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脚步- 归档


Page 1 of 4

July 27, 2009

山中一日

住在YY的复式豪宅里。放眼出去一片青翠。房门打开,屋子里真正是凉风习习,吹得人浑身通透。山溪从楼前峡谷奔流而下,略微泡了泡脚,没有跟着师傅和YY溯溪而上,是为一憾。8过夜晚停电时看到了漫天硕大的星斗(没有在西藏看到的明亮,但也够灿烂的了);水边有零星萤火虫,出其不意地画出或明或暗的光迹;第2天在后山上发现久违的蛇莓,还有蓝蜻蜓、四脚蛇、黑里透蓝的寒蝉和巴掌大小的黑色凤蝶;芝麻菜很清香,小地瓜、霉干菜烧肉、笋干烧肉和土鸡汤都很美味……
算起来是今年第一次集体出游,时间虽短,但也很满足。YY说,山中春季多鲜笋。秋季应该可以看到五花山吧,下次来要多住几日才好:)


久违的蛇莓


鸭跖草


四脚蛇


可能有20年没见过的寒蝉

还有一些照片在这里


November 28, 2008

根河湿地


刚进九月下旬,清晨的达布达林电视塔山上,风吹得人头疼。
天有点阴,偶尔有一道光,根河湿地就像被点燃了一样。远处的山腰上,收割过的黑土、草甸、残余的油菜地,画出一个个长长的块面。山坡上,白桦树的叶子闪着金光。
如果不是这么大的风,北方的冷一点也不怕人。可是偏偏风就这么大,于是只好哆哆嗦地摸出相机卡嚓几下,然后火速退到电视塔工作站的小楼下。如果没有风,这会是多么美好的无所事事的一个上午。
于是回到市里,吃了好吃的馅饼,地三鲜,豆腐丸子。
然后晚上到旅馆澡堂里洗了很热乎的澡。
这是在内蒙的第2天,挺好。

October 10, 2008

旅途的第一天

在哈尔滨。斯大林公园是个好去处,树多,椅子多,本地人比游人多。孩子们在宽敞的人行道上玩直排轮,老人们或散步、或不紧不慢地在五颜六色的健身器材中运动,不老不小的如毛毛头,有本书有地儿坐就可以耗掉一下午,偶有友谊宫的豆腐干陪伴,挺香挺好吃。
本来对过江缆车很有期待,结果网上查到的价格显然过期以久。也罢,无非是换个地方坐,这里咱们坐得也挺好。9月才入下旬,黄昏时的风已经挺凉的了。夕阳很好,可是吃饭点儿到了,老奶奶老爷爷们自顾自回家了,不就是个落日吗,哪儿不一样?我很想做一个敬业的旅行者,到太阳公公下山再离开。可是肚子叫了,毛毛头冷了,我们也撤了。

September 07, 2008

080907

昨天下午回乡,天空晴朗,西斜的阳光透过行道树一波一波地扫过乡村巴士,凉风习习,到处金灿灿的。夜里凉,蟋蟀儿在窗外歌唱,盖着薄被,初秋的日子真是美好。
9月的这个上海的黄昏,和8月的川西,很像。
今天回家就想着找去年的照片,果不其然,道孚和丹巴的找不到了,到丹巴的时候,已经没有高原上的凉爽,天空也没那么纯粹的蓝了。可是道孚啊,那个金灿灿的下午,只有零星的几张照片留下来,大部队们都到哪去了:(
一定一定要及时整理照片啊!!!!!!

