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tember 2007 | (回到Blog入口) | November 2007 »

October 2007 归档

October 03, 2007

秋天

早上朦胧醒来,窗外是明亮的蓝。
一下睡意全无,这个季节,真是最适宜不过在田野,在山间散步,可惜今年已经外出过不短的时间,那么在城市里休息休息也好吧。
98年和毛毛头骑行西山岛,那会是秋末初冬,记忆中的西山岛有蓝的透明的天,羽毛般闪亮的芦苇丛,还有挂满金色果实的楝树,以及温暖的被子,它们在蓝天下招展,那么干净,似乎老远就散发着一股清香……


October 04, 2007

秋天日记071004

柿子上市了。
前一段有比金桔大一些的小柿子,然后是红彤彤的奶油柿,今天在菜场看到盆柿了。
总结吃柿子的经验,似乎红柿子都不如黄柿子好吃,然后开始想念老家的脆柿子了:(

October 05, 2007

秋天日记071005

话说前两天苏打回忆起秋天的西山岛,毛毛头很不平的说“为什么没有我捏?”,于是补了这一张。
当年这只毛毛头蓄着络腮胡,扎着白绑腿(实际上是因为裤腿太宽被链条盘刮破,只好拉长袜子裹住裤腿,以免裂缝继续扩大),还被人说成像某徒步旅行家,形象之沧桑比上图有过之而无不如啊:D
唉,又想出门走走了……

October 07, 2007

一棵完美无缺的蓟

大蓟是典型的荒野的花。在唐克等车去阿坝的时候,路边的草原上满是这种高高的带刺的草,在阳光下,似乎噼噼啪啪的到处点燃着紫红色的小火花;在甘孜的河谷边,大蓟也到处都是,有的花朵枯萎了,泛黄了,然后洁白的绒毛填满了花萼,像蒲公英一样的种子开始离开母亲,顺风飞翔。
我非常喜欢这种植物,画了一张全景,感觉太柔顺了,没有那种蓬勃的朝气;然后又补了两张局部,算是大蓟花一生中的正午和黄昏吧。

资料备份---------------------------------------------------------------------------------------------------
大蓟

Herba Cirsii Jeponici

(英)Japanese Thistle Herb

别名 将军草、牛口刺、马刺草 。

来源 为菊科植物蓟Cirsium japokicum DC.的地上部分。

植物形态 多年生草本,高0.5~1m。根簇生,圆锥形,肉质,表面棕褐色。茎直立,有细纵纹,基部有白色丝状毛。基生叶丛生,有柄,倒披针形或倒卵状披针形,长15~30cm,羽状深裂,边缘齿状,齿端具针刺,上面疏生白我丝状毛,下面脉上有长毛;茎生叶互生,基部心形抱茎。头状花序顶生;总苞钟状,外被蛛丝状毛;总苞片4~6层,披针形,外层较短;花两性,管状,紫色;花药顶端有附片,基部有尾。瘦果长椭圆形,冠毛多层,羽状,暗灰色。花期5~8月,果期6~8月。

<生于山野、路旁、荒地。产于全国大部分地区。

采制 夏、秋季割取地上部分 ,晒干或鲜用。

化学成分 含挥发油、物生碱;鲜叶含柳穿鱼甙(pectolinarin)。

性味 性凉,味甘、苦。

功能主治 凉血止血,祛瘀消肿。用于衄血、吐血、尿血、便血、崩漏下血、外伤出血、痈肿疮毒。

附注 根亦入药,功效同地上部分。

补充阅读--------------------------------------------------------------------------------------------------

