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涂鸦- 归档


Page 1 of 12

August 02, 2009

萤火虫之夏

我一直念念不忘天目山的萤火虫,回来画了这张。实际上没有这么密集,毕竟是在人居附近,没有人的地方肯定更多。

全世界萤火虫有二千多种,夏季在河边,池边,农田出现,活动范围一般不会离开净水源.正式来说glow-worm萤火虫是指它的幼虫,而firefly 萤火蝇才是指闪亮成虫,雄性萤火虫较为活跃,主动四处飞来吸引异性;雌性停在叶上等候发出讯号.在萤火虫体内有一种磷化物-发光质,经发光酵素作用,会引起一连串化学反应,它发出的能量只有约1成多转为热能,其余多变作光能,其光称为冷光.常见萤火虫的光色有黄色,及绿色.雄萤腹部有2节发光,雌只有 1节.亮灯是耗能活动,不会整晚发亮,一般只维持2至3小时.成虫寿命一般只有5天至2星期,这段时间主要为交尾繁殖下一代.在日落后1小时后萤火虫非常活跃,争取时间互相追求.----引自百度百科

萤火虫对自然环境的要求很高,这也是我们在城市里越来越少能看到他们的原因。前几周看到过《南方周末》对一个做萤火虫研究的学者的报道,他的工作看来很有意境,但想想总是要夜里在山间水边无人处守候,也是蛮辛苦而寂寞的。

意外发现,我很喜欢的两张风潮唱片,山居岁月夏天来了的作者居然叫做萤火虫,他还有一张专辑叫风和日丽没有听过,呆会就去找:)作为城市人,也只能在这自然的音乐中遐想和萤火虫相遇的乐趣,毕竟亲眼能看见的机会已经很少了……

延伸阅读,夏虫记:)

July 29, 2009

笔记大自然--天目山

首先得推荐一本书,克莱尔夫妇的这本《笔记大自然》真是令人爱不释手,让苏打画笔记本的热情重新昂扬了起来,于是涂了两张天目山的草木虫。不追求艺术境界单纯记录的涂鸦真是快乐啊!

June 06, 2009

树林里

BANANA来到上海以后,经常感叹来到了外国。没有亲友,小区里家家大门紧闭,想聊天都没有人聊。还好白天有股市,早晚她就拿着她的三星手机在小区里四处逡巡,拍花摄草,并找人搭讪(口怜的BANANA,不孝的我……)

小区里有一片香樟林是BANANA最喜欢的,香樟树们长的遮天蔽日,即使在夏日也很阴凉。在林子里散步,经常可以听到悦耳的鸟鸣。败了尼康以后,终于能够拍到鸟儿的身影,虽然还是不甚清晰。BANANA经常试图把鸟鸣声录下来,可惜总是不甚理想……8过每天经过能听见,已经很让人感到幸福了:)

-----------------------------以下是期待的分割线----------------------------------------
因为某些大家可以猜想到的原因,FLICKR被墙了。木鱼安慰我说,过两天会好。好吧,我等…………
重新拾起不好用的BABABIAN,看来还是有一个自己的图片空间最牢靠……
BABABIAN十分地让我不爽,刷新N遍都时隐时现;虽然YUPOO加了个讨厌的LOGO,但至少显示得出来,唉……

January 23, 2009

那些曾经的家乡-炸油饼

爷爷奶奶在世的时候,每年春节我们都要炸油饼。
这可不是一件轻巧的事,大人们要忙上一天,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子,更是一件隆重的大事。
说明一下图的内容:
1、大米在水里泡上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混入煮熟的番薯,搅匀。
2、把原料倒入石磨的入口
3、开始磨磨拉,我们家的磨不是北方那种绕着它一圈一圈地那种,石磨上套了一副U型的木把手,木把手一手系了绳子固定在天花板上,推磨的人扶着木把手,双手前后做顺时针圆周运动,沉重的石磨就慢悠悠地转起来了。我一个人是推不动的,爸爸妈妈推的时候,我也凑上一份子,感觉自己也出了不少力似的
4、推啊,推啊,白色的浓稠的米浆就沿着石磨的槽流出来了,磨上一上午,大概能接上1-2桶吧。这些米浆就是做油饼皮儿的原料拉。
5、推磨的通式,馅料也要准备好。撕碎的紫菜条、新鲜的海蛎、瘦肉、白菜、大葱切成丁,搅拌均匀,调好味,就可以下锅拉。
6、妈妈和爸爸都是炸油饼的好手。锅里的油吱吱作响的时候,妈妈左手的圆勺里已经盛了一勺米浆,用汤匙压压平,右手倒馅料到左手圆勺中,不要超过米浆范围,压实。
7、再勺一勺米浆到馅料上,注意要盖牢,不要让馅料流出来,然后把装得满满的圆勺放入油锅,大概放上个几秒钟,轻轻一抖,一个完整的饼就从勺子里掉出来,浮在滚油中了。过一会翻个面,等到饼的两面都金灿灿,中间露出一点点馅料的颜色的时候,就可以起锅拉。
8、刚起锅的油饼妈妈不让我吃,说是火气大。我等啊等,等到筛子里都堆满了,妈妈才让我拿一个最早出锅的。
9、终于可以开吃了,先咬一口炸的酥脆的外壳,要咬一口鲜嫩的馅儿,真好吃啊!我的最高记录是一次7块,可惜,爷爷奶奶过世后,我们再也没有自己做过,而街上买来的油饼,永远赶不上老家的滋味。