就是这样的感觉,偶很想念……

-------------------------------今天是11号-------------------------------
照片找到了,照片拍得烂,百来张就拣出十几张,bababian最近慢得很,还是放到flickr,点击进入,游记不及时写的结果就是有些地名都给忘了……

October 13, 2007

夏末的秋色

8月的甘孜县,树还是绿的,但已经有了秋的气息。
比如这金红的草叶

比如这枯萎的花萼

比如夕阳下大蓟

和这种黄色钟形野花的银发

而它的花朵象是沉甸甸的小灯笼,散发着丰收的味道。

甘孜就是这么个沉甸甸的有味道的地方,要写它可以写上一大篇,还是先看照片吧。

September 27, 2007

山上的小木屋

我们在炉霍只停留了2个小时。那两个小时,是一天中阳光最灿烂的时候。
朋友YY对炉霍的印象是“象童话一样”,固然我们都知道他说话夸张的成分比较多,但炉霍的确是个美丽的地方。
这一路南下,在甘南和阿坝多为低矮敦实的安多风格夯土藏居,壤塘、翁达一带多是垒石砌成的多层楼房,而到了炉霍,寿灵寺下的山坡上满是色泽亮丽的小木屋,这种圆木一剖为二如井字层层搭建的全木结构房子,藏语叫“崩空”,就是木头搭起来的房子。
和之前看到的就地取材,色泽天然的藏居不同,这里的木头外墙都被刷成酱紫色,窗子往上是橙色或天蓝的装饰色块,真是很有朝气的配色。
更为让人惊叹的是,藏居窗台和院子里盛开的鲜花,这个苏打会另起一篇,实在是太爱藏族人家的院子了。
如果不是色达到甘孜的班车中午在炉霍休息两个小时,我们也许就会错过这个明亮绚丽的中午。虽然只够在寿灵寺下的山坡上的村子里小转一圈,但肯定好过回程时的阴天。如果不是阴天,也许我们会在这个小城住上一晚,炉霍车站里的卡萨旅馆,非常标准干净的3人标间,除了马桶是蹲式的,只要60块钱。
更多炉霍的照片,请看这里

----------好了,我们讲点别的,关于----------

Moleskine
当年苏打第一次在flickr里发现“moleskine"这个单词的时候,只知道和本子有关,但究竟是什么,完全不知所以然,在金山词霸中搜索也不得其解。到去年年底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品牌名。
在flickr上可以看到大量在moleskine本子上的涂鸦图片,很多人把这个本本当作日记本,记录他们的生活或想像。其实说白了,就是有品质的速写本。国内美术品商店的速写本大多块头很大,不便携带,且封面难看,所以苏打来没怎么用过,日常草稿涂鸦都散落在A4复印纸上。但见过moleskine之后,形式主义又开始冒头,似乎有了酱紫一个本本,就会有不断的灵感源源而来,当然,自己也清楚的很,有品质的本本,不能保证你的图就是有品质的,何况,它的价钱也太有品质了,100多块钱一本,每画一笔都要战战兢兢,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心态。
所以,近来使用的替代品是大声展上买的32开白本子,最大的好处是,对开页可以摊平来画,不够好的地方,是不够耐水,8过可以锻炼色彩的速写能力,减少在局部磨啊磨啊的工夫。
物质是精神的基础,希望这个小本本能激发偶的热情,我要勤奋,我要努力……

September 22, 2007

甘南川西北行程

拖了很久,本来不想写的,还是做个记录把。

8月3日,兰州,宿兰州大学招待所,75元3人间,无空调,公共卫浴,水很大很热;床上是被子,还好,夜里不热;大学招待所12点关门,对喜欢吃夜宵的人来说不太方便。兰州拉面不必特意到名店去吃,普通店里哪家人多吃哪家,两块五,味道一般都不错。夜晚的黄河边很热闹,到处是茶座,市内也有大量的烧烤排档,喜欢这个悠闲的城市。

