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花草- 归档


Page 1 of 2

July 27, 2009

山中一日

住在YY的复式豪宅里。放眼出去一片青翠。房门打开,屋子里真正是凉风习习,吹得人浑身通透。山溪从楼前峡谷奔流而下,略微泡了泡脚,没有跟着师傅和YY溯溪而上,是为一憾。8过夜晚停电时看到了漫天硕大的星斗(没有在西藏看到的明亮,但也够灿烂的了);水边有零星萤火虫,出其不意地画出或明或暗的光迹;第2天在后山上发现久违的蛇莓,还有蓝蜻蜓、四脚蛇、黑里透蓝的寒蝉和巴掌大小的黑色凤蝶;芝麻菜很清香,小地瓜、霉干菜烧肉、笋干烧肉和土鸡汤都很美味……
算起来是今年第一次集体出游,时间虽短,但也很满足。YY说,山中春季多鲜笋。秋季应该可以看到五花山吧,下次来要多住几日才好:)


久违的蛇莓


鸭跖草


四脚蛇


可能有20年没见过的寒蝉

还有一些照片在这里


June 10, 2009

晨露

紫叶小檗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浑身披挂,晶莹夺目。

金丝梅匍匐在金丝桃旁边,辛勤的小蜜蜂在飞舞。

小白蜗牛伏在圆柏间的落叶上一动不动,清凉的早晨可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啊……

感谢豆瓣有那么多能人解我困惑:)
重新使用flickr,如果图片显示的慢,请用加速法

June 09, 2009

清凉的早晨

本想早起拍露珠,却下起了阵雨,只好用前几日的图图来补憾。
flickr好了,为啥好得病歪歪的……

June 08, 2009

树篱开的花

小区里的树篱开花了,实际上这已经是一个月前的照片了,今天才整出来。

细小的白花,用微距拍也没有什么颜色。

如今花已经谢了,银边小叶儿还在使劲地往上拔。

另外一种灌木树篱还在开花末期,可惜园丁太勤快,隔天就修建,他们没注意到小白花穗多么地可爱吗?


我天天从他们身边经过,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呢……

May 24, 2009

阴天的香蜂草


整了一台新机器,试片中……

May 06, 2009

童年植物志--可以吃的花

上一篇的少年采花大盗是个引子,这一篇其实是一直想写的。
孩子都喜欢甜,记得小时候,没啥零花钱的时候,偶就常往花圃里钻。为啥,有一串红啊,又名炮仗花。一串红长的不高,正适合咱的个儿,满茎都是一咕嘟一咕嘟的花苞儿。把花托拔掉,花萼含在嘴里,可以尝到花蜜甜丝丝的味道。同样甜丝丝的还有美人蕉,摘不到,恩,抓住花茎往下弯吧,没什么难的倒咱!

可是,甜蜜的滋味就那么一口,再多没有了。还想再尝,再摘一朵吧。在摧残了一地花骨朵之后,少年采花大盗蹑手蹑脚地逃跑了。慢着,每次她都得逞吗?当然,好几次被邻居吼“干什么呢!”;还有的时候,花蜜在嘴里乱跑,什么玩意儿?!掏出来一看,嘿,小蚂蚁,你来捣什么乱?小蚂蚁也委屈着呢,你这个巨人干嘛吃我啊?!

终于发现鸟,记忆中的灌木红花原来是朱槿!又名扶桑!改日补画!

April 16, 2009

童年植物志--油菜花

小的时候每年春节,都要回乡下爷爷奶奶家。
那时候马路还没有修到家门口,每次回家只能坐班车到省道大队部路口,一路走回去。
先是红砖房的大队部礼堂,然后是队里简陋的菜场,再往下是一座水泥桥,桥下的溪水活蹦乱跳的,上游有大婶小妹们蹲在溪边的大石上洗衣服,大冷天也不怕。
水泥桥过了就没大路了,得从田埂上走。春节那会的田里,种满了油菜花。过一人高的油菜花,开得兴兴头头的,对于不到1米的我来说,简直就像一个小森林一样。

