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Blog入口)

- misuzu- 归档


Page 1 of 2

September 09, 2008

曼珠沙华

下午去植物园,沿着外围走,发现一面小坡上种满了石蒜,也就是金子美铃笔下的曼珠沙华。
才入九月,红花已经有点过季的态势,黄花还精神着,仿佛积蓄了3季的阳光这会都喷薄出来了。
拍了一些全景,当时觉得的气势,出来一片嘈杂。也许曼珠沙华就是适合特写吧,精致的,纤细的,红红的曼珠沙华……

曼珠沙华
金子美铃著 草草天涯译

  村里的庙会
  在夏天,
  大白天的
  也放焰火。

  秋天的庙会
  在邻村,
  遮阳伞连绵的
  小路尽头,
  安息在
  地下的人们,
  也点燃了
  线香花火。
  
  红红的
  红红的
  曼珠沙华。

关于曼珠沙华,还可以看连城写过的金子美铃草木状-彼岸花

这个下午头一次看到彼岸花,真是意外的收获:)

May 27, 2008

蚕茧和坟墓

蚕茧和坟墓
    
    蚕宝宝要到
    蚕茧里去,
    又小又窄的
    蚕茧里去。
    
    但是蚕宝宝
    一定很高兴
    因为变成蝶儿
    就可以飞啦。
    
    人要到
    坟墓里去,
    又暗又孤单的
    坟墓里去。
    
    然而好孩子
    会长出翅膀
    变成天使
    就可以飞啦。

金子美铃的这首诗,真是太应景了,让人感到悲伤后的一丝宽慰。
用全棉水彩纸画了它,第一次用全棉纸,好用地让人想哭……

March 27, 2007

包书皮儿


book8,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udabox.

上一篇写得太苦情了,来点轻松的。
因为不喜欢那个封面,所以给《向着明亮那方》包了几个书皮儿,用新买的米色麻布做了个套,花布剪出图形,再印上橡皮印章小人,不考虑商业发行的设计因素,只为做得好玩:D
8过这次照片拍得太暗了:(

第一次用 flickr在blog上发布照片,怎样把多张图片发在一篇里面还是搞不清楚,用读博软件的看倌,别被新增的8篇给吓坏了,实际上只有一篇:D

bookcover1


book7,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udabox.

March 22, 2007

向着明亮那方

据说1月底就开始卖了,我是上个星期才收到的书。
这本书的插图和设计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其实应该说是从开始到结束断断续续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出来的结果还是让某些朋友失望了。朋友的反映最初让苏打很郁闷,不是不被认同的郁闷,而是深知自己缺陷的郁闷,但很快也想开了,其实自己也对喜欢的作品非常苛求,因为喜欢,所以越发会生发美好的构想,而当现实的包装黯淡于想象的美好时,就越发觉得失望。如果再阿Q一点想,一个画面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理解:P
关于插图部分,相对金子美铃诗那种单纯的快乐的一面,她寂寞多思的灰调更难表现,所以苏打整体上都避难就易了。而相对“易”的那些图,怎么样让画面更纯粹,更和文字融合,每一幅都还有修改的的空间。尤其是在和文字的契合度上,一幅好的插图,不是呆板地在内容上再现文字,而是对文字的呼应,不需要是一一对应,但调子必须是统一的,这一点,苏打某些图偏离了,苏打式的没心没肺的一味快乐取代金子美铃细腻的喜悦和忧伤,难怪有朋友觉得这本书的“气味”值得商榷.
排版,许多人都觉得别扭,这是苏打的第一次,但绝不能当作借口。原先的版本是文字左右上下全部居中的,看起来是比较舒服;但遭遇“每首诗的标题和段落第一个字必须在每一页的同一位置”的出版制度之后,苏打一下子傻掉了,最后选择了这个操作最简单也最别扭的版式。其实当时再多计算一下,高度降低到居中位置,也许要多用一些纸张,因为一些长诗单页就不够了,但视觉效果会好很多。
封面,在定稿以后被换掉了。城画上有一期采访装帧设计师陆智昌,他给《雷锋》封面设计的演变过程是开始20个到6个到1个。也许是我给出版社的选择太少了,总的大概9-10个,也许是还不够有韵味,不够纯粹,但看到被换的封面的时候还是感到很意外,木已成舟,就不多说了。
以上是苏打还不够彻底的总结。
最后还是做一下广告吧,虽然这本书的包装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瑕不掩瑜,草草天涯翻译的金子美铃诗真的是太好了,而且原价只有20元,当初算成本的时候,可是算出全彩印的成本要将近30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卓越当当购买,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认识金子美铃,喜欢金子美铃诗。