8月4日,汽车南站坐车去临夏。快到临夏的时候 ,路边有连绵的大波斯菊和蜀葵。临夏汽车站附近一条街有大量的布料店,大多颜色鲜艳,质地一般;有一些窄幅艳丽条纹毛料布,是用来做马鞍的。临夏街道一般有遮阳布,蓝底红边,风吹起来特别好看。临夏有大量的清真寺,城外几乎每公里一个,城内有的一条马路上有好几个,南疆都没看到密度这么高的。
吃过午饭坐班车去夏河,到夏河快黄昏了,下雨。也许是因为阴天,便宜的旅馆看起来都不干净,最后入住卓玛,6人间,25/人,公共卫浴,洗澡水很热。在一露天帐篷烧烤晚餐,烤土豆和平菇都很好吃,烤肉5角一串。

8月5日,转寺,上山,转寺,午睡,露台看书,再转寺。夏天高原天气变化快,小雨,烈日交错了好几次,要是秋天来很更舒服。

8月6日,上午班车去郎木寺。路边的藏居大门上都种满鲜花;合作过后,路边出现大片草场和野花;经过尕海时下雨,灰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放弃。中午到郎木寺,大雨,住秀峰,30/人,双人间,公共卫浴,干净。饭后雨略小,去格尔底寺,纳摩峡谷,甘肃郎木寺,因为门票不贵,都买了。在郎木寺遇见周云蓬上山朝拜,可怜的周老婆穿着凉鞋,扶着周,一脚深一脚浅的踩着泥上山。

8月7日,因为昨天下雨决定不包车走花湖唐克,结果早上放晴了,光线很美。坐班车去若尔盖,热尔大坝上的晨雾是未曾想到的收获,过日尔朗隧道班车居然开入大片低矮的晨雾中,四面乳白,不久驶出回望一条玉带环绕山脚,和之前的云雾在山间徘徊都是极美的景象。
9点到若尔盖,9点半坐去阿坝的车(或去红原的车也可以)到唐克,运气好,班车开到唐克镇上拉客,否则一般在离唐克3公里的三岔路口放客。找车20元去九曲,司机让我们住他家的帐篷宾馆,30/人,帮我们逃票。(门票48/人,售票处在镇上,去九曲的必经之路)。午后出发,从索克臧寺后山上,可以走到栈道,收门票的栈道占了2个山头,附近几个山头视野也很好。九曲很美,日落时尤其。晚上学跳锅庄,星星极多极亮。

8月8日,早霞极美,去九曲看水上晨雾,山谷云海。11左右到三岔路口坐去阿坝(若尔盖发经过红原)的过路班车,有座。一路海拔逐渐升高,开阔草场到山顶平坝,云彩变幻万千,2点多时前方的积雨云如同巨大的龙卷风一般矗立在公路前方,震撼。麦尔玛乡有乡间公路走直线到唐克,自驾可以考虑走这条路。3点多到阿坝,汽车站附近修路显得很荒凉,加上之前对阿坝的了解甚少,入住车站旁旅馆,65/双人间,没有自来水,不能洗澡。之后去哇尔玛乡,搭夺登寺喇嘛帕杰罗上山一喜;眺望旺切河谷风云变幻,二喜;夺登寺喇嘛善良可爱,三喜。下山後去县城澡堂,吃饭,阿坝县城又是意外的整洁美丽和繁华,早知道住县城了……

8月9日 ,吃过好吃又便宜的稀饭包子泡菜,出租去朗依寺,下山走路回。朗依寺视野没有夺登寺好,下面的村庄有旅游示范户可以投宿;昨天的夺登寺下的铁穷村也有“安多人家”可以住宿,可惜之前完全不知。中午去格尔登寺,县城另一端,高原上一出太阳狂晒,把人都晒蔫了。回去午睡,黄昏徒步去麦昆乡,光影极美。

