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ch 2006 | (回到Blog入口) | May 2006 »

April 2006 归档

April 05, 2006


金子美铃著
草草翻译

小鸟
在树枝尖尖,
娃娃
在树荫下秋千,
小树叶
在树芽里面。

树啊,
树啊,
好开心啊。

这篇8知道草草在纯色金子美铃贴过没有,最近纯色金子美铃的首页上只有新的几篇,旧的文章我有点不知道去哪里找了.
现在的我只会平涂,想参加美术班提高自己.

April 06, 2006

春树

这个春树当然不是那个80后的春树,只是我每天出门买菜的路上都会看到的树们.
今天的春天可以用怒放来形容,我居然没有出门去逛逛,8过在老新村里看看那些树们也是很不错的.
最近在练习水彩,刚好来每天一树一下吧,其实昨天已经有5树了:D

水杉是江南特有的树,春天新发的嫩芽儿真是好看的不得了.她真是一种好看的树,春天那么轻盈,冬天又那么有风骨.小D曾经差点买过一个顶楼的房子,阳台前就是一群水杉的树尖儿,多么美丽的情景啊.其实我想画抬起头看水杉的画面,重重叠叠的树枝和树枝上毛茸茸的绿点点,8过回到家里就画不出来了,写生还是很重要的.

香樟也是美的,她有很茂盛的头发,还挑染呢.绿配红,是我最近喜欢的组合.

这个是瞎画的,下次要认真画个泡桐,泡桐花也全开了呢.

这个jimmy应该画过相似的画面吧,我画完恍然想起.jimmy是个可怕的家伙,他会用非常细致的笔触反复画同样的东西,比如地上的落叶,树上的树叶,树干上的树纹,难怪他有一度眼睛坏得厉害,我没有这个耐心和能力:P


April 07, 2006

继续树儿们

站在水杉树下往上看,这张算是比较写实的,但显然有点平面化了.

泡桐,以后还是要把纸裁好再画,不然中间全是洼地,为了不让颜料结成一块一块,我只好拿着纸不停地变换倾斜角度,感觉像是给纸宝宝轻轻晃着摇篮.

春天花花

小的时候,常常被大人恐吓,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会在脑门上长一棵葡萄树出来.
其实,恐吓的作用不大,倒是让人遐想,比如在野地里吃掉一朵花,会不会在头顶上开出一朵花来呢.
我兴致高昂地画完这张图,边画边想,看起来多么的花痴啊!

April 11, 2006

遇见蝌蚪

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蝌蚪聚在一起,黑沉沉地像水底的淤泥,只有走近了,才能看到一个个小小的脑袋,在水里一摆一摆的游来游去.

终于尝试了把整张纸打湿来画,果然舒展多了.
买了新的水彩纸,价格是现在用的十倍,还不舍得用,等比较有把握的时候吧.
画材店的老板很是温文,下次再去光顾他吧:)

April 12, 2006

野花

我的梦想之一,就是在开满花的原野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在中甸的时候,夏天刚开始的草原上,到处都是鲜花,到处也都是湿地,真是遗憾.
我想象夏天的北疆,伊犁,一定会有这样的地方.

April 14, 2006

蒲公英

那天在candy的博客里看到陈老师所谓的少女的姿态,的确是很少女,像我这么个装嫩的人,也做不来向前倾45度的动作.
8过也许因为这个嫩的程度,我还要更低一级,与其扮少女,我更喜欢扮儿童:P
就拍照而言,我是灰常灰常僵硬的,基本上没有任何造型,8过上面那个是我心里最想要的.
02年走川藏线的时候,在然乌湖给芝兰拍了一张,自己好象是没有,为什么呢?
去年在南山牧场也看到不少,虽然牛粪如影随形,但整体氛围还是如诗如画,依然没有.
摆姿态是需要氛围的,这就是为什么经常遇见它们而摈弃掉这个想法的原因.
8过已经到加进去就减分的年龄,如果周围有少女们也有同样的喜好,我更愿意为她们留下那一刻,而不是自己.

April 26, 2006

最近听的

贾鹏芳的二胡很好听,"如泣如诉"真的只有二胡表达得了.
本来想记在豆瓣的,但添加新音乐很麻烦,我上哪去找唱片的条形码,电影还有个环球电影资料库.