蓟的遭遇
安徒生

在一幢华贵的公馆旁边有一个美丽整齐的花园,里面有许多珍贵的树木和花草。公馆里的客人们对于这些东西都表示羡慕。附近城里和乡下的村民在星期日和节日都特地来要求参观这个花园。甚至于所有的学校也都来参观。
  在花园外面,在一条田野小径旁的栅栏附近,长着一棵很大的蓟。它的根还分出许多枝丫来,因此它可以说是一个蓟丛。除了一只拖牛奶车的老驴子以外,谁也不理它。驴子把脖子伸向蓟这边来,说:“你真可爱!我几乎想吃掉你!”但是它的脖子不够长,没法吃到。
  公馆里的客人很多——有从京城里来的高贵的客人,有年轻漂亮的小姐。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个来自远方的姑娘。她是从苏格兰来的,出身很高贵,拥有许多田地和金钱。她是一个值得争取的新嫁娘——不止一个年轻人说这样的话,许多母亲们也这样说过。
  年轻人在草坪上玩耍和打“捶球”。他们在花园中间散步。每位小姐摘下一朵花,插在年轻绅士的扣眼上。不过这位苏格兰来的小姐向四周瞧了很久,这一朵也看不起,那一朵也看不起。似乎没有一朵花可以讨到她的欢心。她只好掉头向栅栏外面望。那儿有一个开着大朵紫花的蓟丛。她看见了它,她微笑了一下,她要求这家的少爷为她摘下一朵这样的花来。
  “这是苏格兰之花(注:蓟是苏格兰的国花。)!”她说。“她在苏格兰的国徽上射出光辉,请把它摘给我吧!”
  他摘下最美丽的一朵,他还拿它刺刺自己的手指,好像它是长在一棵多刺的玫瑰花丛上的花似的。
  她把这朵蓟花插在这位年轻人的扣眼里。他觉得非常光荣。别的年轻人都愿意放弃自己美丽的花,而想戴上这位苏格兰小姐的美丽的小手所插上的那朵花。假如这家的少爷感到很光荣,难道这个蓟丛就感觉不到吗?它感到好像有露珠和阳光渗进了它身体里似的。
  “我没有想到我是这样重要!”它在心里想。“我的地位应该是在栅栏里面,而不是在栅栏外面。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常常是处在一个很奇怪的位置上的!不过我现在却有一朵花越过了栅栏,而且还插在扣眼里哩!”
  它把这件事情对每个冒出的和开了的花苞都讲了一遍。过了没有多少天,它听到一个重要消息。它不是从路过的人那里听来的,也不是从鸟儿的叫声中听来的,而是从空气中听来的,因为空气收集声音——花园里荫深小径上的声音,公馆里最深的房间里的声音(只要门和窗户是开着的)——然后把它们播送到远近的地方去。它听说,那位从苏格兰小姐的手中得到一朵蓟花的年轻绅士,不仅得到了她的爱情,还赢得了她的心。这是漂亮的一对——一门好亲事。
  “这完全是由我促成的!”蓟丛想,同时也想起那朵由它贡献出的、插在扣子洞上的花。每朵开出的花苞都听见了这个消息。
  “我一定会被移植到花园里去的!”蓟想。“可能还被移植到一个缩手缩脚的花盆里去呢:这是最高的光荣!”
  蓟对于这件事情想得非常殷切,因此它满怀信心地说:“我一定会被移植到花盆里去的!”
  它答应每一朵开放了的花苞,说它们也会被移植进花盆里,也许被插进扣子洞里:这是一个人所能达到的最高的光荣。不过谁也没有到花盆里去,当然更不用说插上扣子洞了。它们饮着空气和阳光,白天吸收阳光,晚间喝露水。它们开出花朵;蜜蜂和大黄蜂来拜访它们,因为它们在到处寻找嫁妆——花蜜。它们采走了花蜜,剩下的只有花朵。
  “这一群贼东西!”蓟说,“我希望我能刺到它们!但是我不能!”
  花儿都垂下头,凋谢了。但是新的花儿又开出来了。
  “好像别人在请你们似的,你们都来了!”蓟说。“每一分钟我都等着走过栅栏。”
  几棵天真的雏菊和尖叶子的车前草怀着非常羡慕的心情在旁边静听。它们都相信它所讲的每一句话。
  套在牛奶车子上的那只老驴子从路旁朝蓟丛望着。但是它的脖子太短,可望而不可即。
  这棵蓟老是在想苏格兰的蓟,因为它以为它也是属于这一家族的。最后它就真的相信它是从苏格兰来的,相信它的祖先曾经被绘在苏格兰的国徽上。这是一种伟大的想法;只有伟大的蓟才能有这样伟大的思想。
  “有时一个人出身于这么一个高贵的家族,弄得它连想都不敢想一下!”旁边长着的一棵荨麻说。它也有一个想法,认为如果人们把它运用得当,它可以变成“麻布”。
  于是夏天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树上的叶子落掉了;花儿染上了更深的颜色,但是却失去了很多的香气。园丁的学徒在花园里朝着栅栏外面唱:
  爬上了山又下山,
  世事仍然没有变!
  树林里年轻的枞树开始盼望圣诞节的到来,但是现在离圣诞节还远得很。
  “我仍然呆在这儿!”蓟想。“世界上似乎没有一个人想到我,但是我却促成他们结为夫妇。他们订了婚,而且八天以前就结了婚。是的,我动也没有动一下,因为我动不了。”
  又有几个星期过去了。蓟只剩下最后的一朵花。这朵花又圆又大,是从根子那儿开出来的。冷风在它身上吹,它的颜色褪了,美也没有了;它的花萼有朝鲜蓟那么粗,看起来像一朵银色的向日葵。这时那年轻的一对——丈夫和妻子——到这花园里来了。他们沿着栅栏走,年轻的妻子朝外面望。
  “那棵大蓟还在那儿!”她说,“它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花了!”
  “还有,还剩下最后一朵花的幽灵!”他说,同时指着那朵花儿的银色的残骸——它本身就是一朵花。
  “它很可爱!”她说。“我们要在我们画像的框子上刻出这样一朵花!”
  年轻人于是就越过栅栏,把蓟的花萼摘下来了。花萼把他的手指刺了一下——因为他曾经把它叫做“幽灵”。花萼被带进花园,带进屋子,带进客厅——这对“年轻夫妇”的画像就挂在这儿。新郎的扣子洞上画着一朵蓟花。他们谈论着这朵花,也谈论着他们现在带进来的这朵花萼——他们将要刻在像框子上的、这朵漂亮得像银子一般的最后的蓟花。
  空气把他们所讲的话传播出去——传到很远的地方去。
  “一个人的遭遇真想不到!”蓟丛说。“我的头一个孩子被插在扣子洞上,我的最后的一个孩子被刻在像框上!我自己到什么地方去呢?”
  站在路旁的那只驴子斜着眼睛望了它一下。
  “亲爱的,到我这儿来吧!我不能走到你跟前去,我的绳子不够长呀!”
  但是蓟却不回答。它变得更沉思起来。它想了又想,一直想到圣诞节。最后它的思想开出了这样一朵花:
  “只要孩子走进里面去了,妈妈站在栅栏外面也应该满足了!”
  “这是一个很公正的想法!”阳光说。“你也应该得到一个好的位置!”
  “在花盆里呢?还是在像框上呢?”蓟问。
  “在一个童话里!”阳光说。
  这就是那个童话!
  (1869年)