田埂边时不时有野花,比如紫云英,比如豌豆花,比起高过头顶的油菜花,似乎脚下的那个世界更好接近似的。

可是总不能老是蹲下看个不停吧,爸爸妈妈在前头走远了,得往前赶啦。但田埂怎么这么窄啊,泥土为什么总是那么软啊,更要命的是,碰到沟渠的地方,得一口气一脚踏上水渠里的垫脚石,另一脚踏上断头田埂的另一头。哎呀,不好,身子一歪一屁股就坐到水渠里了,新衣服脏了,满手都是泥。

怎么被打捞起来已经不记得了,接下来的几天,和小伙伴们四处乱窜,田埂也窜得脚熟了。回家的那天,几步一回头,脚下也没见摇晃。爷爷奶奶的老房子,一转眼就消失一片黄灿灿里,看不见了……

春天里的油菜地,也就走了那么几回。后来,村里通水泥路了,车子可以直接开到家门口了;后来,爷爷奶奶搬到城里了,春节在城里过了;后来,老人家去世了,清明的时候回家,油菜花已经开过了……

继续刻章纪念,刀功还需努力……

April 12, 2009

童年植物志--映山红

我老是想拼凑童年,可惜年纪大了,好多细节都忘光光。这时候就会很羡慕桑格格,她为什么会记得住那么多东西哪???!!!为什么我的脑瓜子像漏斗???!!!
明媚的春光有励志作用,恩,那我来整理一下小时候的花花草草吧。时光飞逝,我捞我捞我使劲捞……

从映山红说起吧,幼儿园在闽北的时候,后山上春天里开满了映山红,我记得那时在花丛里自己和自己躲猫猫,玩够了,采了一大束,兴致勃勃地带回家去,一片片花瓣剥下来,堆成一座小山包,好有满足感。有一次我好奇吃了一朵映山红,有一点点微咸,不难吃。

说实话,记忆里的映山红已经虚化成一片质朴的红,自从离开那个闽北小山城,好像就再也没有见过映山红了。每次回忆起来,那漫山遍野的红,似乎还配着革命电影的雄壮旋律呢。费尽心思地想再现,结果一而再,再而三,还是太柔美了一点,没有那种生气勃勃的野气,不是不让人有点沮丧的。

上周去植物园,杜鹃园里看到了久违的映山红。可惜了,这种花儿就是要扎堆儿怒放才好看,植物园里一小丛一小丛完全没有了气势。8过好歹能看个仔细,回家刻了枚橡皮章,留个念想。

留言里沉下说从没见过映山红,其实映山红是杜鹃的一种。今天出门居然在小区里也发现种了好几处。贴2张照片吧,大家也许见过了不知道呢:D


December 08, 2007

海边的龙胆

男孩乔班尼,在星星节之夜跑上了天气轮的山丘。山丘上可以看见莹白、雪亮的银河河岸上,芒草,随风摇曳,掀起一片片波浪。天河水泛出一丝丝紫灿灿的涟调,如同万道彩虹,滚滚奔流。焦班尼不知不觉地登上了无名的小火车。漂亮的小火车随着天空的芒草波浪飘荡,在天河流水中,在三角点的银光里,勇往直前地行进。铁轨两旁低矮的结缕草中,盛开着一簇簇如月长石雕刻的紫色龙胆花……

这是宫泽贤治的童话《银河铁道之夜》里的场景,在没有见到KAGAYA的CG之前,我常常会陷入幻想之中,尤其是对那“如月长石雕刻般”的龙胆花,无比地憧憬。
但在南方是见不到这种温带植物,它只生长在西南高山地带,直到这次入川,在新路海湖边的草地上,龙胆花就匍匐开在我们的脚跟旁。

湛蓝细小的龙胆花,没有童话中那样光彩夺目,但仍然明亮美丽。也许我看到的是龙胆科里的蓝玉簪

而KAGAYA图中的龙胆(上图是苏打用水彩临摩原图的),也许是这种大叶龙胆,才能开得那么高大挺拔?

