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e 2007 | (回到Blog入口) | August 2007 »

July 2007 归档

July 04, 2007

炎炎夏日躲在家里喝奶昔

借用一下KIDY在咖啡里的标题。

话说小D的搅拌机放在偶家里4年之久,一直藏在储藏柜的深处,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动用它,由此可见,偶是个没有生活情趣的人:(
那日,小D被优质男青年招待芒果奶昔后,立马效仿,于是尘封四年之久的搅拌机终于重见天日,削果肉,搅拌,两杯浓浓的芒果奶昔不到5分钟就完成了,真是好好味啊!之后又做了哈密瓜奶昔,没加糖,似乎略为清淡;接下去还可以做番茄味,猕猴桃味……居然以前都没想到,真是猪脑啊!
威尔史密斯在《全民公敌》里丢失了他心爱的搅拌机灰常郁闷,对朋友声称你们爱游泳……,我爱搅拌,前半句忘了,后半句是“i blend" ,被朋友笑为变态的爱好,想想这种爱好怎么能称为变态呢,威尔史密斯明明是个有头脑有肌肉有情趣男嘛,哈哈。
图解一下,2颗芒果,冰块和牛奶随意,芒果连皮切下来后要按井字形划开,然后两头向下弯,挖果肉就很容易了,这应该也是大家都知道的小技巧吧:D芒果奶昔就是这么简单,如果天天吃会胖吗,应该不会吧?:D

July 15, 2007

抓澎蜞

毛毛头的捞河记激起了我的回忆。
抓澎蜞(螃蟹的一种。头部甲略呈方形,螯足无毛,红色。穴居海边或江河口泥岸。),对于当年的苏打,并不是如毛毛头那么日常的事情。
记得那会,是全家去长乐海滨过周末。福州虽说是沿海城市,但海是内海,除了沙滩是黄的,海水是灰扑扑的,几乎只比崇明的长江好看那么一点点。
但到了晚上,月色和波光马上盖过了白天的平凡,尤其让我们小孩儿心花怒放的就是,提个小桶抓澎蜞去。
最好是退潮的时候,浪花一退,沙滩上满是一个个筷子眼大小的小洞,小洞里,就是小澎蜞了。拿筷子往洞眼里戳,趁澎蜞爬出来的时候抓住是通常的做法,但是,慢着,别干守着一个洞眼儿,那个狡猾的家伙可是狡蟹三窟,在你不注意的另一个小洞里,它早就钻出来散步了。
抓澎蜞的手法也很有讲究,要掌心向上,大拇指捏住澎蜞背部,这样它的两个钳子就无用武之地了;可惜经验总是在失败后总结出来的,用筷子夹滑溜溜,徒手抓手被夹得好痛啊……终于成功了,尽管半天的战利品就一只,但还是真呀么真高兴呀:D
通常爸爸抓得比较多,带回去清水蒸着吃;我的战利品就放它们一条生路吧。反正澎蜞个子小,没什么吃头;我的曾祖母爱吃醉澎蜞,相当于江浙一带的醉蟹,说是肉紧味香,记忆的做法似乎用的是红酒糟,反正当年我是完全不碰的,生吃活物,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次六一去厦门,看见一堆人提着小桶在海边的礁石缝里寻寻觅觅,多半也是抓小螃蟹吧:D

July 18, 2007

小狐狸买手套

新南美吉的童话《小狐狸买手套》相信很多人都读过吧,又安静又温暖的故事,真是喜欢。
于是做了这只小狐狸,用了橘红色的乱纹棉布,亮眼的小狐狸,你喜欢这身颜色吗?
好久没有做手工了,1个多月了有?发现一旦要把某件事当做正经事来干,很容易就会丧失热情。
所以,还是平淡些,安安份份地当我的非职业选手吧。
立体造型比扁平造型要求精度要高,小狐狸的头上给我缝出好几个尖角,下次一定要好好地量准尺寸。