8月10日,坐班车去壤塘(隔日开)。班车离开阿坝一路上升,在山顶坝子上回望,县城像躺在巨大的荷叶当中。壤塘南木达乡石砌的藏居有崭新的彩绘门窗,乡里极整洁和美丽。过南木达乡盘山而上,高原上的山顶风光总是那么开阔壮丽。下午1点到壤塘,这个县城被几座大山夹在当中,虽然是全新的建筑,但感觉很逼仄。
饭后一阵暴雨,淋息了我们在壤塘过夜的心。雨停後和班车上3个重庆人包车去色达,350,长安小面。可惜暴雨冲垮了一段路面堵车长达1个小时,以至于后来经过五彩碉楼时没有停,遗憾。经过翁达,多为原木藏居,华丽;旭日乡,藏居多为石砌,碉堡状,下小上大,目测每层面积在100平方左右。天黑前到色达,投宿广场西面小旅馆,双人间30,干净,公共厕所。

8月11日,坐小面去五明佛学院,闲逛,佛学院现在工作组对拍照管理很松懈,但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兴致。坐工作组车下山打水,蹭了工作组一顿午饭,闲逛,下山转神山,等车,路边发现开满翠雀的山坡,回县城暴雨,雨后看见彩虹,满足了。

8月12日,班车去甘孜。再次经过霍西乡,旭日乡和翁达,光线很好。中午在炉霍停车2小时,寿灵寺一带的藏居很好看。出炉霍的公路上终于出现行道树了。冲古乡开始盘山,卡萨湖极蓝极美。上到山顶,此行第一次看到雪山。1小时後到甘孜。7点饭后沿川藏路散步出城,黄昏的雅砻江河谷极美。住车站对面的某旅游定点旅馆,20/人,4人间,公共卫浴,干净,水热。

8月13日,去白玉的班车是康定始发,甘孜的票早就卖完,去德格的也是。坐去石渠的班车去马尼干戈。一路都是刷成条纹状的夯土藏居,仿佛一个个瑞士卷散落在草原上,晨光和雾气极美。和同班车的情侣300元包车去德格,中途在新路海停留半天。新路海冬天可以转湖,一天足矣;夏天徒步路线据说会被水淹没。可惜要赶路,没看到晚霞。近5点出发 ,雀儿山的确会让人恐高,下山後的河谷很美,8点左右到德格。投宿车站对面甘肃旅馆,双人间20元,此行最低。德格夹在两山当中,路牌上书“小心飞石”。

8月14日,似乎是过央勒节,印经院放假,上午逛了更庆寺及山上民居,下午看活佛开光,跳神,德格县藏民举家前来,有钱的搭帐篷,没钱的地上铺块油布,吃吃喝喝,好不快活。7点左右结束,更庆寺的小活佛带领全寺喇嘛排长队回庙,每人手上一朵小花,可爱!

8月15日,逛印经院。午饭後包车350元回甘孜,过马尼干戈正值太阳偏西,光线极美。6点到甘孜,入住汽车站楼上金轮宾馆,双人间40,此行最新最干净,公共卫浴。饭后去近郊洗温泉,10元/小池单间,水很热很滑,卫生方面据说进屋之前喷过高锰酸钾。

8月16日,上午雅砻江河谷闲逛,下午甘孜寺下的古城,很好。

8月17日,甘孜汽车站很变态,居然不卖到道孚的票,只卖到康定。为省钱,在车站外坐去丹巴的班车中途下,当然,坐的是板凳和发动机盖。中午到道孚,入住交通宾馆,双人间30,公共卫浴。下午天气暴好,丛鲜水河对岸逛到白塔,再到山上的民居和灵雀寺,可惜没有住进藏族民居。灵雀寺每年正月有酥油花大会,向往。

8月18日 ,终于不要起早赶班车了,小面去八美,25/人。惠远寺一带极其田园,可惜之前没做功课,过门不入:(
八美小面去丹巴,也是25。丛道孚开始外套就穿不上了,到丹巴只能穿短袖了。县城5元1人到甲居,曾老师家50元管2餐,好看的房子,坐在院子里有点虎跳峡的味道。

8月19日,上午丛甲居走到小聂呷,黄昏回县城。

8月20日,回成都,错误的决定,已经完全忘记炎热的感觉了,应该去中路或梭坡住上一晚的,梭坡乡莫洛村是第2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气现在不大,似乎可以去去。