谢谢joanne同学,你提醒了我,之前给自己布置下的川行植物记的作业还没有做完,差点又成为一栋烂尾楼:D
唉,好想在6-7月花盛的时候再去一趟……

October 13, 2007

夏末的秋色

8月的甘孜县,树还是绿的,但已经有了秋的气息。
比如这金红的草叶

比如这枯萎的花萼

比如夕阳下大蓟

和这种黄色钟形野花的银发

而它的花朵象是沉甸甸的小灯笼,散发着丰收的味道。

甘孜就是这么个沉甸甸的有味道的地方,要写它可以写上一大篇,还是先看照片吧。

October 07, 2007

一棵完美无缺的蓟

大蓟是典型的荒野的花。在唐克等车去阿坝的时候,路边的草原上满是这种高高的带刺的草,在阳光下,似乎噼噼啪啪的到处点燃着紫红色的小火花;在甘孜的河谷边,大蓟也到处都是,有的花朵枯萎了,泛黄了,然后洁白的绒毛填满了花萼,像蒲公英一样的种子开始离开母亲,顺风飞翔。
我非常喜欢这种植物,画了一张全景,感觉太柔顺了,没有那种蓬勃的朝气;然后又补了两张局部,算是大蓟花一生中的正午和黄昏吧。

资料备份---------------------------------------------------------------------------------------------------
大蓟

Herba Cirsii Jeponici

(英)Japanese Thistle Herb

别名 将军草、牛口刺、马刺草 。

来源 为菊科植物蓟Cirsium japokicum DC.的地上部分。

植物形态 多年生草本,高0.5~1m。根簇生,圆锥形,肉质,表面棕褐色。茎直立,有细纵纹,基部有白色丝状毛。基生叶丛生,有柄,倒披针形或倒卵状披针形,长15~30cm,羽状深裂,边缘齿状,齿端具针刺,上面疏生白我丝状毛,下面脉上有长毛;茎生叶互生,基部心形抱茎。头状花序顶生;总苞钟状,外被蛛丝状毛;总苞片4~6层,披针形,外层较短;花两性,管状,紫色;花药顶端有附片,基部有尾。瘦果长椭圆形,冠毛多层,羽状,暗灰色。花期5~8月,果期6~8月。

<生于山野、路旁、荒地。产于全国大部分地区。

采制 夏、秋季割取地上部分 ,晒干或鲜用。

化学成分 含挥发油、物生碱;鲜叶含柳穿鱼甙(pectolinarin)。

性味 性凉,味甘、苦。

功能主治 凉血止血,祛瘀消肿。用于衄血、吐血、尿血、便血、崩漏下血、外伤出血、痈肿疮毒。

附注 根亦入药,功效同地上部分。

补充阅读--------------------------------------------------------------------------------------------------

