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y 2006 | (回到Blog入口) | September 2006 »

August 2006 归档

August 04, 2006

海浪

海浪

金子美铃作
草草天涯翻译

 海浪是娃娃,
 手牵手,笑着,
 一齐跑过来。

 海浪是橡皮擦,
 把沙上的字,
 全都擦去了。

 海浪是士兵,
 从海上齐刷刷地涌来,
 砰砰砰开枪射击。

 海浪是糊涂虫,
 把很美很美的贝壳,
 忘在了沙滩上。

更多金子美铃诗请看纯色金子美铃,讨论请到金子美铃豆瓣小组

最近的生活乏善可陈,我几乎要把这里的密码忘掉.
画了一些东西,一些东西没画好……
今天开始和草草一样,日日更新,应该可以坚持一个月吧。
中间如果中断了,就是我憋不住去看海了,5月的厦门之行,实在太不够深度。
还有云南,这个季节的花开得漫山遍野的,大鸟,我多么希望也在那呀,可是,为什么感觉那么渺茫。

August 05, 2006

草原

草 原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露水盈盈的草原上
 如果光着脚走过,
 我的脚一定会染得绿绿的吧。
 一定会沾上青草的味道吧。

 如果我就这样走啊走
 直到变成一棵草,
 我的脸蛋儿,
 会变成一朵美丽的花儿 开放吧?

我画图的一大毛病是画得太满,这点漪然批评过我,我承认.
但同时我也非常喜欢中国水墨的简洁,但学不来那种神韵.
8过画画的确是个手艺活,得多练,手才熟,心里的意思才能表达出来,没有捷径可走的.

August 06, 2006

泥泞

泥 泞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这背街的
 泥泞里,
 有一片
 蓝蓝的天。

 有一片,
 好远好远,
 美丽
 清澈的天。

 这背街的
 泥泞里,
 是一片
 深远的天。

August 07, 2006

急雨蝉声


急雨蝉声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火车窗外
 急雨般的蝉声。

 孤单的旅途
 黄昏时分,
 闭上双眼,
 在我眼中,
 开着金色的绿色的
 百合花。

 睁开双眼
 车窗外,
 不知名的山丘
 在晚霞中。

 经过了
 又传来
 急雨般的蝉声。

每天早晨在蝉声中醒来几乎已经习惯,冷不丁发现,今天居然已经是立秋了,真可怕,一年又过掉了一大半,要做的事情却很多压根就没动工过.
真是羞耻啊,我又在这里伤春悲秋了,理清头绪,该干嘛干嘛去才是正道.

August 08, 2006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它是美丽的蔷薇色,
 比罂粟籽还细小,
 当它散落地上时,
 就像焰火噼噼啪,
 绽放出大朵的花儿。

 就像眼泪簌簌落下一样,
 如果微笑也会这样落下来,
 会是多么 多么 美啊。

我改了一张以前的图,是用最便宜的学生纸画的,但渲染的效果好象还不错.
有一次和一个画画的朋友聊天,她说用好的纸和颜料是一种享受,普通纸,马力颜料,怎么可以画?!我其实没怎么享受过,但普通的材料未必就不能有某种打动人的效果,这么说怎么好象有点老王卖瓜,其实我的意思是,要善于从平凡中发掘闪光点,--呃,好象又拔得太高了.
昨天又从上图借了《交换日记1》,果不其然地又狂笑不已,因为她们对待生活的态度,化解烦恼的过程,还有和自己生活的诸多交叉点,我准备去收藏一套。8过美中不足的是,大陆版除了图,文字都是印刷体,而且两人的书信没有在底色或字体上做区别,粗心如我,就是从5-3-1才大概分清楚谁是谁,因为图都画得很像。
好吧,先这样,要干活去了,努力,振作!

August 09, 2006

衣袖

衣袖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穿上长袖子浴衣 我好高兴啊。
 就像要出门做客一样。

 葫芦花
 明晃晃开着的后门外
 我悄悄地学跳舞。

 咚、咚、拍拍手又摆摆手
 生怕被人看到了。

 靛蓝染料新新的味道
 闻着浴衣袖子 我好高兴啊。

今天在书房被批评了,的确,我的造型能力很差,摆来摆去就几个pose:(
构图也没有很好的用心,基本功不行,就要多从这上面补啊,做的不够啊!

August 10, 2006

现在生活

当你事不关己地观看the way we live now时,你觉得,人,为什么这么贪婪?!被骗活该!

当活生生的一出戏发生在你身边时,你只能叹息,"贪恋"的背后有着各种各样的善良的动机,而"不贪婪"的动机也许掺杂着对风险的畏惧.

知足常乐,这真是一个很高的境界.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叶子
 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

 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烧焦了翅膀
 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

 夜里的飞虫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只是分寸的宽敞
 也要向着阳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会的孩子们啊。


充满希望的一首诗,在家里不顺的时候,特别想转向有阳光的方向.
希望外婆能早日康复!
希望大家的血汗不要白流.


August 16, 2006

牵牛花

牵牛花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蓝牵牛朝着那边开,
 白牵牛朝着这边开。

 一只蜜蜂飞过,
 两朵花。

 一个太阳照着,
 两朵花。

 蓝牵牛朝着那边谢,
 白牵牛朝着这边谢。

 就到这里结束啦,
 那好吧,再见啦。

立秋已经过了,夏天,再见拉!:(

关于 August 2006

此页面包含了在August 2006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July 2006

后一个存档 September 2006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