8月21-22日,成都闲逛,住宿广电宾馆,标间100。热啊。

8月23日,绵阳春秋航空回上海 。

补充:
1、没有去白玉是一件憾事。毛毛头之前没做功课老是问白玉有啥景点,其实对苏打来说,风景不在终点,而是在路上啊。班车因为是康定发路过甘孜,所以不能保证座位。包车的话,甘孜到白玉长安面包6-7百,德格到白玉300,分摊下来其实比班车贵不了多少。但象我们这次刚好找不到那么多同路人,只好放弃了。
2、川西的老百姓还是很淳朴的,除了吃饭时乞讨的人比较多外,在街上,乡间,郊外都没有出现西藏那种抱着你的腿,追着你要钱的事;给藏民拍照不管大人小孩大多都很羞涩。在新路海给两个藏民拍照,他们还主动提出付钱,让我们大吃一惊:D
3、川西如果去看野花的话,7月应该都不错。我们8月中旬到,已经没有7月披天盖地的气势了;夏天出来旅游还有一个好处是,很凉爽,一般需要穿外套长裤。只要不在太阳下暴晒,基本出不了汗。有些地方甚至会凉到让你没有洗澡的欲望,当然,如果你有天天洗澡的习惯,基本上我住过的所有旅馆都有洗澡间,水都不错。

资料备份:
甘孜州各县主要民俗节假日

September 19, 2007

格桑花开

藏区的人民往往用格桑花来统称野地里的花。
而他们的院里屋外,也总是种满了鲜艳的格桑花,
常常和大波斯菊一起出现的,是蜀葵。
蜀葵是城市里常常可以见到的花,似乎资质平常,但在高原上,也许是规模效应,在蓝天下,在夯土墙上,大丛大丛的白,粉,玫红,紫,仿佛笑容灿烂的藏族姑娘,生气盎然。
如果有个院子该多好啊!那一瞬间,种植的欲望又悄然而生……

资料备份:
蜀葵:学名:Althaea rosea 英名:Hollyhock 别名:一丈红.熟季花.戎葵.吴葵.卫足葵. 胡葵
【生物学特征】锦葵科蜀葵属多年生草本。株高1~3米,茎直立,全株被柔毛。叶互生,叶大而粗糙,圆心脏形,5~7浅裂,具长柄。花大,单生叶腋或顶生成总状花序,花色丰富,有单重瓣之分。蒴果,种子肾脏形。

【习性】原产我国。性耐寒,喜阳光充足的环境,要求排水良好的肥沃土壤。

September 16, 2007

开满翠雀的山坡

其实这一路上都可以看到翠雀,在唐克,在阿坝,而直到色达,在逛完佛学院 ,转完一座小神山,无聊地等车的时候 ,才惊喜地发现有一面山坡的翠雀。
那会的色温没有在唐克遇见圆穗蓼时那么高,太阳刚偏西,光线是金色透明的,满山坡的翠雀,似乎全在风中吱吱啾啾“看我,看我 ,我有湛蓝的翅膀,我有雪白的脸蛋,看我,看我,我在跳舞,跳的多好看……”

以上是某个清晨,某种姿态的翠雀,她的全貌就是下面那样

这个明亮的下午,某个花痴在翠雀丛中发出幸福的傻笑……

资料备份:

毛茛科,翠雀属
又叫飞燕草

原产:我国北部及西伯利亚。

株高50-100cm,茎直立多分枝,全株被柔毛。叶互生,掌状深裂。总状花序腋生,萼片5,花瓣状,上萼片与之上花瓣有距,蓝紫色,下花瓣无距,白色,花期5-6月。

耐寒,喜凉爽,忌炎热气候,耐旱,耐半阴,在富含腐殖质丰富、肥沃、湿润的土壤。

关于色达的更多,请看这里

September 13, 2007

继续阿坝天空下

去阿坝县旅游的现在多半是奔着年宝玉则去的,我和毛毛头没有去,就在县城附近闲逛。
听路上遇到的驴友说,他们见过2个台湾MM走川藏线,原则是有门票的地方不去。这一点倒是和我们有点相似,当然对我们而言,不是原则性问题,是一种倾向。
阿坝县城已经是个很棒的地方了,木鱼说过,这里的云彩和光线特别好看,的确如此。
所以,我也忍不住在花花图片中做一次插播,一起看云去!