-------------------------四年了的分割线-----------------------------------

线上是重画的水彩,线下是四年前的绘图板涂鸦。
转眼就四年,实在快得让人心碎,当年画画那一门子的单纯热情似乎已经很遥远袅……
今晚回家过年,祝大家春节快乐,来一趟怀旧之旅,也许也不错哦!




November 28, 2008

根河湿地


刚进九月下旬,清晨的达布达林电视塔山上,风吹得人头疼。
天有点阴,偶尔有一道光,根河湿地就像被点燃了一样。远处的山腰上,收割过的黑土、草甸、残余的油菜地,画出一个个长长的块面。山坡上,白桦树的叶子闪着金光。
如果不是这么大的风,北方的冷一点也不怕人。可是偏偏风就这么大,于是只好哆哆嗦地摸出相机卡嚓几下,然后火速退到电视塔工作站的小楼下。如果没有风,这会是多么美好的无所事事的一个上午。
于是回到市里,吃了好吃的馅饼,地三鲜,豆腐丸子。
然后晚上到旅馆澡堂里洗了很热乎的澡。
这是在内蒙的第2天,挺好。

September 14, 2008

中秋

好花的图,本来想画得很平静地,算了,下次再说。

今天的月亮很圆啊!

September 08, 2008

倒計時

送上本博史上最大(其實也不算多大:P)圖圖一張,沒啥好說的,現在完全處于旅行前綜合癥發病期……

August 17, 2008

走在雨中

昨天出门听一个讲座,下车恰逢暴雨如注,偏偏车站附近前后不着,一开始哆哆嗦地想找地躲雨,走上几步突然开心起来,满马路的水啊,哗啦啦,噼噼啪,这里一条小溪,那里一个水潭,踩水的感觉真好哇。
然后偶就走得裙子都湿掉袅,听讲座的时候只好人体烘干。
讲座挺好听,下周还有,

July 30, 2008

芒果熟了


BANANA在电话里很兴奋地说!
家里小区里的芒果树今年是大年,树上挂满了果子。
风一吹,熟透的果子就落下来,刚落在草地上的果子都还完好,BANANA每天大清早下楼去拾果子,居然有时能捡上好几斤。
"芒果现在要多少钱?”她问我,我也有点糊涂,好久没买了,最少5块钱吧。
啧啧啧,BANANA在电话那头叹起来,要是你在家就好了,这几天家里芒果都吃不完,还分给姑姑舅舅们呢!
BANANA说,现在她做饭的时候最开心了,窗外是芒果树,围墙外面省图的草地上也都是芒果,有时有小狗跑来吃,风景真好!
“有的时候芒果落在楼下小轿车上,车子就呜呜大叫起来,呵呵呵”BANANA乐不可支。
我听着微微有点心酸,好久没听到BANANA这么开心的笑了,这几年家里不太平,偶没为她排多少忧,电话里听她唠叨时还常粗暴回嘴。
对不起,BANANA,有的时候,偶觉得,你也是个老少女呢!希望偶能慢慢成熟起来,不让你操那么多心,希望你能多一点这么纯真的笑声。


July 19, 2008

夏虫记

“蝉声在白天主宰着乡村的背景,到黄昏暑气蒸腾,夜幕低垂,除了几个孤零零的蝉以外,它们大多停止了歌唱,让位给稻田里的青蛙。但孩子们最感兴趣的还是萤火虫。这些小精灵提着碧绿的小灯笼,在蓝幽幽的夜空下无声无息地游荡。在没有空调和电视机的时代,村里人的夏夜通常都是在户外度过的:人手一把蒲扇,坐在桥上或庭院中纳凉。孩子们无事可干,或者仰面躺在桌上数星星,或者追逐着去草丛中捉萤火虫。捉萤火虫不需要任何工具和技巧,它们飞行速度很慢,在黑暗中又特别容易分辨,飞近时手一捞就到手心里了,它们既不警觉,也不怕人,甚至松开手,它也仍然不会飞走。
看到美好的东西,人总难免会产生占有欲。捉了一些萤火虫后,常常还想捉更多。于是从家里找一个广口瓶来,把这些小虫一一放进去,随后一手捂住瓶口,一手去捉别的萤火虫。捉了几十个下来,夜已深沉,倦意袭来,自己也知道天一亮,这些小精灵的光芒就此黯淡,以它们短暂的生命,也未必能撑几天,可总是舍不得将它们就此释放,于是回到家,用纱布罩住瓶口,睡觉前拿到蚊帐里,它们绿幽幽的光芒在睡梦中仍在闪亮。”

毛毛头的《夏虫记》写得很有爱,之前配的图是电脑修过色调的,不满意 ;晚上又手工改了,我还是喜欢这里的版本。

--------------------------顿悟的分割线-----------------------------
创造来自生活,没有灵感的时候,就做勤勤恳恳的小蜜蜂,去收集生活中的素材吧,所谓厚积薄发应该就是这样吧……

July 09, 2008

夏天到了

出梅后天气就迅速变热,前些日暴雨后见彩虹,今天蓝天上白云斗斗,黄昏毛毛头到家,说是恨不得手上有个相机。
这样的夏天还不赖,希望月底不要台风,给我一个平静的海岛游吧!