August 16, 2006

牵牛花

牵牛花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蓝牵牛朝着那边开,
 白牵牛朝着这边开。

 一只蜜蜂飞过,
 两朵花。

 一个太阳照着,
 两朵花。

 蓝牵牛朝着那边谢,
 白牵牛朝着这边谢。

 就到这里结束啦,
 那好吧,再见啦。

立秋已经过了,夏天,再见拉!:(

August 10, 2006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一片叶子
 也要向着日光洒下的方向。

 灌木丛中的小草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烧焦了翅膀
 也要飞向灯火闪烁的方向。

 夜里的飞虫啊。

 向着明亮那方
 向着明亮那方。

 哪怕只是分寸的宽敞
 也要向着阳光照射的方向。

 住在都会的孩子们啊。


充满希望的一首诗,在家里不顺的时候,特别想转向有阳光的方向.
希望外婆能早日康复!
希望大家的血汗不要白流.


August 09, 2006

衣袖

衣袖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穿上长袖子浴衣 我好高兴啊。
 就像要出门做客一样。

 葫芦花
 明晃晃开着的后门外
 我悄悄地学跳舞。

 咚、咚、拍拍手又摆摆手
 生怕被人看到了。

 靛蓝染料新新的味道
 闻着浴衣袖子 我好高兴啊。

今天在书房被批评了,的确,我的造型能力很差,摆来摆去就几个pose:(
构图也没有很好的用心,基本功不行,就要多从这上面补啊,做的不够啊!

August 08, 2006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它是美丽的蔷薇色,
 比罂粟籽还细小,
 当它散落地上时,
 就像焰火噼噼啪,
 绽放出大朵的花儿。

 就像眼泪簌簌落下一样,
 如果微笑也会这样落下来,
 会是多么 多么 美啊。

我改了一张以前的图,是用最便宜的学生纸画的,但渲染的效果好象还不错.
有一次和一个画画的朋友聊天,她说用好的纸和颜料是一种享受,普通纸,马力颜料,怎么可以画?!我其实没怎么享受过,但普通的材料未必就不能有某种打动人的效果,这么说怎么好象有点老王卖瓜,其实我的意思是,要善于从平凡中发掘闪光点,--呃,好象又拔得太高了.
昨天又从上图借了《交换日记1》,果不其然地又狂笑不已,因为她们对待生活的态度,化解烦恼的过程,还有和自己生活的诸多交叉点,我准备去收藏一套。8过美中不足的是,大陆版除了图,文字都是印刷体,而且两人的书信没有在底色或字体上做区别,粗心如我,就是从5-3-1才大概分清楚谁是谁,因为图都画得很像。
好吧,先这样,要干活去了,努力,振作!

August 07, 2006

急雨蝉声


急雨蝉声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火车窗外
 急雨般的蝉声。

 孤单的旅途
 黄昏时分,
 闭上双眼,
 在我眼中,
 开着金色的绿色的
 百合花。

 睁开双眼
 车窗外,
 不知名的山丘
 在晚霞中。

 经过了
 又传来
 急雨般的蝉声。

每天早晨在蝉声中醒来几乎已经习惯,冷不丁发现,今天居然已经是立秋了,真可怕,一年又过掉了一大半,要做的事情却很多压根就没动工过.
真是羞耻啊,我又在这里伤春悲秋了,理清头绪,该干嘛干嘛去才是正道.