蓟的遭遇
安徒生

在一幢华贵的公馆旁边有一个美丽整齐的花园,里面有许多珍贵的树木和花草。公馆里的客人们对于这些东西都表示羡慕。附近城里和乡下的村民在星期日和节日都特地来要求参观这个花园。甚至于所有的学校也都来参观。
  在花园外面,在一条田野小径旁的栅栏附近,长着一棵很大的蓟。它的根还分出许多枝丫来,因此它可以说是一个蓟丛。除了一只拖牛奶车的老驴子以外,谁也不理它。驴子把脖子伸向蓟这边来,说:“你真可爱!我几乎想吃掉你!”但是它的脖子不够长,没法吃到。
  公馆里的客人很多——有从京城里来的高贵的客人,有年轻漂亮的小姐。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个来自远方的姑娘。她是从苏格兰来的,出身很高贵,拥有许多田地和金钱。她是一个值得争取的新嫁娘——不止一个年轻人说这样的话,许多母亲们也这样说过。
  年轻人在草坪上玩耍和打“捶球”。他们在花园中间散步。每位小姐摘下一朵花,插在年轻绅士的扣眼上。不过这位苏格兰来的小姐向四周瞧了很久,这一朵也看不起,那一朵也看不起。似乎没有一朵花可以讨到她的欢心。她只好掉头向栅栏外面望。那儿有一个开着大朵紫花的蓟丛。她看见了它,她微笑了一下,她要求这家的少爷为她摘下一朵这样的花来。
  “这是苏格兰之花(注:蓟是苏格兰的国花。)!”她说。“她在苏格兰的国徽上射出光辉,请把它摘给我吧!”
  他摘下最美丽的一朵,他还拿它刺刺自己的手指,好像它是长在一棵多刺的玫瑰花丛上的花似的。
  她把这朵蓟花插在这位年轻人的扣眼里。他觉得非常光荣。别的年轻人都愿意放弃自己美丽的花,而想戴上这位苏格兰小姐的美丽的小手所插上的那朵花。假如这家的少爷感到很光荣,难道这个蓟丛就感觉不到吗?它感到好像有露珠和阳光渗进了它身体里似的。
  “我没有想到我是这样重要!”它在心里想。“我的地位应该是在栅栏里面,而不是在栅栏外面。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常常是处在一个很奇怪的位置上的!不过我现在却有一朵花越过了栅栏,而且还插在扣眼里哩!”
  它把这件事情对每个冒出的和开了的花苞都讲了一遍。过了没有多少天,它听到一个重要消息。它不是从路过的人那里听来的,也不是从鸟儿的叫声中听来的,而是从空气中听来的,因为空气收集声音——花园里荫深小径上的声音,公馆里最深的房间里的声音(只要门和窗户是开着的)——然后把它们播送到远近的地方去。它听说,那位从苏格兰小姐的手中得到一朵蓟花的年轻绅士,不仅得到了她的爱情,还赢得了她的心。这是漂亮的一对——一门好亲事。
  “这完全是由我促成的!”蓟丛想,同时也想起那朵由它贡献出的、插在扣子洞上的花。每朵开出的花苞都听见了这个消息。
  “我一定会被移植到花园里去的!”蓟想。“可能还被移植到一个缩手缩脚的花盆里去呢:这是最高的光荣!”
  蓟对于这件事情想得非常殷切,因此它满怀信心地说:“我一定会被移植到花盆里去的!”
  它答应每一朵开放了的花苞,说它们也会被移植进花盆里,也许被插进扣子洞里:这是一个人所能达到的最高的光荣。不过谁也没有到花盆里去,当然更不用说插上扣子洞了。它们饮着空气和阳光,白天吸收阳光,晚间喝露水。它们开出花朵;蜜蜂和大黄蜂来拜访它们,因为它们在到处寻找嫁妆——花蜜。它们采走了花蜜,剩下的只有花朵。
  “这一群贼东西!”蓟说,“我希望我能刺到它们!但是我不能!”
  花儿都垂下头,凋谢了。但是新的花儿又开出来了。
  “好像别人在请你们似的,你们都来了!”蓟说。“每一分钟我都等着走过栅栏。”
  几棵天真的雏菊和尖叶子的车前草怀着非常羡慕的心情在旁边静听。它们都相信它所讲的每一句话。
  套在牛奶车子上的那只老驴子从路旁朝蓟丛望着。但是它的脖子太短,可望而不可即。
  这棵蓟老是在想苏格兰的蓟,因为它以为它也是属于这一家族的。最后它就真的相信它是从苏格兰来的,相信它的祖先曾经被绘在苏格兰的国徽上。这是一种伟大的想法;只有伟大的蓟才能有这样伟大的思想。
  “有时一个人出身于这么一个高贵的家族,弄得它连想都不敢想一下!”旁边长着的一棵荨麻说。它也有一个想法,认为如果人们把它运用得当,它可以变成“麻布”。
  于是夏天过去了,秋天也过去了。树上的叶子落掉了;花儿染上了更深的颜色,但是却失去了很多的香气。园丁的学徒在花园里朝着栅栏外面唱:
  爬上了山又下山,
  世事仍然没有变!
  树林里年轻的枞树开始盼望圣诞节的到来,但是现在离圣诞节还远得很。
  “我仍然呆在这儿!”蓟想。“世界上似乎没有一个人想到我,但是我却促成他们结为夫妇。他们订了婚,而且八天以前就结了婚。是的,我动也没有动一下,因为我动不了。”
  又有几个星期过去了。蓟只剩下最后的一朵花。这朵花又圆又大,是从根子那儿开出来的。冷风在它身上吹,它的颜色褪了,美也没有了;它的花萼有朝鲜蓟那么粗,看起来像一朵银色的向日葵。这时那年轻的一对——丈夫和妻子——到这花园里来了。他们沿着栅栏走,年轻的妻子朝外面望。
  “那棵大蓟还在那儿!”她说,“它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花了!”
  “还有,还剩下最后一朵花的幽灵!”他说,同时指着那朵花儿的银色的残骸——它本身就是一朵花。
  “它很可爱!”她说。“我们要在我们画像的框子上刻出这样一朵花!”
  年轻人于是就越过栅栏,把蓟的花萼摘下来了。花萼把他的手指刺了一下——因为他曾经把它叫做“幽灵”。花萼被带进花园,带进屋子,带进客厅——这对“年轻夫妇”的画像就挂在这儿。新郎的扣子洞上画着一朵蓟花。他们谈论着这朵花,也谈论着他们现在带进来的这朵花萼——他们将要刻在像框子上的、这朵漂亮得像银子一般的最后的蓟花。
  空气把他们所讲的话传播出去——传到很远的地方去。
  “一个人的遭遇真想不到!”蓟丛说。“我的头一个孩子被插在扣子洞上,我的最后的一个孩子被刻在像框上!我自己到什么地方去呢?”
  站在路旁的那只驴子斜着眼睛望了它一下。
  “亲爱的,到我这儿来吧!我不能走到你跟前去,我的绳子不够长呀!”
  但是蓟却不回答。它变得更沉思起来。它想了又想,一直想到圣诞节。最后它的思想开出了这样一朵花:
  “只要孩子走进里面去了,妈妈站在栅栏外面也应该满足了!”
  “这是一个很公正的想法!”阳光说。“你也应该得到一个好的位置!”
  “在花盆里呢?还是在像框上呢?”蓟问。
  “在一个童话里!”阳光说。
  这就是那个童话!
  (1869年)