  这篇小故事最初发表在纽约出版的《青少年河边杂志》1869年10月号上,接着又在当年12月17日丹麦出版的《三篇新的童话和故事集》里印出了。安徒生在日记中写道:“我写这篇故事的唯一理由是,我在巴斯纳斯庄园附近的田野上见到了这样一棵完美无缺的蓟。我别无选择,只好把它写成一个故事。”这是一起很有风趣的故事。固然蓟找出理由安慰自己,但也无意中道出了一颗母亲的心:“只要孩子走进里面去,妈妈站在栅栏外面也应该满足了。”


October 08, 2007

冷雨夜温暖的小红帽

台风天在家里偷懒看书是舒服的;
但顶风出去感觉要被风吹得飘起来以及伞骨差点折掉以后回到家里会觉得更舒服。
干燥的温暖的家里,小红帽总是不爱待;
只有被大灰狼差点吞到肚子里的超HIGH经历才让她对家有那么一丝依恋。

红色水玉居然是从老妈压箱底的十几年前的碎布中找到的,十几年前的国产棉布,色泽纯正,厚实挺括。
当年的老妈是手工强人,会在苏打裤子的膝盖上贴布绣上草莓,小熊,会把大雪碧塑料瓶剪成丝丝缕缕编起来做花瓶,会用电线里的铜线折来卷去做小自行车……而当年手无比笨的苏打,没想到今天居然会摆弄起这些,看来遗传也许有一点意义,虽然遗传到的目前不到1/10……

October 10, 2007

红帽子军团

秋天快乐!

October 13, 2007

夏末的秋色

8月的甘孜县,树还是绿的,但已经有了秋的气息。
比如这金红的草叶

比如这枯萎的花萼

比如夕阳下大蓟

和这种黄色钟形野花的银发

而它的花朵象是沉甸甸的小灯笼,散发着丰收的味道。

甘孜就是这么个沉甸甸的有味道的地方,要写它可以写上一大篇,还是先看照片吧。

October 17, 2007

秋天日记071017

桂花开了
好香
这个季节就应该在凉飕飕的晚风中捧上一袋热热的糖炒栗子,以及在清晨煮上一小锅酒酿圆子,真是个容易饿肚子的季节呀。
还有在下午温暖的阳光里,在细长的香甜的花瓣雨中花呆,花长长的呆,如果家里没有大大的阳台或院子,或者可以去渡口,或者其他户外晒得到太阳的地方。
秋天,在家发霉的人多出门晾晒吧:D

October 19, 2007

精灵的故事

我想讲一个关于精灵的故事,在我们周围的草丛和树木中,住着很多很多的精灵。

和他们修长俊美,有着苍白精致的肤色和银发,终日与独角兽为伴的亲戚不一样;他们矮小敦厚,在地表和树干上掘穴而居,这是天冷或刮风下雨的时候;而天晴的时候,他们更喜欢以草叶或花朵为家。