July 20, 2007

水蜜桃、葡萄和草莓

前几天小D送了十几个大桃子。其实桃子并不是我最喜欢的水果,虽然吃起来淋漓和芒果、柿子有得一拼,但不晓得为什么就是不够喜欢,也许是因为之前吃过的不是汁多而无味,就是汁少而无味,没有吃过真正好的。而这次小D送的真的不错。
葡萄也不是我的最爱,记忆中最美味的无疑是北京的玫瑰香,可惜上海没有。前年去新疆夏季已经结束了,吃到的只有马奶子,这种提子风味的葡萄是我相对不喜欢的。还是想念玫瑰香,每一颗都真的有玫瑰的芬芳。
那天做了水蜜桃奶昔,居然有草莓的味道。
于是画了这张写生,水果盘下铺了这块草莓布,刚入夏时买的,当时计划好了做一个草莓大挎包,布都裁好了,一直没动工,恩,接下来就把它完成吧。

July 21, 2007

大雨天

今天看晨报的时候看到这么一张照片,说的是重庆南滨路暴雨袭击后变成洪水沟。
这张照片上的景象,居然和我小时侯在福建山城里的回忆惊人地相似。

对照一下:D

两年前写的这个帖子里,童年对大雨天的回忆简直像狂欢一样,当然现在应该说是经时光冲刷后对局部的放大。
央视的海霞这几天因为说“灾民怀着过年的心情”(等待慰问……似乎是?)而饱受批判,真正被暴雨夺走了家园的人民显然是无论如何没有过年的心情,但在懵懂的孩子眼里,暴雨也许是另一个天然的大舞台吧,当然,现在的孩子多半只能被关在家里,看电视玩游戏,下雨不下雨,大雨还是小雨对他们来说也许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吧。

July 22, 2007

西湖边的树林里都是小松鼠

5月到现在去过2次杭州,杭州真是好地方,每次去一帮人都会如此呻吟几番。
5月去住湖中居,杨公堤边上,一座新建的仿古小楼。6人间还带洗手间,十分方便。
清晨大伙还在黑甜梦乡中,出门散步,过盖叫天故居,大约是杭州花圃,树木虽说不至于参天,但浓密喜人。随处有木椅可以休息,抬头一片青翠中松鼠上窜下跳。有一只小松鼠,刚开始学步,往树上爬几步就要喘上两口气,松鼠妈妈在前头,停下来,支支几声鼓励,小松鼠又继续往上爬,如此往复;另外还有顽皮者从树顶俯冲下来,在树尖上施展轻功,真是看得让人着迷。
7月住了吴山驿,也是个清净的好地方,从吴山广场边的四宜路走进去,路边的小区好看得让人想移居杭州,当然价钱也是不得了了。吴山驿有好看的庭院和玻璃房,可惜7月流火,只能等下一季来享用。旅馆往上走就是城隍山,当年住在鼓楼附近的时候,常常从城隍山-云居山-万松书院-凤凰山一路走过去,这一条线就在市区,虽不算人烟罕至,但也清净得很,一路和林木、野花、松鼠为伴,不亦乐乎:)
可惜现在去杭州只得周末两日,匆匆而过,什么时候能悠闲地多住上几日才好。

July 28, 2007

准备出发

从7月中旬到现在,时刻准备着出发,终于把时间定下来了,下周四的下午,苏打和毛毛头就坐上开往西北的火车上了。

突然兴起,想做一个娃娃带到旅途上,大半天的时间,背包小女生阿茶就诞生了。

可惜,做的时候没有考虑好重心和平衡问题,做好的娃还是没法站起来,一站就摔倒,问题出在脑袋上,随手画的,左右不够对称,没法保证平衡。哎,立体造型还是需要下一点工夫的。

8过,没关系,阿茶,咱们很快就要到草原上看花花去了,到了那,还傻站着干吗呢,坐着发呆,躺下梦游,随便!:D

关于 July 2007

此页面包含了在July 2007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June 2007

后一个存档 August 2007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