  这篇小故事最初发表在纽约出版的《青少年河边杂志》1869年10月号上,接着又在当年12月17日丹麦出版的《三篇新的童话和故事集》里印出了。安徒生在日记中写道:“我写这篇故事的唯一理由是,我在巴斯纳斯庄园附近的田野上见到了这样一棵完美无缺的蓟。我别无选择,只好把它写成一个故事。”这是一起很有风趣的故事。固然蓟找出理由安慰自己,但也无意中道出了一颗母亲的心:“只要孩子走进里面去,妈妈站在栅栏外面也应该满足了。”


September 19, 2007

格桑花开

藏区的人民往往用格桑花来统称野地里的花。
而他们的院里屋外,也总是种满了鲜艳的格桑花,
常常和大波斯菊一起出现的,是蜀葵。
蜀葵是城市里常常可以见到的花,似乎资质平常,但在高原上,也许是规模效应,在蓝天下,在夯土墙上,大丛大丛的白,粉,玫红,紫,仿佛笑容灿烂的藏族姑娘,生气盎然。
如果有个院子该多好啊!那一瞬间,种植的欲望又悄然而生……

资料备份:
蜀葵:学名:Althaea rosea 英名:Hollyhock 别名:一丈红.熟季花.戎葵.吴葵.卫足葵. 胡葵
【生物学特征】锦葵科蜀葵属多年生草本。株高1~3米,茎直立,全株被柔毛。叶互生,叶大而粗糙,圆心脏形,5~7浅裂,具长柄。花大,单生叶腋或顶生成总状花序,花色丰富,有单重瓣之分。蒴果,种子肾脏形。

【习性】原产我国。性耐寒,喜阳光充足的环境,要求排水良好的肥沃土壤。

September 16, 2007

开满翠雀的山坡

其实这一路上都可以看到翠雀,在唐克,在阿坝,而直到色达,在逛完佛学院 ,转完一座小神山,无聊地等车的时候 ,才惊喜地发现有一面山坡的翠雀。
那会的色温没有在唐克遇见圆穗蓼时那么高,太阳刚偏西,光线是金色透明的,满山坡的翠雀,似乎全在风中吱吱啾啾“看我,看我 ,我有湛蓝的翅膀,我有雪白的脸蛋,看我,看我,我在跳舞,跳的多好看……”

以上是某个清晨,某种姿态的翠雀,她的全貌就是下面那样

这个明亮的下午,某个花痴在翠雀丛中发出幸福的傻笑……

资料备份:

毛茛科,翠雀属
又叫飞燕草

原产:我国北部及西伯利亚。

株高50-100cm,茎直立多分枝,全株被柔毛。叶互生,掌状深裂。总状花序腋生,萼片5,花瓣状,上萼片与之上花瓣有距,蓝紫色,下花瓣无距,白色,花期5-6月。

耐寒,喜凉爽,忌炎热气候,耐旱,耐半阴,在富含腐殖质丰富、肥沃、湿润的土壤。

关于色达的更多,请看这里

September 12, 2007

阿坝天空下

阿坝县哇尔玛乡的旺切河谷里,青稞沉甸甸地垂着脑袋。
偶尔空出来的土地上,长着一丛丛紫色的花。也是总状花序,也是唇型,是熏衣草吗?问了一路,没有人知道。


如果没有夺登寺好心的喇嘛,我们永远不会知道这个下午的旺切河谷是多么地美。站在活佛的院子里,从门框望出去是一幅画,那时山雨欲来,天空中既沉淀又流动,让人想起呼啸山庄,一种孤独的惊心动魄的美。
满山的风中,紫苑开得兴兴头头