去年的图用来打个补丁:P

June 29, 2008

牧猪人

牧猪

猪是一种自我意志强,且不易朝特定方向移动的牲畜,所以不大适合放牧。童年时在乡下,牧猪也是偶尔才得见的景象:通常是一头极壮硕、不下四五百斤的大猪,低着头专心地乡间道路两边寻觅食物,它的主人手执细长杆子紧随其后。猪走得很慢,且不可能像羊群那样一人放牧数头,所以牧猪除了节省饲料外,似乎很不经济;听母亲说,这些赶猪的大多是走村串户,拿种猪去配种的。

这一景象到1990年代初就基本消失了,现在养猪都是规模化经营,猪的运送也都用卡车而不是人力放牧了。与之相似的,我们村最后一户养牛的老农死后,牛倌这一职业也告终结。幼年时我还经常看着他牵着水牛去村里的池塘里放养,甚至有幸目击了一次小牛的诞生。当它的两腿从母牛的体内拽出来时,我的世界观遭受了一次重创,回家后向母亲确认:我到底是不是从她的胳肢窝里出来的?

以上文字来自毛毛头的消失的职业,嘿嘿

June 20, 2008

那年夏天静静的海

那年夏天我在做什么?似乎是大家计划着出省旅游,经上海,到西安,到武汉……
结果暴雨冲垮了铁路,我们没出省就被堵回来了……
是那一年吗?
毛毛头的好友从上海来厦门看望他,那时候的他,瘦得像麻杆。
那些傻瓜机拍的照片,现在都有些褪色了。但翻相册,就是和在电脑上看不一样啊,有一种亲临其境的感觉。
当年静静的海边狭窄的两车道公路,已经变成开阔的环岛路;那些在沙滩上开得如火如荼的牵牛花没有了,老旧的渔船没有了,有些地方变得很喧哗,还好,有些沙滩还算安静。
这个又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似乎比福州还能勾起我的乡愁;而我的家乡究竟算哪呢,生下来一处,1岁一处,5岁前又一处,10岁再一处,而最鲜活自由的也只有在厦门的四年了。

June 18, 2008

小忧伤

心里的那个小人似乎越来越安静了,很忧伤啊忧伤……

June 16, 2008

凤凰花又开

去年六一到厦门,员筜湖边开满了凤凰花;
今年六四到的,依旧是满城红花,看着让我心花怒放得简直有点热泪盈眶鸟……
趁着心里还热乎着,找出在当年在厦大时拍的照片,涂了一张

真是喜欢这种植物啊……

June 15, 2008

回来了

厦门1天半,福州一周,现在回来了
厦门的一天半很美好,会了老友,吃了美味的川菜,住了漂亮的青年旅舍,泡了安静的咖啡馆儿,夜里和白天都走了厦大和环岛路,6月的厦门,凤凰花盛开,真好……

最爱凤凰花


旅馆庭院,我看中了那只猫,懒洋洋地趴在雪人旁边,可是才画两笔它就跑掉了,恨啊……


庭院桌子上的钱钱草,上面那一笔是小恶魔画的,被我及时拦住……其实那个小男孩还是蛮可爱的,用我的毛笔画彩虹的时候可专注了:D


旅馆又一角,下午,太阳西斜,画完这一幅我就出门去黄厝了。


晚上在抽屉,没有人,杂志不错,饮料好喝,看中了这个水瓶,据说要200元之巨……

明年的这个季节,再去吧……


May 28, 2008

太阳依旧升起

以吃小龙虾告别过去的一年,呜呼,我又老了一岁鸟。
临了《嘟嘟与巴豆》中的一张图,给受难的人们,以及得了震后忧郁症的朋友们,太阳依旧会升起,偶们要坚强面对……

May 02, 2008

080502

虽然没有出去玩,但是天气很好,没什么可说的,送给大家草莓泡芙一个,我爱甜品们!


April 27, 2008

泡桐将尽

月初的时候一惊一匝地,以为泡桐开过了。
其实中旬才是全盛期,而这一周,圆叶子也冒出来了,真的,泡桐要开过了。
夏天,就快到了……

April 24, 2008

建了一个组

学习水彩,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来逛逛。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关于 -涂鸦-

此页面包含了发表于 虾 米 碗 糕 的 -涂鸦- 所有日记的归档,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分类 -插画-

后一个分类 -淘宝-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