我想讲的就是他们的故事,只不过,那些故事都是关于他们的童年,当他们还小的时候,他们的个子只有8厘米,但帽子却足足有10厘米高;他们有短乎乎但很灵巧的手脚;他们喜欢做梦,不管是夜晚还是白天,因此 他们的脸上总是浮现出一种憨厚的淳朴的单纯的微笑,你看着它,笑意不知不觉地也浮上你的嘴角,慢着慢着,真的可以看到他们吗,当然,只要你找到一处没有人迹的林间草地,把脑袋慢慢排空,然后,你就会看到他们在草木中偷偷地朝你微笑……

也许先从他们中最著名的一个开始说起吧,你也许没想到,那个戴小红帽的小姑娘也是他们中的一个,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狼外婆把她吞下去她还可以活下来的原因。自从犯过那个可怕的错误以后,小红帽谨慎了很多,8过狼外婆已经被惩罚了,所以她还是象以前一样快活,喜欢晒太阳发呆,尤其是在秋天落满枯叶的树下,她喜欢坐在枯叶上厚厚的舒适感,动一动就会有喀嚓喀嚓的声音,再坐一会吧,再坐一会吧,蘑菇还多着呢……

October 26, 2007

精灵遇见早晨第一缕阳光

的时候,他们还在甜甜的梦乡里。
当太阳还没升起的时候,小树林里还是有点凉意的,毕竟已经到了秋天。

小红莓早早地戴上了围脖,她怕冷,睡觉时也不摘下。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在她的脸上时,她从她的梧桐叶床上睁开眼睛,恩,新的一天开始了。

黄帽精灵喜欢睡在铺满松针的地上,他喜欢软绵绵的带着清香的松针床。他还没想好自己的名字,因为他不是个将就的人。

核桃儿睡觉时喜欢把铺盖卷得紧紧的。

醒过来,他仍然不肯起床。换了个地儿,到落满桂花的枯叶丛中享受阳光。

然后挤到小丑精灵的被子下,用凉脚爪把小丑冻醒。

起床啦,起床啦,美好的一天开始啦!

October 27, 2007

精灵一直在玩

从眼睛睁开的那一刻起,精灵就在想着今天要玩点什么?通常头一个开始的游戏是捉迷藏。谁来躲,谁来捉的决定过程有点像我们小时候玩的坐椅子,只不过,精灵们玩的是钻树叶儿。口里数着数,突然一声“停!”,没钻到树叶底下的就要抓人啦。

于是今天格鲁就头一个挑其重任了,他决定挑选一根茂盛的小树枝作为搜索利器,哈哈,看你们往哪逃?!

黄帽精灵最喜欢的栖身之处是广玉兰树高高的树枝上,他真是个执着的孩子,到现在还在琢磨理想的名字。

核桃儿躲在一枚金黄的梧桐叶后面,哦,傻孩子,阳光让他曝光了都不知道:D

小丑精灵先挑了一片大梧桐叶躺下,可是盖不住脑袋哇。

于是他钻到小树丛里,垂落的枝条形成一道无形的栅栏,活活,这下格鲁肯定找不到他了。

小丑精灵遗弃的大梧桐叶吸引了阿娜,恩,很容易被发现的嘛。

于是她钻进一片粉红明黄的太阳花丛中,噢,她的桃红小帽终于不那么醒目了。

蔷薇儿一开始想用金叶女贞在自己身边筑一道围墙,可是,找了半天还是不够围个圈儿:(

于是她爬上树枝,躲在芙蓉花骨朵后面,还是这里好,又美又香:)

后来后来,究竟这么样了,有人被抓住了吗?
恩,其实是这样的,精灵们躲着躲着就陷入了自己的白日梦当中,而捉人的格鲁早就被路上的小花小草们勾走了魂,当白日梦逐渐醒来,大伙儿嘻嘻哈哈 地回到当初分手的绿草地,就地躺倒,开始玖玖玖玖地讲故事,这些故事有些是他们听过的,有些是他们瞎编的,管他呢,好听就行。
讲累了,再做游戏吧,还捉迷藏吗,为什么不呢……

October 28, 2007

虾米碗糕杂货铺开张

在淘宝上开了一个,把尖帽精灵和以前做的几个小包放进去,8知道会不会有人认养呢?
在blogbus开了一个新博,主要是配合淘宝店的内容.
搞了半天,好麻烦,头好大,这个店会不会无疾而终呢?:D

October 31, 2007

秋天日记071031

10月的最后一天,一片阴霾。
好想念前一段晴朗的天空。

关于 October 2007

此页面包含了在October 2007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September 2007

后一个存档 November 2007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