火绒草像白色的火花

为了在天黑前赶回住处,我们急匆匆地下山。
在河边的湿地里,看见一丛丛金针菇一样的凸额马先蒿

紫色的也是她的姐妹

草间还有花锚

和极细小美丽的小米草

至于之前怀疑的“熏衣草”,已经被网上找来的真熏衣草照片排除了

上一张她的玉照,究竟她是某种乌头还是某种马先蒿呢?

September 08, 2007

夕阳下的圆穗蓼

在唐克半山的亭子里驻守了一下午,阳光终于开始显露出黄昏的柔和。
跟着一个老摄影爱好者走向他认为视角最佳的山头(据说,九曲面前一排山头他都爬过了:P),一面开满圆穗蓼的山坡映入眼帘。整整一座山头,在金色的夕照中,粉红色毛茸茸的圆穗蓼在风中点着头,扭着腰。这种美好的情景用相机无法捕捉,尽管苏打心中澎湃着把美景永久占有的欲望,可惜技术太差……现在想想,还是回忆最美妙。
回忆中还有的圆穗蓼是在中甸快到松赞林寺的一片小山坡上,前景是一片粉红的天真烂漫,背景是庄严的松赞林寺,真的是很相映成趣呢。
过了几天,走到新路海时,又看到大片的圆穗蓼,白色的,在湖边,小山坡上生气盎然。白色的圆穗蓼,朴素而清新。


上面那张是电脑调色成黄昏色调,水彩原作在下面

资料备份:
中 文 名:圆穗蓼
学  名:Polygonum macrophyllum
所属科目:蓼科
简要介绍:多年生草本,高8—30厘米。茎直立,不分枝。基生叶长圆形或披针形;茎生叶较小,狭披针形或线形。总状花序呈短穗状,花淡红色或白色。瘦果卵形,具3棱,黄褐色。
生于海拔3200-4000米的高山草甸上。

最后补一张在唐克的下午拍的圆穗蓼,从唐克黄河九曲开始贴四川的照片

September 05, 2007

郎木寺

我们到郎木寺的时候,下起了中雨。
吃过午饭雨停了,出去逛。
逛了四川庙子旁的小学,逛了小半个白龙江峡谷,太阳偶尔钻出来几分钟,灰仆仆的地面立马辉煌起来。
甘肃郎木寺上山的土坡在雨后泥泞不堪,雨不时还在下。
爬山的时候才感觉在高原,有点小累。
穿过寺庙到半山的草甸上,有一条土路向山谷深处蜿蜒。
刚才还出太阳,现在天阴得像水墨画。
这一瞬间的感觉像在世界尽头,伞形科是守望的卫士。
和它在一起,还有这种白花,叫不出名字。


September 04, 2007

8月看花--麻花头及其他

看拉卜楞寺全景最好的是在贡唐宝塔后面的山坡上。
野花最盛的季节已经过了,但山坡上仍然处处长着一种花冠像紫色毛球的野花。坐在草坡上放眼望去,星星点点还是挺好看的,可惜在镜头里不成规模。
这种像紫色毛毛头的花有个好玩的名字,麻花头,菊科。

除了紫色毛毛头,你会看到草丛中还有

白色的野芝麻和兰色非常可爱的钟形花(名称不详)

囊吾的花很小,要近看才能看到它的精致和细巧。

在寺院里转时拍的花不多

甘肃佛学院院子里石竹花和什么菊:P

某僧舍里明亮的扶郎

转经路上的豆科植物(?)