第1天下午,夺登寺,山雨欲来

第2天早晨,郎依寺下的村庄

正午阳光下的格尔登寺僧舍

黄昏的旺切河谷,又要下雨了

马路的另一侧却阳光灿烂

回头看,乌云镶着金边

天快黑时,赛尔寺上的层层叠嶂

更多阿坝的图片看这里,在这里我们耗掉了1天半的时间:)

September 12, 2007

阿坝天空下

阿坝县哇尔玛乡的旺切河谷里,青稞沉甸甸地垂着脑袋。
偶尔空出来的土地上,长着一丛丛紫色的花。也是总状花序,也是唇型,是熏衣草吗?问了一路,没有人知道。


如果没有夺登寺好心的喇嘛,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下午的旺切河谷是多么地美。站在活佛的院子里,从门框望出去是一幅画,那时山雨欲来,天空中既沉淀又流动,让人想起呼啸山庄,一种孤独的惊心动魄的美。
满山的风中,紫苑开得兴兴头头

火绒草像白色的火花

为了在天黑前赶回住处,我们急匆匆地下山。
在河边的湿地里,看见一丛丛金针菇一样的凸额马先蒿

紫色的也是她的姐妹

草间还有花锚

和极细小美丽的小米草

至于之前怀疑的“熏衣草”,已经被网上找来的真熏衣草照片排除了

上一张她的玉照,究竟她是某种乌头还是某种马先蒿呢?

September 08, 2007

夕阳下的圆穗蓼

在唐克半山的亭子里驻守了一下午,阳光终于开始显露出黄昏的柔和。
跟着一个老摄影爱好者走向他认为视角最佳的山头(据说,九曲面前一排山头他都爬过了:P),一面开满圆穗蓼的山坡映入眼帘。整整一座山头,在金色的夕照中,粉红色毛茸茸的圆穗蓼在风中点着头,扭着腰。这种美好的情景用相机无法捕捉,尽管苏打心中澎湃着把美景永久占有的欲望,可惜技术太差……现在想想,还是回忆最美妙。
回忆中还有的圆穗蓼是在中甸快到松赞林寺的一片小山坡上,前景是一片粉红的天真烂漫,背景是庄严的松赞林寺,真的是很相映成趣呢。
过了几天,走到新路海时,又看到大片的圆穗蓼,白色的,在湖边,小山坡上生气盎然。白色的圆穗蓼,朴素而清新。


上面那张是电脑调色成黄昏色调,水彩原作在下面

资料备份:
中 文 名:圆穗蓼
学  名:Polygonum macrophyllum
所属科目:蓼科
简要介绍:多年生草本,高8—30厘米。茎直立,不分枝。基生叶长圆形或披针形;茎生叶较小,狭披针形或线形。总状花序呈短穗状,花淡红色或白色。瘦果卵形,具3棱,黄褐色。
生于海拔3200-4000米的高山草甸上。

最后补一张在唐克的下午拍的圆穗蓼,从唐克黄河九曲开始贴四川的照片

September 05, 2007

天空马戏团

在唐克半山的亭子里,我们泡掉了整个下午。
天空里的云彩不断变化着形状,永远都不会让你厌烦。
在一部老动画里,天上的云朵里藏着一整个基地,战斗机不时从云团里喷射而出,它的名字叫啥?
唯一的遗憾是当时什么吃的喝的都没有,只好在动物游行后假想着有棉花糖,冰激凌,海绵蛋糕……的下午茶:P