August 06, 2006

泥泞

泥 泞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这背街的
 泥泞里,
 有一片
 蓝蓝的天。

 有一片,
 好远好远,
 美丽
 清澈的天。

 这背街的
 泥泞里,
 是一片
 深远的天。

August 05, 2006

草原

草 原

金子美铃 著
草草天涯 翻译

 露水盈盈的草原上
 如果光着脚走过,
 我的脚一定会染得绿绿的吧。
 一定会沾上青草的味道吧。

 如果我就这样走啊走
 直到变成一棵草,
 我的脸蛋儿,
 会变成一朵美丽的花儿 开放吧?

我画图的一大毛病是画得太满,这点漪然批评过我,我承认.
但同时我也非常喜欢中国水墨的简洁,但学不来那种神韵.
8过画画的确是个手艺活,得多练,手才熟,心里的意思才能表达出来,没有捷径可走的.

August 04, 2006

海浪

海浪

金子美铃作
草草天涯翻译

 海浪是娃娃,
 手牵手,笑着,
 一齐跑过来。

 海浪是橡皮擦,
 把沙上的字,
 全都擦去了。

 海浪是士兵,
 从海上齐刷刷地涌来,
 砰砰砰开枪射击。

 海浪是糊涂虫,
 把很美很美的贝壳,
 忘在了沙滩上。

更多金子美铃诗请看纯色金子美铃,讨论请到金子美铃豆瓣小组

最近的生活乏善可陈,我几乎要把这里的密码忘掉.
画了一些东西,一些东西没画好……
今天开始和草草一样,日日更新,应该可以坚持一个月吧。
中间如果中断了,就是我憋不住去看海了,5月的厦门之行,实在太不够深度。
还有云南,这个季节的花开得漫山遍野的,大鸟,我多么希望也在那呀,可是,为什么感觉那么渺茫。

April 28, 2006

玫瑰小镇

又是十来天没动笔,那天听金莹报告了关于金子美铃在国内出版不涉及版权问题的好消息,于是把草草译作搬出来重温.
金子的作品其实并不都是一个色调,有欢快的,满溢着童真的;有淡灰色的关于童年的寂寞的;还有闪闪发光的童话感觉的.以前画过的都是那种直白的快乐,这次想画一下玫瑰小镇,就是童话感很强的这种.
第一张,用的是新买的水彩纸,和原来1块钱半开的相比,这次是18块钱整开的,好贵啊.大肥猫说画水彩要敢于在最贵的纸上练习,我是没有这个胆量的,偶尔试试还可以.8过的确是贵的纸好啊,以前的纸张都不能深入刻画的,多画几笔纸就好象要烂掉了,现在感觉好多了.8过做了一件很蠢的事,就是把纸折了一下,结果打湿以后就不平整了.

蚂蚁是后加的,就插图而言,它的出现并没有必要性.我呢,也没把这幅图正经当插图画,因为已经有了水坑了,干脆加上吧.第一次用玫瑰红,其实我最讨厌这种颜色,感觉怪怪的.

怎么样才能把玫瑰红画得好看点呢?于是画了第2张,这时候已经和金子的诗没什么关系了.第2张又回到了便宜的纸张,虽然它便宜,但特别吸水,颜色晕开的效果似乎比贵的纸还好点,恩,我发现了便宜的纸就是用来练笔法,多画几笔就烂是不是,就要把你练出几笔就出效果的.

我还是觉得玫瑰花画的俗:(
于是画了第3张,小人的绿色头发其实是笔误,本来想勾出轮廓,结果纸太湿,全晕开了,只好将错就错拉.