夏河还是挺舒服的地方,我们住了两晚。
白天逛庙爬山,中午回屋睡个午觉,下午在卓玛天台上看看书,发发呆,偶尔看看庙(卓玛的顶楼也可以看得见大部分的拉卜楞寺),晚上吃烧烤,我爱烤土豆和烤平菇,至于烤肉,哪里都比不上喀什。

风景片子请看这里,目前传到夏河。

September 02, 2007

8月看花--大波斯菊

兰州快到临夏的公路边,盛开着大丛大丛的大波斯菊。
白色、粉色、玫红的花朵在半人高的羽状枝叶中摇曳,背后是农舍的夯土墙,美极了。
大波斯菊似乎不是野花,这一路20多天来,有人家的地方才能看到它轻盈的身影。但长得最蓬勃,最连绵的,就是在临夏的公路边了,主人家也许只是随意地撒了几颗种子,它们就蓬蓬勃勃地蔓延开了,真好!


关于大波斯菊
名 称:波斯菊

别 名:大波斯菊、秋英、秋樱、帚梅

学 名:Cosmos bipinnatus

科 属:菊科秋英属

形态特征:为一年生草本植物,细茎直立,分枝较多,光滑茎或具微毛。单叶对生,长约lOcm,二回羽状全裂,裂片狭线形,全缘无齿。头状花序着生在细长的花梗上,顶生或腋生,花茎5一8cm。总包片2层,内层边缘膜质。舌状花l轮,花瓣尖端呈齿状,花瓣8枚,有白、粉、深红色。筒状花占据花盘申央部分均为黄色。瘦果有椽,种子寿命3~4年,干粒重69。花期夏、 秋季。
园艺变种有白花波斯菊、大花波斯菊、紫红花波斯菊,园艺品种分早花型和晚花型两大系 统,还有单、重瓣之分。

生长习性:喜阳光、不耐寒、怕霜冻、忌酷热。耐瘩薄土壤,肥水过多易徒长而开花少,甚至倒伏。 波斯菊可大量自播繁衍。

繁殖:波斯菊可播种繁殖和扦插繁殖。

观赏应用:波斯菊植株较高而纤细,多用作花境背影材料。常植于篱边、宅边、崖坡、树坛。适用于花丛、花群。大量用于切花,花可入药,清热解毒。


甲居藏寨的大波斯菊

August 30, 2007

西北的树

火车经过陕西境内时,田间经常可以看到笔直如电线杆一样的树,树冠像一颗颗蓬松的小绿球,你可以想象他们是绿色的糖葫芦,吃口松软;又好象一个个年轻瘦长的树精,在风中点头,细语。
这是北方常见的树木,在甘肃,在新疆,随处可见。我似乎记得在云南也见到过。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想是杨树。

05年在白哈巴时,满村都是高大金黄的树木。我以为是白桦,可是后来蓝调说,是杨树。

在网上搜杨树和桦树,光看文字描述要做区分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也很难找到一张单独形态的图片,不是局部,就是树林。
综合了一下

杨树的树枝通常密密麻麻地往上升,他们是太阳热烈的拥戴者。

桦树似乎枝桠更为分散,树皮上有眼睛一样的耙痕。

August 29, 2007

看花小结

02年6月中旬,从德钦到中甸的路上,快到县城的地方,车窗外的山坡呈现出不可思议的彩色,紫色、红色,黄色,像巨大的画笔在地面上抹过。苏打这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城里人当时有点迷惑地问隔壁的当地人,他们见怪不怪地回答是野花开了嘛。
可惜到了县城附近再也没见到那么密集的野花地,虽然纳帕海,属都湖,还有沿途的草场上,也处处鲜花盛放,却找不到那瞬间的震撼了。
怀着对当年的美好回忆,苏打对这次的甘南川西看花行充满了期待。
可惜,出发晚了半个月,8月初的草原上虽然还遍地野花,但密度和明度上都消退不少,红花和黄花少,紫花、蓝花多,这是夏末的色彩,明亮而深邃。
在唐克遇到一个松潘的藏族少年,他说7月末松潘的花开得最艳。
回来后看到一组几乎看不见绿色的花海图片,是7月初的雅江西俄洛。
再往南的云南,6月中旬草原上就开始出现大片的花海。
而北疆的白哈巴,据说每年6月花开时都美得惊人。
想象一下,在适合的时间,去适合的地方,会是多么美妙的感觉:)

唐克草原清晨的野花

先贴一张,其他慢慢再来,有人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

<< 1 2

关于 -花草-

此页面包含了发表于 虾 米 碗 糕 的 -花草- 所有日记的归档,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前一个分类 -脚步-

后一个分类 -光影-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