郎木寺

我们到郎木寺的时候,下起了中雨。
吃过午饭雨停了,出去逛。
逛了四川庙子旁的小学,逛了小半个白龙江峡谷,太阳偶尔钻出来几分钟,灰仆仆的地面立马辉煌起来。
甘肃郎木寺上山的土坡在雨后泥泞不堪,雨不时还在下。
爬山的时候才感觉在高原,有点小累。
穿过寺庙到半山的草甸上,有一条土路向山谷深处蜿蜒。
刚才还出太阳,现在天阴得像水墨画。
这一瞬间的感觉像在世界尽头,伞形科是守望的卫士。
和它在一起,还有这种白花,叫不出名字。


September 04, 2007

8月看花--麻花头及其他

看拉卜楞寺全景最好的是在贡唐宝塔后面的山坡上。
野花最盛的季节已经过了,但山坡上仍然处处长着一种花冠像紫色毛球的野花。坐在草坡上放眼望去,星星点点还是挺好看的,可惜在镜头里不成规模。
这种像紫色毛毛头的花有个好玩的名字,麻花头,菊科。

除了紫色毛毛头,你会看到草丛中还有

白色的野芝麻和兰色非常可爱的钟形花(名称不详)

囊吾的花很小,要近看才能看到它的精致和细巧。

在寺院里转时拍的花不多

甘肃佛学院院子里石竹花和什么菊:P

某僧舍里明亮的扶郎

转经路上的豆科植物(?)

夏河还是挺舒服的地方,我们住了两晚。
白天逛庙爬山,中午回屋睡个午觉,下午在卓玛天台上看看书,发发呆,偶尔看看庙(卓玛的顶楼也可以看得见大部分的拉卜楞寺),晚上吃烧烤,我爱烤土豆和烤平菇,至于烤肉,哪里都比不上喀什。

风景片子请看这里,目前传到夏河。

September 02, 2007

8月看花--大波斯菊

兰州快到临夏的公路边,盛开着大丛大丛的大波斯菊。
白色、粉色、玫红的花朵在半人高的羽状枝叶中摇曳,背后是农舍的夯土墙,美极了。
大波斯菊似乎不是野花,这一路20多天来,有人家的地方才能看到它轻盈的身影。但长得最蓬勃,最连绵的,就是在临夏的公路边了,主人家也许只是随意地撒了几颗种子,它们就蓬蓬勃勃地蔓延开了,真好!


关于大波斯菊
名 称:波斯菊

别 名:大波斯菊、秋英、秋樱、帚梅

学 名:Cosmos bipinnatus

科 属:菊科秋英属

形态特征:为一年生草本植物,细茎直立,分枝较多,光滑茎或具微毛。单叶对生,长约lOcm,二回羽状全裂,裂片狭线形,全缘无齿。头状花序着生在细长的花梗上,顶生或腋生,花茎5一8cm。总包片2层,内层边缘膜质。舌状花l轮,花瓣尖端呈齿状,花瓣8枚,有白、粉、深红色。筒状花占据花盘申央部分均为黄色。瘦果有椽,种子寿命3~4年,干粒重69。花期夏、 秋季。
园艺变种有白花波斯菊、大花波斯菊、紫红花波斯菊,园艺品种分早花型和晚花型两大系 统,还有单、重瓣之分。

生长习性:喜阳光、不耐寒、怕霜冻、忌酷热。耐瘩薄土壤,肥水过多易徒长而开花少,甚至倒伏。 波斯菊可大量自播繁衍。

繁殖:波斯菊可播种繁殖和扦插繁殖。

观赏应用:波斯菊植株较高而纤细,多用作花境背影材料。常植于篱边、宅边、崖坡、树坛。适用于花丛、花群。大量用于切花,花可入药,清热解毒。


甲居藏寨的大波斯菊

August 30, 2007

西北的树

火车经过陕西境内时,田间经常可以看到笔直如电线杆一样的树,树冠像一颗颗蓬松的小绿球,你可以想象他们是绿色的糖葫芦,吃口松软;又好象一个个年轻瘦长的树精,在风中点头,细语。
这是北方常见的树木,在甘肃,在新疆,随处可见。我似乎记得在云南也见到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想是杨树。