因为刚才那张还是在便宜纸上画的,感觉不过瘾.所以又裁了一张贵的画过.其实说贵也不能算很贵,18块一张纸,画成最后一张大小的话可以裁20张左右,那么平均一次也才1块钱左右,还可以接受:D
这次的露珠完全是幻想出来的,所以感觉很怪是不是?:D先是画了花,然后又玩了一下拨弄毛笔头的喷溅效果,然后觉得太空了,又加上了吸露珠的小人.

好了,4张画下来,给金子美铃画的初衷早就飞到九宵云外,下次再正经画过吧,这回,且借个名头,画着玩也挺不错的.

最后,奉献草草翻译的金子美铃诗给大家共赏:)

玫瑰小镇

绿色的小路,洒着露珠的小路,
小路的尽头,有座玫瑰屋。

风儿吹就随风摇的玫瑰屋,
随风摇就花香飘的玫瑰屋。

玫瑰小仙人隔着窗子,
伸着小小的金翅膀,
跟邻居说着话。

我轻轻敲了敲门,
窗子和小仙人就都不见了,
只留下花儿随风摇啊摇。

在玫瑰色的清晨,
拜访过的玫瑰小镇。

那天
我是一只小蚂蚁。

关于金子美铃诗,更多请看这里纯色金子美铃,讨论请到这里豆瓣分站

March 31, 2006

小脚丫上春天到

金子美铃童谣选译之《赤い靴/红鞋儿》
草草译
转自纯色金子美铃

  红鞋儿

天空昨天蓝今天也蓝,

道路昨天白今天也白。

水沟边的花儿开了,

鹅肠草的小花儿开了。

宝宝也换上了轻薄的衣裳,

一步,两步地走起路来。

迈一步就开心地笑,

笑啊,笑啊大声笑。

穿着新买的红鞋儿,

宝宝啊,小脚丫上,春天到

这一篇红鞋儿,我没法画得贴题.
因为,眼前就是一副肉肉的小脚丫的模样.
春天,就是应该光着脚丫子在草地上撒野的亚.
用脚指头,和春天的花儿们好好地打个招呼吧:D

March 28, 2006

お魚の春/鱼儿的春天

お魚の春/鱼儿的春天
金子美铃著
草草天涯翻译
转自纯色金子美铃


海发菜长出了嫩芽儿,

  海水也变绿了。

   天上也是春天了吧?

   探头看一看亮得刺眼睛。

  飞鱼叔叔,忽闪着

  飞过了那片天空。

   长出嫩芽儿的海藻从里,

  我们也来捉迷藏吧。

在金子停工了很久以后,我终于又有心情来画另一幅.
真是开心啊,另一方面,又在心里瞎想,我可能只会画欢乐的场景,某些具有疼痛感的哀伤是不是注定神经粗大的我表现不出来呢:(

November 14, 2005

秋天的果实

榛 果

榛果山上
拾榛果,
放在帽子里,
放在围裙里,
下山吧,
帽子碍事怎么办?
害怕滑倒怎么办?
榛果扔掉啦,
帽子戴头上。
来到山脚下
野花正开放,
采花吧,
围裙碍事怎么办?
没办法
只好把榛果全扔啦。

原题音译的话是“咚咕哩”。 直译是“橡栗”。

“橡”是壳斗科栎属树种的通称。橡栗也泛指各种栎木的坚果。

橡栗这个词让我想起“冬日则食橡栗”,想起荒年的橡子粉,所以我特意把“咚咕哩”翻译成了“榛果”。不能说是准确的翻译,但至少榛果巧克力的包装纸上画的正是“咚咕哩”。

日本儿歌里,“咚咕哩”是经常出现的题材。对孩子们来说,拾“咚咕哩”是秋天的一大乐趣。

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附近的山上有很多麻栎树。男孩子们等不及果子成熟,就大把地采来作子弹互相打着玩。果子还是绿的,却已经硬得像石头一样。我在校园里被“流弹”击中过,那种生疼的感觉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而作子弹的果子叫什么名字却忘了。我想一定有个可以跟“咚咕哩”相衬的叫法,如果得想起来,我一定用它来代替“榛果”。


