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uary 2009 | (回到Blog入口) | May 2009 »

April 2009 归档

April 09, 2009

春天快乐

春天来了,我苏醒了:)

April 12, 2009

童年植物志--映山红

我老是想拼凑童年,可惜年纪大了,好多细节都忘光光。这时候就会很羡慕桑格格,她为什么会记得住那么多东西哪???!!!为什么我的脑瓜子像漏斗???!!!
明媚的春光有励志作用,恩,那我来整理一下小时候的花花草草吧。时光飞逝,我捞我捞我使劲捞……

从映山红说起吧,幼儿园在闽北的时候,后山上春天里开满了映山红,我记得那时在花丛里自己和自己躲猫猫,玩够了,采了一大束,兴致勃勃地带回家去,一片片花瓣剥下来,堆成一座小山包,好有满足感。有一次我好奇吃了一朵映山红,有一点点微咸,不难吃。

说实话,记忆里的映山红已经虚化成一片质朴的红,自从离开那个闽北小山城,好像就再也没有见过映山红了。每次回忆起来,那漫山遍野的红,似乎还配着革命电影的雄壮旋律呢。费尽心思地想再现,结果一而再,再而三,还是太柔美了一点,没有那种生气勃勃的野气,不是不让人有点沮丧的。

上周去植物园,杜鹃园里看到了久违的映山红。可惜了,这种花儿就是要扎堆儿怒放才好看,植物园里一小丛一小丛完全没有了气势。8过好歹能看个仔细,回家刻了枚橡皮章,留个念想。

留言里沉下说从没见过映山红,其实映山红是杜鹃的一种。今天出门居然在小区里也发现种了好几处。贴2张照片吧,大家也许见过了不知道呢:D


April 16, 2009

童年植物志--油菜花

小的时候每年春节,都要回乡下爷爷奶奶家。
那时候马路还没有修到家门口,每次回家只能坐班车到省道大队部路口,一路走回去。
先是红砖房的大队部礼堂,然后是队里简陋的菜场,再往下是一座水泥桥,桥下的溪水活蹦乱跳的,上游有大婶小妹们蹲在溪边的大石上洗衣服,大冷天也不怕。
水泥桥过了就没大路了,得从田埂上走。春节那会的田里,种满了油菜花。过一人高的油菜花,开得兴兴头头的,对于不到1米的我来说,简直就像一个小森林一样。

田埂边时不时有野花,比如紫云英,比如豌豆花,比起高过头顶的油菜花,似乎脚下的那个世界更好接近似的。

可是总不能老是蹲下看个不停吧,爸爸妈妈在前头走远了,得往前赶啦。但田埂怎么这么窄啊,泥土为什么总是那么软啊,更要命的是,碰到沟渠的地方,得一口气一脚踏上水渠里的垫脚石,另一脚踏上断头田埂的另一头。哎呀,不好,身子一歪一屁股就坐到水渠里了,新衣服脏了,满手都是泥。

怎么被打捞起来已经不记得了,接下来的几天,和小伙伴们四处乱窜,田埂也窜得脚熟了。回家的那天,几步一回头,脚下也没见摇晃。爷爷奶奶的老房子,一转眼就消失一片黄灿灿里,看不见了……

春天里的油菜地,也就走了那么几回。后来,村里通水泥路了,车子可以直接开到家门口了;后来,爷爷奶奶搬到城里了,春节在城里过了;后来,老人家去世了,清明的时候回家,油菜花已经开过了……

继续刻章纪念,刀功还需努力……

April 22, 2009

少年采花大盜

最愛做的,就是把好看的花,通通吃掉!

关于 April 2009

此页面包含了在April 2009发表于虾 米 碗 糕的所有日记,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存档 January 2009

后一个存档 May 2009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