05年在白哈巴时,满村都是高大金黄的树木。我以为是白桦,可是后来蓝调说,是杨树。

在网上搜杨树和桦树,光看文字描述要做区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也很难找到一张单独形态的图片,不是局部,就是树林。
综合了一下

杨树的树枝通常密密麻麻地往上升,他们是太阳热烈的拥戴者。

桦树似乎枝桠更为分散,树皮上有眼睛一样的耙痕。

August 29, 2007

看花小结

02年6月中旬,从德钦到中甸的路上,快到县城的地方,车窗外的山坡呈现出不可思议的彩色,紫色、红色,黄色,像巨大的画笔在地面上抹过。苏打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城里人当时有点迷惑地问隔壁的当地人,他们见怪不怪地回答是野花开了嘛。
可惜到了县城附近再也没见到那么密集的野花地,虽然纳帕海,属都湖,还有沿途的草场上,也处处鲜花盛放,却找不到那瞬间的震撼了。
怀着对当年的美好回忆,苏打对这次的甘南川西看花行充满了期待。
可惜,出发晚了半个月,8月初的草原上虽然还遍地野花,但密度和明度上都消退不少,红花和黄花少,紫花、蓝花多,这是夏末的色彩,明亮而深邃。
在唐克遇到一个松潘的藏族少年,他说7月末松潘的花开得最艳。
回来后看到一组几乎看不见绿色的花海图片,是7月初的雅江西俄洛。
再往南的云南,6月中旬草原上就开始出现大片的花海。
而北疆的白哈巴,据说每年6月花开时都美得惊人。
想象一下,在适合的时间,去适合的地方,会是多么美妙的感觉:)

唐克草原清晨的野花

先贴一张,其他慢慢再来,有人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

August 24, 2007

回来了

上一张阿茶在唐克的照片。
事实证明,给一个动不动爱摔个大马趴的娃拍照留念,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所以,阿茶出镜的也只有这么一处了。
毕竟,旅行应该是放松的,阿茶,咱们还是不要做疯狂照相族,就做一个随处发呆族吧,基本上,这是苏打迟来的觉悟:P

June 12, 2007

海边的嘉年华

幸福的摩天轮,可以看到明亮的环岛路,和远方梦幻的鼓浪屿。刚坐上篮子的时候,服务人员会猛地把篮子转上个一大圈,头昏目眩中,开始一轮上升。4个代币,可以转3圈;结果转了4圈,赚了!可惜转得最慢的第一圈,居然有点不争气地怕怕,然后地3圈就飞快地过去了。

华丽的旋转木马,居然没有音乐!这是下来以后才恍然大悟,难怪没有梦幻的感觉:S

刚坐上神奇飞椅时,会觉得很平淡,没什么了不起的嘛!然后,离心力开始起作用了,身体快放平了,一边还打转,快碰到小D的座椅了,头朝下了……想把眼睛闭上,又舍不得,想叫,声音却堵在喉咙眼,下来了,头还晕着呢:P

以上,就是我和小D晚上9点进场玩过的,没有玩云霄飞车,厦门的嘉年华场地太小没设;没玩海盗船,临阵退缩了。散场前的一个小时,3项已经足够,更何况每一个游戏都像包场,在暴雨刚过的凉爽中,在微咸的海风中,在远处浪花的拍打声中……

<< 1 2 3 4

关于 -脚步-

此页面包含了发表于 虾 米 碗 糕 的 -脚步- 所有日记的归档,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分类 -笔记-

后一个分类 -花草-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