。曾祖母的床在我感觉是一个神秘的地方。这是一张古典的大床,四面都装饰着精美的浮雕。放下蚊帐的时候,朦朦胧胧地挺可怕。但它却有最舒服的床板,说床板不对,应该是棕垫。那时候没有席梦思,棕垫就是高档的,躺上去不软不硬,舒服极了。可是那是曾祖母的床,我要睡只能和她一起睡,她会打呼,所以我只能在白天偷偷地躺上一会。
床底下也是个奇妙的所在。那会上劳动课,自己种凤尾菇,老师说要放在没有光线的地方。我找来找去,最后放在曾祖母的床底下。于是,每天一放学,我就一头转进床底下,看看,那个装满稻草的大木盆里,有没有白白的小脑袋冒出来。结果它很争气地长出过3大朵,每次一朵。我摘下来很神气地交给妈妈,妈妈就把它撕碎了炒青菜或做汤,那天的饭菜,特别特别地香。


关于 November 2005

此页面包含了在November 2005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October 2005

后一个存档 December 2005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