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2007 | (回到Blog入口) | July 2007 »

June 2007 归档

June 07, 2007

xd流浪记

小兔阿萝在清凉的初夏清晨从它心爱的树洞里钻出来,和往常一样,它在迷迷糊糊中计划着一天要怎么度过。它突然想到大海,好久没去看海了。它很怀念海边那股腥腥的味道。就这么决定了,一日徒步游之后通常胃口会很好呢!


好久没去海边,小兔阿萝刚走入一片紫花酢浆草,就有点迷路了。幸好,蜗牛小慢在前头散步。小兔阿萝赶紧跑上去:
“小慢小慢,你知道大海怎么去吗?”
蜗牛慢条斯理地回答:
“穿过这片紫花酢浆草,你会看到一群红花绣球;从红花绣球的南边绕过去,是紫花苜蓿;紫花苜蓿的南边,有一棵大榕树和一片银边大叶草……”
小兔阿萝是个急性子,它刚听完一句就急吼吼地跑掉了,谢谢都忘了说。


这不,走到红花绣球中间,小兔阿萝又迷路了。
它一抬头,看见蝴蝶姐妹。
“蝴蝶姐姐,你知道大海怎么去吗?”
蝴蝶姐姐正在喝花蜜呢,她喝上一口抬头回答一句
“从红花绣球的南边绕过去,是紫花苜蓿;紫花苜蓿的南边就是……”
小兔阿萝等不及,又撒腿就跑了


紫花苜蓿地好大呀,小兔阿萝跳来跳去都找不到边。
幸好,小鸟白白在啄草籽吃呢,她的方向感可是一流的。
“跟我走吧,到那棵大榕树,你就知道该怎么走了”


小兔阿萝在小鸟白白的指点下,成功穿越苜蓿丛,前面又是一大片银边大叶草。
它好象听到海浪的声音了,可大海还是看不到。
蜘蛛夏洛从荡着丝做的秋千从大榕树上降下来。
“看见那些气根了吗,抓好了,跟我来!”
小兔阿萝跟着夏洛使劲地脚底一蹬,咻——,它觉得自己飞起来了!


飞翔的感觉美好而短暂,小兔阿萝还没来得及多享受一刻就坠落下来。
可是,屁股墩不怎么疼哪,软绵绵的,然后,小兔阿萝看到了大海,蓝色的,像一块活动的大果冻。


它要看清楚一些,于是爬上槟榔树。


还是不够高,用耳朵把自己吊在树枝上。


闹腾了一番,小兔阿萝准备在沙滩上小坐一会,呆会要回家了,它决定今天的晚餐是奶油萝卜糕和蓝莓果冻。
明天去海边,肯定不会再迷路了。:)
对了,晚上回家要查查植物手册,红花绣球,紫花苜蓿,还有银边大叶草,都是小兔阿萝随口取的名字,它们的学名究竟叫啥,有谁知道一定要告诉阿萝哦!

June 08, 2007

这次去厦门,终于如愿以偿地住到了鼓浪屿上。计划中重新逛遍岛上每一个角落,但实际上远没有做到。6月的上海还算春末,而厦门已经快进入盛夏。十一点已经闷热难当,于是回旅馆吃午饭睡午觉,傍晚出来没多久天就黑了。

去了工艺美校。校门口卖水果的会帮你把瓜皮削掉,切成两半。他的眼睛真尖,一开口就问是来旅游的吗,让企图装嫩的苏打好不郁闷。

去了air夫妇开的咖啡馆,小黑板上写着“私人住宅,请勿拍照”,于是只好拍了他们邻居荒废的院子。也许是偷窥他们的blog久了,做消费者也觉得理不直气不壮。一家三口都看到了,很好;老房子层高很高,红砖地面,老睡塌做咖啡桌,鸡蛋一样的纸灯,很好;第2天还想去,门前的小黑板上写着“反对PX,暂停营业”

岛上的老房子保存得好的是不多了。

但还是时时有惊喜出现。

譬如有院子的住家墙里墙外总是花团锦簇;浓荫下的小巷里总是阴凉的;罐头音乐之外,练琴的声音也此起彼伏;大海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出现……

愿老天保佑厦门千万别变成乌烟瘴气的地方:(

June 11, 2007

凤凰花开

6月初回厦门的时候,恰逢凤凰花开,满枝满树的红,烧得人心花怒放。

南方的花树里,最喜欢的就是木棉和凤凰木了,花期来的时候总是如火如荼。木棉高大挺拔,花朵也厚实丰硕,经过树下的时候有时花落下来砸在脑袋上还会微微生疼;而凤凰木,少了一点气势,却更加地轻盈烂漫。毛毛头以前住的芙蓉四门前那两颗凤凰木,在99年那场强台风中幸存下来,依然开得铺天盖地,真是宽慰我们这些“老”人的心哪。但回想起石井,还是略微有点不平衡,那么亮丽的花都开在男生宿舍旁,女生宿舍除了丑陋的“新”楼(相对于男生的气质古董老楼),似乎只有看得到海景和后山上的相思树可说说了吧。