April 28, 2006

玫瑰小镇

又是十来天没动笔,那天听金莹报告了关于金子美铃在国内出版不涉及版权问题的好消息,于是把草草译作搬出来重温.
金子的作品其实并不都是一个色调,有欢快的,满溢着童真的;有淡灰色的关于童年的寂寞的;还有闪闪发光的童话感觉的.以前画过的都是那种直白的快乐,这次想画一下玫瑰小镇,就是童话感很强的这种.
第一张,用的是新买的水彩纸,和原来1块钱半开的相比,这次是18块钱整开的,好贵啊.大肥猫说画水彩要敢于在最贵的纸上练习,我是没有这个胆量的,偶尔试试还可以.8过的确是贵的纸好啊,以前的纸张都不能深入刻画的,多画几笔纸就好象要烂掉了,现在感觉好多了.8过做了一件很蠢的事,就是把纸折了一下,结果打湿以后就不平整了.

蚂蚁是后加的,就插图而言,它的出现并没有必要性.我呢,也没把这幅图正经当插图画,因为已经有了水坑了,干脆加上吧.第一次用玫瑰红,其实我最讨厌这种颜色,感觉怪怪的.

怎么样才能把玫瑰红画得好看点呢?于是画了第2张,这时候已经和金子的诗没什么关系了.第2张又回到了便宜的纸张,虽然它便宜,但特别吸水,颜色晕开的效果似乎比贵的纸还好点,恩,我发现了便宜的纸就是用来练笔法,多画几笔就烂是不是,就要把你练出几笔就出效果的.

我还是觉得玫瑰花画的俗:(
于是画了第3张,小人的绿色头发其实是笔误,本来想勾出轮廓,结果纸太湿,全晕开了,只好将错就错拉.

因为刚才那张还是在便宜纸上画的,感觉不过瘾.所以又裁了一张贵的画过.其实说贵也不能算很贵,18块一张纸,画成最后一张大小的话可以裁20张左右,那么平均一次也才1块钱左右,还可以接受:D
这次的露珠完全是幻想出来的,所以感觉很怪是不是?:D先是画了花,然后又玩了一下拨弄毛笔头的喷溅效果,然后觉得太空了,又加上了吸露珠的小人.

好了,4张画下来,给金子美铃画的初衷早就飞到九宵云外,下次再正经画过吧,这回,且借个名头,画着玩也挺不错的.

最后,奉献草草翻译的金子美铃诗给大家共赏:)

玫瑰小镇

绿色的小路,洒着露珠的小路,
小路的尽头,有座玫瑰屋。

风儿吹就随风摇的玫瑰屋,
随风摇就花香飘的玫瑰屋。

玫瑰小仙人隔着窗子,
伸着小小的金翅膀,
跟邻居说着话。

我轻轻敲了敲门,
窗子和小仙人就都不见了,
只留下花儿随风摇啊摇。

在玫瑰色的清晨,
拜访过的玫瑰小镇。

那天
我是一只小蚂蚁。

关于金子美铃诗,更多请看这里纯色金子美铃,讨论请到这里豆瓣分站

迟了一步

不能住在air夫妇家,下一次去鼓浪屿,一定要早点给他们电话.

我真的很想找个水彩老师,只要不是太贵:)

April 29, 2006

东风吹

下午听和平之月的east wind的时候画的,这种音乐叫世界音乐吗,最近喜欢听这一类的,还有风潮的当代音乐馆-听见大自然系列-鸟,也很好听.

白颜料上的很失败,水彩是没有覆盖效果的;洒盐的效果我还是不会把握,是要颜色深才有效果吗,湿度在什么状况时洒上去好呢,为什么我看到别人洒的会有一种流动感,是要把画板倾斜吗,大肥猫老师,您快来吧:)

April 30, 2006

住海边

明天就会住在海边了,想想就很开心啊.
上午听风潮的住海边,画了一张小图,和前年结婚请柬上的一模一样,只不过那张是painter画的,这张是水彩.
越来越觉得,手绘不好,电脑画的也很难出彩.
我真是太懒了,过了这么久才重新开始手绘.所以,还是勤劳一点吧.
当主体嵌在背景中时,怎么样刷背景是我感到困难的一个问题,肯定要给主体留白的,但整体是大笔触,留白时又是用小笔触来完成轮廓,这中间怎么样才能融合得好呢?

关于 April 2006

此页面包含了在April 2006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March 2006

后一个存档 May 2006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