邻居的杏树

花儿开我全看到了,
也有雨天,也有月夜。

花谢时纷纷飘过院墙
也飘进了我家的浴盆。

叶下结了小果实的时候
大伙儿都把它忘了。

果子熟得红艳艳的时候
我已经等了好久。

就这样我得到的是
两颗杏子。

水和风还有娃娃

在天和地之间
轱辘轱辘
转圈圈的是谁呀?
是水。

绕着全世界
轱辘轱辘
转圈圈的是谁呀?
是风。

围着柿子树
轱辘轱辘
转圈圈的是谁呀?

是想吃柿子的娃娃呀。

柿树从中国传到日本的时间可以上溯到一千多年前的奈良时代。柿子有涩柿和甜柿之分。日本培育出甜柿是十三世纪以后的事。十六世纪葡萄牙人把日本的柿树作为“东洋的苹果”引进欧洲。柿的学名kaki 即是日语中“柿”的音译。

在没有蔗糖的年代。柿子的甘甜可以说是无可替代的美味。满树的柿子,在嗜甜食的小娃娃看来,可不就是满树的诱惑?

现在蔗糖普及,柿子也身价大跌。常常看到枝头果实累累却没有人采摘,就那样任它们烂熟落地,总觉得可惜。

我的故乡云南也产柿子,称为“四花”。很小的时候就会念一首顺口溜:老奶奶,吃四花,吃得满嘴稀里哗……爱吃柿子,多半是因为怀念那段无忧无虑时光。如此怀旧,只怕顺口溜描述的情形成为现实的速度会加快。

——围着童年,轱辘轱辘转圈圈的是谁呀?是你的年轮呀。


作者:金子美玲
翻译、说明:草草

草草这次的稿子写得非常之温厚可亲,喜欢的不得了,就把它转过来了。尤其是柿子那篇,今年秋天苏打吃过了盆柿、冰糖柿、陕西大红柿、福建甜脆柿,每次吃的时候都有非常非常幸福的感觉,感谢草草给了一次让苏打表达幸福的滋味的机会。真希望这个柿子的季节不要太快过去啊。

October 19, 2005

太阳、雨

太阳,雨

芝草
灰扑扑的
雨把它
洗干净了。

芝草
湿漉漉的
太阳把它
晒干了。

都是为了让我
这样躺在上面
舒舒服服地
仰望天空。

作者:金子美玲
翻译:草草天涯

画这张的时候苏打“下决心”说,以后要张张手绘。
结果画白桦林时,水彩上了一半就画不下去了,又转回painter.
毛毛头说,你就是喜欢画一个小女孩闭着眼睛躺在地下。
好吧,下次不这么软趴趴的了:D

August 27, 2005

桂花

桂花

桂花香,
满庭院。

大门外,
风吹来,
进来还是不进来,
风儿小声商量着呐。

《和好》

紫云英的田埂上,春霞飘,
女孩站在那一边。

女孩拿着紫云英,
我也在采紫云英。

女孩笑起来,
我也不由地笑起来。

紫云英的田埂上,春霞飘.

作者:金子美铃
草草翻译

April 21, 2005

我和小鸟和铃铛

我和小鸟和铃铛
金子美玲

我伸展双臂,
也不能在天空飞翔,
会飞的小鸟却不能像我,
在地上快快地奔跑。

我摇晃身子,
也摇不出好听的声响,
会响的铃铛却不能像我
会唱好多好多的歌。

铃铛、小鸟、还有我,
我们不一样,我们都好。

草草译

<< 1 2

关于 - misuzu-

此页面包含了发表于 虾 米 碗 糕 的 - misuzu- 所有日记的归档,它们从老到新列出。

后一个分类 -琐事-

更多信息可在 主索引 页和 归档 页看到。

Powered by
Movable Type 3.38