----------我是侥幸的分割线-----------
前几日发现,blog上的flickr连接都看不了了;进入flickr,图片也几乎都是红叉叉。
开始时还以为是自己网速的问题,路由器已经发病很久了;这几天上豆瓣才发现,原来国内的大家都不能看了,原因不详,总之和ZF有关。
幸好我还没交pro帐户的20多美圆,但NND,凭什么老是要限制我们上网的自由啊???!!!
现在,只能默默祈祷早日恢复的一天了:(

June 12, 2007

070612

电影节想看的:

记得童年那首歌
衡山电影院
放映时间 厅号 票价(元)
2007-6-18 18:30:00 衡山厅 50
英文名:TWO SONS OF FRANCISCO

 片 长:132分钟

 导 演:布瑞诺·施维拉&Breno Silveira

以巴西当前最当红的兄弟歌手组合杰杰狄卡马哥和路西安诺兄弟的真实故事改编,影片讲述的是这两位歌手的父亲弗朗西斯科为实现自己的梦想——将儿子栽培成歌手,所经历的种种磨难与艰辛。这位倔强执着的父亲在生活极端贫困、旁人不理解的情况下永不言弃。

玫瑰人生
衡山电影院
放映时间 厅号 票价(元)
2007-6-23 15:45:00 衡山厅 40
英文名:LA VIE EN ROSE

 片 长:140分钟

 导 演:奥利维埃·达昂&Olivier Dahan

 主 演:Marion Cotillard&Marion Cotillard
    Sylvie Testud&Sylvie Testud
    Gerard Depardieu&Gerard Depardieu
    Jean-Paul Rouve&Jean-Paul Rouve
本片描述了法国歌坛女神艾迪特·皮亚夫坎坷而璀璨的一生。艾迪特·皮亚夫出身于巴黎贫民区“美丽城”,她凭借其动人心弦的歌喉,在法国成为家喻户晓的歌手,并走向辉煌的纽约,最后于48岁时在戛纳英年猝逝。因主演《计程车》而崭露头角的法国31岁女演员玛丽蓉·柯蒂亚尔,在片中饰演20岁至48岁时艾迪特·皮亚夫。

让我们微笑以对
超极电影世界
放映时间 厅号 票价(元)
2007-6-20 18:30:00 欧洲厅 60
英文名:THE WINGS OF LIFE

 片 长:94分钟

 导 演:安东尼·P·卡耐特&Antoni P. Canet

 主 演:Enric Benito&Enric Benito
    Carlos Cristos&Carlos Cristos
    Carmela Cristos Font&Carmela Cristos Font
    Carmen Font&Carmen Font
卡洛斯是一名医生,他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小女儿,健康的父母和一个兄弟。他在医学方面成绩出色,陪伴了无数病人度过他们恐惧孤单的时刻。可是老天给他开了个大玩笑,他患上了一种运动神经的不治之症,他成为了自己的病人,在看过无数人走向死亡之后,自己也走上了这条路。他请朋友帮助他共同完成这部纪录片,通过对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的拍摄,展现了一个绝症晚期病人阳光向上、永不服输的心灵。他想让无数面临死亡的孤独的病人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不要害怕,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微笑着面对它”

三个女人
衡山电影院
放映时间 厅号 票价(元)
2007-6-22 18:30:00 衡山厅 50
英文名:SCANDALOUS!

 片 长:105分钟

 导 演:阿瓦罗·贝吉尼斯&Alvaro Begines

 主 演:Antonio Dechent&Antonio Dechent
    Lola Herrera&Lola Herrera
    Julia Garcia&Julia Garcia
    Marisol Membrillo&Marisol Membrillo
在一天之中,路易斯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离他而去:精疲力尽的妻子难以忍受路易斯的冷淡和家务的重压,动身去一所禅宗疗养院;女儿感到在这个家里处处得不到爱和温暖,于是从父亲皮夹里拿了钱离家出走。路易斯七十好几的老母亲曾经是位弗拉明戈演员,被誉为这个国家最伟大的歌手,当她被查出可能患有绝症后,便离开了家人和情人。路易斯的岳父,搭上一伙弗拉明戈爱好者的车,独自一人来到海滨小城。为了找回自己的家人,路易斯雇了一位私家侦探。经过一系列曲折后,互相深爱的家人终于相聚在海滨小城的弗拉明戈歌会上,共同唱起了西班牙特有的民族之声。

完美的分歧
环艺电影城
放映时间 厅号 票价(元)
2007-6-17 20:45:00 6号厅 50
英文名:TWICE UPON A TIME

 片 长:100分钟

 导 演:安东尼·德科内&Antoine de Caunes

 主 演:Charlotte Rampling&Charlotte Rampling
    Jean Rochefort&Jean Rochefort
一个是当年才华横溢的导演,一个是风华绝代的女影星,他们当年的罗曼史倾倒世人,暴风骤雨般的决裂又一度成为街头巷尾讨论的话题。三十年过去了,艾利斯已成为英国话剧界的女王,和丈夫儿子住在乡间一幢皇宫般的别墅里。她被邀请为旧情人路易斯颁发一项终身成就奖,从争吵到再度互相吸引,妙趣横生的故事发生在这对满头白发的老情人之间。

我的秘密之花
超极电影世界
放映时间 厅号 票价(元)
2007-6-23 18:30:00 中国厅 60
英文名:THE FLOWER OF MY SECRET

 片 长:103分钟

 导 演: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 Almodovar

 主 演:Marisa Paredes&Marisa Paredes
    Juan Echanove&Juan Echanove
    Carmen Elías&Carmen Elías
    Rossy de Palma&Rossy de Palma
利奥是一位婚姻亮起红灯的言情小说家,唯一的朋友贝蒂又是丈夫外遇的对象,管家布兰卡因前弗朗明哥舞者的身份,随时有离职的可能,而母亲与姐姐的水火不容,更使她绝望到底。一直以笔名阿曼达女孩写作的她,总是隐藏着身份对着打字机独白,随着手指的跳动,心底的秘密成为一个个不动的铅字,加上她又试图借酒消愁,情况于是变得更加恶劣。贝蒂建议她到一家埃拉·佩斯报社找副刊编辑安琪儿投稿……

海边的嘉年华

幸福的摩天轮,可以看到明亮的环岛路,和远方梦幻的鼓浪屿。刚坐上篮子的时候,服务人员会猛地把篮子转上个一大圈,头昏目眩中,开始一轮上升。4个代币,可以转3圈;结果转了4圈,赚了!可惜转得最慢的第一圈,居然有点不争气地怕怕,然后地3圈就飞快地过去了。

华丽的旋转木马,居然没有音乐!这是下来以后才恍然大悟,难怪没有梦幻的感觉:S

刚坐上神奇飞椅时,会觉得很平淡,没什么了不起的嘛!然后,离心力开始起作用了,身体快放平了,一边还打转,快碰到小D的座椅了,头朝下了……想把眼睛闭上,又舍不得,想叫,声音却堵在喉咙眼,下来了,头还晕着呢:P

以上,就是我和小D晚上9点进场玩过的,没有玩云霄飞车,厦门的嘉年华场地太小没设;没玩海盗船,临阵退缩了。散场前的一个小时,3项已经足够,更何况每一个游戏都像包场,在暴雨刚过的凉爽中,在微咸的海风中,在远处浪花的拍打声中……

June 29, 2007

忆苦瓜

夏天到了,苦瓜上市了,买上一根,削薄片,加辣椒炒,微糖,放凉了尤为下饭。
可是十八岁之前,我是极痛恨苦瓜的,和苦瓜相连的似乎总是痛苦的回忆:D

上幼儿园那会,每年夏天,脑门上总会发一头的痱子,又红又痛又痒,还不能挠,一挠就破。
老妈的秘方就是摘几片苦瓜叶,让我舂啊舂啊舂,舂成稀泥了,抹在脑门上。
苦瓜清寒,涤热,对上火体质生出的痱子大概是有抑制作用的,只是,痛苦的时候总觉得渡日如年,不觉得它怎么个有效法;更何况,脑门上一片绿,一出门就会被同伴们取笑的。
可是每每夏天总要发上一回,真是驱之不散的顽症啊,苦瓜叶也几乎成了羞耻的象征。


老妈喜爱自然蔬食。对她而言,健康的饮食就是白煮,炒菜都放油少少。如此清凉解毒,还能降低胆固醇和甘油三酯(后面那个东东是啥,完全没听说过)的苦瓜,就成了家常便菜,隔三岔五地上桌,生脆,少油,不加糖,原滋原味的苦才是正宗。

更如梦魇一般的,是每日午睡后必喝的苦瓜汤,所谓汲取瓜叶,瓜肉之精华的苦瓜汤,简直比中药还难喝上百倍。我和表妹小燕子每日遭此压迫,苦不堪言。幸好偶尔老妈放松魔爪,我们偷偷地把汤倒掉,装出一副哼哼叽叽呻吟的样子,似乎如此老妈才感觉满意,而老妈也在进一步坚信良药苦口的信念后露出极其宽心的表情。

这些回忆还历历在目,我现在居然也有点喜欢上吃苦瓜了。
毛毛头评价我越来越像老妈,也许有些地方吧,但至少,我不会强迫别人接受我的观点,或者说现在还没有人可以让我强迫:D

关于 June 2007

此页面包含了在June 2007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May 2007

后一个存档 July 2007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